• 龙域第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龙域》属于都市玄幻类型,不可能每章都像网游那样保持,再加上众生水平实在有限,而且又是次尝试这样类型的写作,水平档次就更有限的很了,也许会让大家失望,特别是相较于先前的《网游之众生》,众生的第二部作品其实压力真是蛮大的,更有学业压力和写作时间的限制,所以才导致《龙域》的迟迟不上传,不过就算写的再怎么失败,对于众生来说,这都是一个新的挑战,新的尝试,对于自己的写作水平,乃至个人的水平都是一个提高的过程……

          唉,废话就不多罗嗦了,还是简要归纳几点其实还是唠叨:

          1、《龙域》基本上是个逐渐展开的过程,前面会铺垫的多些,对主角的塑造也是循序渐进的,某些配角众生也希望他丰满起来,包括敌人。相信应该不会让书友们失望。而且随着文章的深入,巧妙的安排,会让读者笑在不经意间,奇在意料之外……

          2、请广大读者,新老朋友不要拿《龙域》和《网游之众生》比较,多包容点众生,喜欢看、接受《龙域》的,就请继续多多支持众生,不喜欢这个风格或是只喜欢看网游的朋友,也请看眼,如果不满意就当垃圾略过,等众生的下部网游,就别再些“激烈”的书评打击众生了,毕竟现在每天只睡5个小时,还拿出点时间写作的众生来说,已经没有精力再承受这些了。

          3、对于下部网游《众生2》大家不用催,众生是个严谨的人,干件事情就要做好,还要做到底,只有先写完《龙域》,我才会进行下一部的创作,不过脑中的构想却不会停,而且现在基本上下部网游的人物,大概的主线众生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框架,不过要想写丰满了,没点时间的积累和多多触类旁通以及查资料,是很难写出不敢说是经典之作,但至少也要越《网游之众生》的水平吧!所以,还望广大读者多提建议和等待了。

          4、点击下一页,大家开看《龙域》吧!呵呵……

          第一章龙脉龙域

          献给不看序的朋友,看过的直接跳过:

          《龙域》基本上是个逐渐展开的过程,前面会铺垫的多些,对主角的塑造也是循序渐进的,某些配角众生也希望他丰满起来,包括敌人。在yy的基础上,尽量让大家看爽,同时希望更具有故事性,别看个十几万字主角就已经遨游天际,穿梭空间,宇宙无敌了!

          ×;×;×;×;×;×;×;×;×;×;×;×;×;×;×;×;×;×;

          龙,在中国的神话与传说中,是一种神异的动物,具有蛇身、蜥腿、鹰爪、蛇尾、鹿角、鱼鳞、口角有须、额下有珠的形象。《山海经》记载,夏后启、蓐收、句芒等都为“乘雨龙”。另有书记“颛顼乘龙至四海”、“帝喾春夏乘龙”。前人分龙为四种:有鳞者称蛟龙,有翼者称为应龙,有角者称虬龙,无角者称螭龙。有人认为这是古代炎黄统一中原各部落后,揉合各氏族的图腾形成的形象。传说能隐能显,春风时登天,秋风时潜渊。又能兴云致雨,后成为皇权象征,历代帝王都自命为龙,使用器物也以龙为装饰。龙被中国先民作为祖神敬奉,普遍尊尚“龙”,中国人也经常自称“龙的传人”……

          关于龙的传说以及和龙有关的各种衍生物有很多很多,例如我们常常能够在风水中听到,耳熟能详的‘龙脉’!

          所谓“龙脉”,也就是山脉。集日月山川之灵气,称之为吉龙。龙也就是山,山脉有如家族,世代相传,所以有祖,即寻父母所居之处,极高大之山,山脉的起处,称为祖宗山,平时术家称为祖山。祖山最高的地方形成尖削状,尖者为龙楼,平者为宝殿,上面常有风岚云雾弥漫缭绕,这种祖山往往和顶部起伏的山峰相互照应有情,也叫众山拱护。

          龙如何识别呢?真龙一定位于众山中间,在其后面有托住的山,有送迎的山,旁边有护卫的山,有依恋缠绕的山。龙神之大贵、中贵、小贵,都以从托山、送山、护山、缠山的多少俊秀,愚顽来判断,俊秀之山越多,龙神越贵。而达到至尊至纯者,则称之为域,龙的域,龙域之结者,幻化无形,可大可小,可方可圆,变化万千。

          有古籍记载,追寻龙域之奥妙:“龙域出身,必有自然之来势,自然之势又必有水导之。龙域止,必有自然之水以界止。有合无分,来势不明;有分无合,则其止不真也。水之分合,而识龙域之起止。若有合无分,则其势难明也。”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境内某处,群山叠嶂,主山脉由高耸入平坦之地,舒展起伏绵延而来,正如龙行开帐之势,所谓帐,指山脉由高而下,连绵延续开展之意,“龙行开帐,真龙方贵,脉出穿心脉始尊”,就是这个意思。千百年来,它被传说是果洛藏族人民的祥地,当地藏族人民祖祖辈辈称为“神山”。这座山以其人烟罕至的原始面貌,变幻莫测的气候,壮丽的湖光山色,珍稀特有的高原野生动物和丰富优美的民间传说,披上了一层浓郁神秘的面纱……

          2012年9月某晚,深夜,正值月圆之际,本是万籁寂静的原始森林突然惊鸟四起,连续三道黑影以肉眼难辨的度飞。快划过天际,从三个方向几乎是同时扑到了一处华光环绕,作龙头翘起之势的山脉端头,远观而望,夜色下,这团华光宝气朦胧,呈圆形旋转之态,隐隐与当空皓月交相呼应。

          就在三道人影即将扑到之时,异变突起,那团华光像是被圆月之气吸引般,竟然脱离了山脉本体开始加上升,并且转眼间就到达半空,其后升势稍微一顿,就突然像流星般向东方飞去,瞬间一闪而没,留下了站在下面扑空,面面相觑的三人……

          从那团华光飞升之后,在皎洁的月光下,原本生机盎然的山头,一下子就黯淡失色,了无生机起来,虽然不能说出有什么明显的具体变化,但站在上面的三人此时却深深的感受到了这番由‘生’到‘无’的整个变化过程。

          良久,其中的一个黑影,借着月光才看清原来是一个穿着素装,年约六旬的老者,只不过奇怪的是,这个老者头上特别挽着一个道士髻,异与常人。而另两个黑影,其中的一位居然是个身穿短行僧衣的和尚,两道低垂过眼的白眉,配上头顶上的两排戒疤,加上红润的脸庞,一副高僧之状。最后的一位则扮相正常,身着一套休闲款式的中山装,肤色白皙,在月光下,更是隐隐泛出荧光,再配和其修长的身材,背手而立,尽显儒雅之态……

          只听那个挽着道髻的老者先话:“哈哈,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见到了少林的玄禅大师和狂儒冷剑锋,呵呵真是有缘,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又见面了,玄禅大师,还记得故友闲云吗?呵呵,当年青城山一别,不想转眼又是百多年过去了……”

          一声洪亮的声音也同时打破了山野的寂静,从被称为玄禅大师的口中出:“呵呵,你个老牛鼻子,上次临走还骗去我一坛好酒,就了无音讯,老衲可是一直惦记在心啊,哈哈,不过,老牛鼻子,别在称老衲为少林玄禅了,老衲已经脱离少林,法号不禅,现在只不过是个自由自在,云游四方的野和尚罢了!”

          闲云道士一听,带着惊讶连忙问道:“怎么了大师?好端端的你怎么脱离了少林?”

          不禅平静地说道:“其实没什么,老衲是自己主动提出的,老衲师兄圆寂之时硬要把那个什么掌门位置传让于我,以老衲性格,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不仅死板不说,还要戒守诸多规矩,同时更要为徒孙辈们做什么好榜样,这,这不是要老衲的命吗?唉,算了,与其留在少林,不如自己一人喝酒吃肉,云游四方来的快活,哈哈……”

          “果然是个酒肉和尚啊,等会出去,我们找个地方狠狠喝一顿,好好叙叙旧……”

          “哈哈,老衲也正有此意啊!”

          就在道士和尚聊的愉快,一边的那位狂儒冷剑锋也不插嘴,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背手而立在那,面无表情,静静的听着……

          显然说话的两人也察觉到了这个异状,还是闲云道士有点尴尬地开口说道:“呵呵,你看我俩这一聊起就没个完了,倒冷落了狂儒兄弟了,莫怪,莫怪……”

          不禅也连忙双手合十说道:“是啊,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狂儒并没有接过话题,只是用他一贯孤傲的话语冷冷说道:“我不是来叙旧的,没想到在此还能得遇二位,龙域已飞升,近日观天象,吉凶间或,其势难明,一旦这龙域被邪恶之徒掌握,天下乱矣。二位慢聊,兄弟先行一步了……”,话音未落,一道黑影已经腾空电射而出,虚幻的背影迅没入在了黑夜之中。居然是御气飞行,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着什么传说中的仙侠之流?

          留下一僧一道愕然对望,不过还好两位都是化外之人,心性洒脱,很快相视一笑,还是由闲云道长先开口:“狂儒还是那副急脾气啊!”

          对面的不禅接口说道:“呵呵,以他的脾气,等我们说完,跟我们打声招呼才走,这已经是很给我们面子了。”

          闲云道:“想想也是,他一贯我行我素的风格,别看他一副儒雅派头,脾气可比臭道士我还要火暴上三分。想当年凭着手中清风天珏,不仅邪魔歪道见他闻风丧胆,就连正道人士对他也是退避三舍,不予往来。”

          不禅道:“各人缘法,强求不得,狂儒施主虽然行事独树一帜,但所做之事,正气浩荡,心可鉴月啊!”

          闲云闻后连忙说道:“大师真言……”

          “呵呵,我们不谈他了,对了,老牛鼻子,你怎么也出山寻到此处龙域?”

          “唉,说起这个,一言难尽,还不是前些时候出关,现世间已是大变,现在被称作什么科技的东西真是无处不在,逼得我没办法,只好再次云游,好不容易才又找到一处佳境秘府,正准备闭关吐纳天地之气,可夜观天象,西南方似有异象,遂卜了一卦,才现近日有龙气脉动,择地择主之势。深怕这龙气被奸邪之辈利用,才火赶来,没想到这还不是一般的龙气,而是孕育至尊的真龙之域,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让它飞升择主,看来天意难为,天意难违啊!大师,你我还是边走边说吧,也不急,这龙域飞不远,白天它是移动不得,一定会找|穴自伏,夜晚才会继续飞升择主,我们沿着方向追过去就是了……”

          “哦,原来如此,善哉,我们边走边聊,老衲也是……”随着渐弱的话语,两道飞快的人影也一幻而没入夜色,当空皎洁的月光洒下,山林又恢复了原先的寂静……

          第二章指腹为婚

          南京,六朝古都,古时亦称为金陵,以东郊高四百四十八米的紫金山为,西延为富贵山、九华山、北极阁、鼓楼冈、五台山,到石头山,一路蜿蜒起伏,楔入城内。石头山在一千多年前还屹立在长江之滨,三国时代孙权在山上建有石头城,向为古代江防要塞。相传诸葛亮在赤壁之战的前夕出使东吴时,曾与孙权并驾观察这里的山川形势,就赞叹说:“钟山龙蟠,石城虎踞,真乃帝王之宅也。”因此,南京向以“龙蟠虎踞”而著称于历史。乃一人杰地灵,风景秀丽之地,现今更是构筑长三角经济展圈的重要都市之一。

          中山陵,紫金山下,东郊宾馆旁,一处占地极大的私人院落环山而建,远观而望,建筑一派复古气息,材料多木构、石构、竹构,出檐深远,均用水、石、竹本色,素朴大方,屋舍顺溪而进,环廊庭院式延伸,连以翠岭、凤块石嵌野草的古道,类型繁多的石桥、满水坝,使这少许人工匠痕的环境与山林秀美的自然风景浑为一体,出尘脱俗。

          但往前望,以一条天然流溪间隔开的空地范围,则全是最现代化的房居设施,前面开阔之地就是一个中型的私人高尔夫球场,旁边顺势座落一处豪华别墅,环绕周围的游泳池、青草坪、停车库、花圃苗架,无不说明着这里的奢华贵气……

          此时,在复古建筑这边,一处风雅小筑的凉亭之内,却传来笑声不断,一群人正坐在其中,品茶闲话。

          坐在中间的是三位老人,边上坐的是两对夫妇和两个小男孩,其中的两位女士还分别怀有身孕,看样子都已是接近临盆。

          只听中间的一位身穿西装的老者爽朗的说笑道:“老哥,你这里真是人间福地!不仅这周边景色幽雅秀丽,更难得的是能把建筑完美地融于这自然美景,简直可以说是浑然天成,匠心独到,每次来,每次给我的感受都不一样啊!”

          “呵呵,哪里,哪里,秦老弟,你的松鹤别墅可不比老哥这紫金苑差多少,论建筑论营造,咱们可都是干这行起家的,如果说是连自己的老窝都搞不好,那咱们可也就别混了,哈哈……”答话的是一身着简装,精神健硕的老者。

          “大哥,秦兄,你们俩别凑在一起就谈起这个建筑什么的没个完,今天不是要给我们的小侄孙订婚的吗?等办完了这事,你们俩爱怎么聊怎么聊,我可约着一帮棋友呢!”最后一位说话的,虽年约五十,但容貌依然清秀,从面相来看,依稀和那简装老者有着几分相像。

          简装老者显然拿他没办法,只是微笑着说道:“秦老弟见笑了,我这三弟啊就是个急脾气,这么大岁数了,涵养功夫还是一点没学到,您别见怪。”

          西装老者一听,连忙摆手说道:“怎么会呢?放林兄弟心直口快,实乃性情中人,呵呵,我们还是从柬如流,赶快把这门亲事给定下来。”

          简装老者马上接着说道:“好,好啊,你我世交多年,这次可是亲上加亲,定下来后,晚上在紫金贵宾楼,我早已准备好了宴席,而且也广邀宾客,为你我两家共贺喜事。这是我们楚家的天景翠玉镯一对,权当定亲信物。”

          西装老者接过玉镯的同时,也连忙拿出了一方晶莹剔透的白色盘龙玉佩递了过去,口中同时说道:“这是我们秦家的盘龙玉佩,留给我这没出世的孙女婿是再合适不过了。”

          相互收到信物的两位老人都笑了,还是最灿烂最开心的那种笑,只不过这笑容带起的皱纹和微眯双眼中透出的神色,怎么看怎么有点心照不宣的那么点老谋深算之意……

          ……

          ‘订婚’宴席办的很热闹,很成功,宾主尽欢。

          曲散人终后,楚家紫金苑的一处别致小楼,原先凉亭内其中的一对夫妇坐在一张古朴的长条藤椅之上,男的品茶,女的则在吃着水果,为肚子里的小生命补充着营养。

          “依雪,爸爸就这样把我们没出世的小三终身大事给定下来,你没意见吧,其实……”

          “鸣雷,不用说了,我知道,从嫁入你们家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却必须去做,以前是一入侯门深似海,现在啊可是一入豪门深似海,荣华富贵的同时,感受更多的却是约束和无奈!”

          “依雪,我,我知道这几年来苦了你,生儿育女,委屈了你这个当年的北大才女……”

          “鸣雷,别说这个话,你知道,嫁给你我从不后悔,而且看着天成,天风这么可爱,一天天的长大,我并不觉的这是个负担,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所在……”说完,有所感触般地又一脸怜爱地轻抚着腹中的宝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