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真相(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回到北方精灵驻地的路程比想象中要艰难的多。》乐&文》小说

          虽然周洲告诉艾伦是精灵母树的第二形态挽救了战场,但从来没有直面过这种传奇生物,他还没有多少概念,但既然能起到堪比埃姆壁垒一样的作用,肯定不会仅仅是树那么简单。

          在精灵驻地的边缘地带他们被迫停下来了。

          巨大的黑色藤蔓仿佛散发着死亡气息,遒劲的纹路刻痕在上面散发着幽光,离驻地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天空就已经完全被这怪异的藤蔓遮挡住了,翻裂的土地阻挡住了军队的步伐,看着眼前的场景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这已经是超越了树这个概念的存在。

          “驻地里的人呢?”艾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布鲁家族的其他人还有夏佐,他们全部都在位于精灵驻地的前线,既然有人能传达消息,那么他们呢,会在哪里?

          “不要多想。”雷恩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上去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艾伦收回视线,把目光转向他,叮嘱道:“那些纹路刻痕也许有古怪,你要小心,有什么不对就立刻回来。”

          身为法师的周洲更能直观的感受到那些古怪藤蔓的威胁性,在给雷恩加上不少防御祝福的魔法后,才有些担心的放人离开了。

          快速赶路而早就疲惫的军队也趁机在原地驻扎休息,那些藤蔓散发的气息太过于不详了,因为看见胜利曙光而欣喜的大家也渐渐冷静下来。

          “吧唧,把我所能看到的所有人物信息全部展现出来吧。”

          脑海中响起一声提示,接着曾经被艾伦要求隐藏起来的面板全部都浮现了出来,每个人的头顶上都顶着不同颜色的面板,他没有去关注那上面的信息,而是看向狰狞的藤蔓的内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真的看见了微弱的颜色。

          要过去吗?如果藤蔓的内部真的有人,会是谁?一个人影浮现在艾伦的脑海中,没有缘由的他几乎肯定了就是那个家伙。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分别了这么久,艾伦对他的想法只剩下了想要见面,厌恶、思念、埋怨等等,这些情绪都被想要再见面的*压制。

          仅仅是一个微弱的可能,那层因为战争而在海蓝色眼眸上蒙上的麻木就因此破碎,艾伦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那种不可抵挡的冲动。

          想要见面,无论他会是什么情况。

          艾伦向着暗黑藤蔓的方向迈了一步,然后肩膀就被周洲抓住了。

          “北方驻地的人联系上了。”周洲惊喜地把闪着光的联络器示意给他看,“哦天啊,精灵母树的第二形态把占据了整个驻地,他们提前撤离了,快让雷恩他们回来。”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放出信号弹,而周围的人在听见他的话后也露出了笑脸,没什么比没有人伤亡更好的了,在场的精灵在听到家园被毁还有些伤心,但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结果。

          艾伦勉强勾了勾嘴角,周围欢呼的人并没有观察到他的表情有什么不对,等雷恩他们脸色略苍白的回来时,大家正在商量行军路线。这些藤蔓不仅是看着巨大笨重,那上面的符文刻痕赋予了它吸食生气的能力,即使是皮厚肉糙的巨龙也摆脱不了他们的影响,这就意外着他们如果想和大部队汇合就需要绕很大一截的路。

          和周洲一起过来的人正在商讨人员分配,艾伦有些心不在焉的控制水元素形成了三维路线图,然后提出物资由巨龙背负,其他人可以轻装上阵早日抵达暂时驻地,没有异议后大家就采取了这个提议。

          在等待之前去探查黑色藤蔓的巨龙恢复体力的时候,艾伦把北方地图绘制在了空白卷轴上,然后把无所事事的周洲拉到了交流。

          “你把这个给我是什么意思。”周洲先是惊叹了一番艾伦竟然的记忆力,接着才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反常。

          “就是这个意思。”他也为自己大胆冲动的想法而感到惊讶,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

          “有什么事情比回到驻地重要,而且这附近还很危险。”周洲不解地盯着他。

          “找人吧,重要的人。”艾伦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他的介绍面板,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舒心微笑:“提前祝福你和雷恩了。”

          周洲掩饰性地轻咳一声,小心看了看他的表情:“不会觉得奇怪吗,男人和男人。”

          “如果我说奇怪你就会和雷恩分开吗。”艾伦抱着胳膊注视着他。

          周洲下意识反驳,但在注视到那双海蓝色眼睛中的戏谑时立刻就明白了他真正的意思,笑着摇摇头,他的语气中有一丝感慨:“你真的变了呢。”

          “是往好的方面改变吗。”艾伦是真的有一丝好奇。

          “如果我否定你就会不改变吗。”

          “哈,不管怎么样我都这样了。”

          两人相视一笑,周围苍凉又充满生机的背景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氛围,还没来得及感叹,不远处早就往这里瞄了好几眼的小红龙就过来了,三人聊了几句,艾伦实在是受不了那两人不自觉的小动作,然后主动离开去安排其他人分配的任务。

          之前的几只巨龙很快就休息好了,艾伦告诉其他人他要留下来断后顺便取些样本,那群在战争中对他信任有加的同伴们虽然有些不认同,但都乖乖遵循了他的命令,保证之后会立刻跟上,艾伦就和大部队分开了,临走周洲又给了他一个新的联络器,说有困难随时联系。

          当孤寂一人独处在这篇荒凉的旷野上时,艾伦才有些后知觉的反应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有多么危险,不远处的藤蔓如同黑色闪电狰狞地刺破苍穹和大地,仿佛带着未尽的气势继续前行,刺向艾伦的方向。

          他不怕死的继续靠近,淡蓝色的水幕笼罩着全身,细小的蓝色碎片从水幕上面剥离,然后汇聚向藤蔓上的刻纹然后被其吸收,艾伦不停歇地调动魔力来维持水幕的完整,再往前就是他的极限了,而藤蔓深处那一丝仿佛错觉的微弱光芒也渐渐明晰起来。

          这一次,没有任何迷茫,艾伦向系统发布了那个命令【开始传送】

          仿佛来到了世界极黑之地,突然失去的阳光让他下意识放大了瞳孔,安静黑暗的氛围让他不管随意乱动,随时准备瞬发魔法,另一只手握住武器,慢慢的直到眼睛渐渐适应了环境能看到一些朦胧的黑影后,周围依旧没有一丝声响,也感受不到任何活物的存在。

          ……没有任何活物的存在,那么夏佐呢?明明传送到了他的身边,无法抑制的恐慌让艾伦的脑海中浮现出各种猜想。

          轻轻的声响发出,艾伦点燃了备用的磷光火把,浓重的黑暗仿佛被劣质橡皮轻轻擦了一下露出一抹淡光。

          周围一片荒芜,只有不远处的一团黑影,看不分明,没有感受到力量流失,艾伦再次发动了水幕,然后才慢慢靠近那个唯一的物体。

          心脏仿佛随着距离的缩短而加速跳动,那团黑影渐渐呈现出一个半跪着的人的影响,此刻,艾伦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系统是不会出错的,那就是夏佐。

          黑色的花纹如同不详的诅咒束缚住他,已经木化的右臂握住那把他从不离身的短剑,而剑尖已经穿过心脏,他半跪在地面上,另一只手似乎因为剧烈的痛苦而深深陷入土地。而那些黑色藤蔓则正是从夏佐身上的黑色花纹延伸出去,扎根到地下,再次钻出地面时就变成了之前所见到的那副巨大骇人的模样。

          不是说精灵母树的第二形态吗?

          他不是精灵族身份尊贵的王室吗?

          明明分开前他不还在为抵御外敌而修复埃姆壁垒吗?

          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会是他……

          艾伦睁大了眼睛,无法预料的结果让他根本不想接受,半蹲在夏佐的面前,那张被黑色符文覆盖的脸部仿佛变得白皙,让他能清楚看见他如同往日的坏笑表情,“看看我啊……”压抑的哽咽被他咬碎在舌尖。

          “我不会原谅你的。”&!--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