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event002(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002

          赤司家第三代大小姐真月的长相和她的父亲赤司征十郎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见过他们父女俩的人都有这样的共识。值得您收藏。。

          然而现年十五岁,就读于帝光中学三年a组,学生番号为1,身为帝光中学校学生会会长的真月并不满足于此,从小到大,她想过无数次:如果自己的头发是红色的,就好了。

          是的,虽然面容与清俊的父亲无比相似,但是真月并没有遗传到父亲,或者说祖母诗织家祖传的一头红发,而是继承了母亲真优子的黑发。

          偶尔她甚至还会嫉妒弟弟真守的一头红发——这样的情绪并不多见,但是确实曾经存在于真月的人生中。

          没有人知道,事后回想起的时候,赤司家最完美的大小姐到底有多么懊恼。

          女儿出生的时候,父亲征十郎和母亲真优子都还是刚刚就读大学的学生,然而这并不妨碍征十郎成为真月的偶像和人生目标。

          说实在话真月的出生并不在她和征十郎当时的意料之内,但是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而征十郎夫妇当时虽然年轻,可是心智却都远超同龄人,从生理上看他们自己似乎都还是个孩子,但是稍作准备之后也有了成为父母的担当。

          真月出生之后,他们一方面要履行为人父母的指责,另一方面还要完成学业,虽然两人的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强,但是和其他年纪稍大些的父母相比,对于真月的照顾还是缺失了一点什么,更何况真月两岁的时候弟弟真守降生,养孩子毕竟不是种萝卜,赤司夫妇对于真月的爱不会有任何减少,但是事实上却还要分出不少精神给小儿子。

          虽然出生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与母亲真优子也算是聚少离多,但是母女连心,真月与真优子十分亲近,这点让作为母亲的真优子十分欣慰。

          然而令真优子不太欣慰的一件事是,她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人群中首屈一指的优秀女性,可是真月崇拜的还是爸爸。

          就算明白女儿多肖父,而且自家老公确实也是人中龙凤,可是真优子还是不是很开心。

          哎,想当个能让自家女儿崇拜的麻麻好难哦,三木警部如是说。

          不过赤司真月与父亲相似的地方远不止是外貌方面,性格、能力、作风方面,她也是征十郎的完美传承,相隔十九年,在帝光中学,这对父女的光辉事迹都可以说是一段传奇。

          对于女儿过分执着于自己,总是沿着自己当年的轨迹走这件事,如今的大企业家赤司征十郎也感到有点头疼。

          不过妻子真优子倒是觉得没什么,夫妻间交流的时候她这么说:哎呀,小月的品行毫无问题,在这个年纪的中学生这个样子很正常的,就当是中二病嘛。还有啊,阿征你好意思说咱们家宝贝儿,你这么大的时候明明比小月还过分,不但中二还会精分呢。

          赤司社长对于夫人的话竟无言以对。

          一起长大什么的,有时候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妈妈,梦想是什么?”国中一年级的时候,刚刚当上学生会副主席的赤司真月曾经这样问过真优子。

          刚刚解决了一桩棘手的凶杀案,从警视厅回到家,在沙发上毫无形象摊成饼的赤司夫人想了想告诉女儿:“大概就是你某个时期特别想去做,特别想实现的事情吧。”

          “妈妈跟我一样大的时候,梦想是什么呢?”

          “哦,大概是成为‘正義の仲間’吧。”真优子一本正经地回答。

          真月一瞬间有点迷茫,呆萌的表情让真优子情不自禁爬起来抱住她使劲儿蹭了起来,还顺便亲了几口脸颊,还摸了摸她的头发。

          说实话,一向早慧而成熟的女儿能有这样的情况也着实不多。

          “‘正義の仲間’?所以妈妈你现在算是实现了梦想了吗?”被母亲“蹂|躏”半天的赤司大小姐思考半晌才迟疑道。

          继续摊在高级沙发上呈饼状的三木警部拍了拍女儿的后背,然后叹了口气:“算,也不算吧。”

          “诶?”

          真优子伸了伸懒腰,然后揉了揉自己头上的呆毛,看着女儿晶亮的眼睛:“世间的正义啊,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实现的呢,也不是一个人甚至是一群人能实现的啊……嘛,不过就当初中二病的想法本身而言,大概还是真的实现了的吧。而且呢,光明与黑暗是相生相伴的,邪恶与正义也是一样的,这世上没有纯粹的正义,没有邪恶衬托,正义是不存在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件幸事,只要人类存在,邪恶就不会消失。嘛,我说这些不是想让小月你产生什么悲观的想法,只是把我自己的意见传递给你,至于真伪还要你自己判断。不过呢,你还小,有些事情慢慢思考也没问题。至于梦想,这个就是纯粹你自己的意愿了,我可能一点忙都帮不上……不过,小月你能告诉我,你现在最想达成的事情是什么吗?”

          表情凝重仿佛做出了壮士断腕一般的决定,真月直视妈妈的双眼,抿了下嘴唇,给出了答案:“我想夺得这次演讲比赛的第一名。”

          虽然没有加什么前缀,但是真优子也知道女儿口中的“演讲比赛”必然是全国级别的大赛……对于和她父亲一样,从小拿奖夺冠仿佛喝凉水一样的真月,她真的不用多做他想。

          虽然十分崇拜自己的父亲,但是真月并非没有自己的考量。赤司征十郎与真优子夫妇俩中学时代都是篮球部的成员,确切来说就是队长,然而继承了父母各种优点的真月,虽然运动细胞也很强,但是她选择进入了演讲协会这个社团。

          一年级下学期就成为演讲协会会长的她从某种角度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赤司夫妇并不会干涉女儿的决定,反正孩子是自家的,虽然家大业大加上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给孩子确实也造成了一定压力,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希望一双儿女能快快乐乐健健康康长大就好,并未想过太多。

          不过这大概也是他们对于自己的教育有着充分的信心吧。

          看着虽然心智早熟但是却还是表现出少年人心性的女儿,真优子笑了笑,从茶几上拿来一根美味棒,撕开包装,毫无贵妇形象地“咔嚓咔嚓”吃了起来,然后口齿不清地说:“嘛,倒是个不错的目标。加油哦小月~”

          “这能算是我的梦想么?”

          真优子将从北海道的紫原家千里迢迢来到东京的美味棒包装纸扔到了垃圾桶里,又从糖果盒子里拿出了几颗金平糖扔到嘴里,口音依然含含糊糊:“我觉得不算吧……”

          “我听和子阿姨说,她中学时代可是把获得全国大赛优胜视为梦想呢……难道妈妈不算吗?”想起自家妈妈的麻吉和子阿姨的话,真月再次发问。

          听到女儿提到自己性格多变而自带变态属性,到最后自己都万万没想到能成为好友的好友,真优子有点讶异:“你听她胡说,她那个时候没把考上高中视为梦想就不错了……其实我们从当对手开始,到了国中时代一起打了三年球,开心嘛,自然是十分开心的。但是也没有谁想要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虽然听起来特别厉害,但是说穿了也不过只是个比赛……梦想可不是这么轻而易举的东西,怎么可以轻易说出口呢?”依然毫无形象地嚼着金平糖,真优子想起当年的事儿,然后面无表情地对女儿说,“哦,这话对你爸爸来说更无效,因为对他来说得个优胜太简单了。如果说把得个全中比赛的冠军就当做梦想的话,也太不尊重‘梦想’这个词了吧→_→”

          “……”看着这么多年过去依然残念未消的妈妈,真月竟无言以对。

          “妈,你又在给姐说什么歪理呢?”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一个有着鲜艳红发的少年,刚洗过澡的他脖子上还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虽然刚洗过头发,可是头上还是有一撮呆毛倔强地站了出来,一点点都不服帖。

          赤司夫妇的面相都是偏向清俊的,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很多朋友还觉得他们可以去参加夫妻相大比拼了,而这点在他们的一对儿女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继承。

          不过比起姐姐真月偏向父亲征十郎,长相显得更为威严凌厉些,弟弟真守更多遗传了母亲稍显柔和的面容。

          虽然不得不说这种给人带来的感觉大概也和他们各自的个性有关。

          真优子挑挑眉:“阿守,我在给你姐姐讲大道理,怎么能说是歪理呢?是不是你爷爷又跟你讲我的坏话了。”

          虽然赤司家是御曹司背景出身的大财阀,当初的征十郎作为宗家独子和唯一继承人身份非比寻常,而真优子从某种角度是个不折不扣的“平民”,不过他们两个的婚姻却没有太多波折。只是即使后来父子之间的心结解开了,征十郎的父亲征臣对于真优子这个儿媳妇还是有很多不满。

          这种不满随着孙女真月的出生而渐渐消失,只是公媳之间还是不对盘,毕竟铁血一生的征臣作为长辈拉不下脸,而真优子又是个可以据理力争吃软不吃硬的人。

          ……于是并没有婆媳之间烦恼的真优子并不是很待见其实还很年轻的征臣。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一头红发的少年走下楼,从沙发背后搂住自家妈妈,然后撒娇撒得理所当然:“怎么会呢妈妈,爷爷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真优子伸手过去捏了捏儿子还有点婴儿肥的脸,依然十分严肃:“是哦,你爷爷那种人也不会背后议论我。”

          相比起来儿子虽然外貌上继承了婆婆诗织的红发,但是性格更像她一点,脾气特别好,从小就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天使……一出生没多久就用萌萌哒眼神征服了他那冷酷了半辈子的爷爷。

          哦,这话只是她在实事求是在夸儿子,并没有自夸的意思(正直)。

          “嘻嘻嘻,我就知道妈妈是特别讲道理的妈妈~说起来,姐姐今天又收到了好多情书呢~”依然搂着自家妈妈,真守却看向比自己大了两岁,端坐在沙发上的姐姐。

          对于女儿的受欢迎程度,作为母亲的真优子是十分清楚的,反正她自己上学的时候都有一把迷妹迷弟,更别说男神级别的老公征十郎了。

          他们全家这种谜之发光体特质,说实话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被弟弟打趣的真月有点郝然,在妈妈面前被提到这种事毕竟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阿守你在胡说什么呢。”

          “哎呀,姐姐,我只是关心你嘛~是吧妈妈?”真守对母亲眨了眨眼。

          知道女儿不好意思,真优子觉得自家这两只小天使简直不要太可爱:“好啦,阿守不要老是拿你姐姐开玩笑~不过小月啊,有人追你也不是什么令人羞耻的事,别太在意。好了,等会儿你们爸爸就要回家啦,别忘了我们说好的哦~”

          这天是12月20号,是赤司征十郎的生日,他的妻子和儿女打算给下班回家的他一个惊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