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3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苏晚听完相思的话,兀自哀叹,嘴角的笑容带着丝丝的苦涩,这就是上苍捉弄人吧!看着天色已晚,越冰璃和太后还没回来,她这根本坐不住。

          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相思立马诶一声:“干嘛呢?说好不许下床,怎么又不安分了。乖,躺回去!”

          苏晚摇头叹息,拿了披风披在自己的肩上,抱过家宝,轻轻地摇晃着他的小身体:“家宝,父亲有事,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小家宝挥了挥手,咯咯的笑出声,苏晚抬眸看着相思,她耸耸肩,“我就知道你的鬼主意最多,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哎……”

          苏晚轻点过相思的鼻间,嘴角的笑容带着满足。

          与此同时。

          宗人府的大堂之上。

          太后静静的坐在一侧的椅子上,越冰璃傲然立于大堂之上,宗人府的刘大人一拍惊堂木,“下跪何人?”

          “民妇杨刘氏,前来作证。民妇曾亲眼看到秦家小姐桑芷姑娘与一名男子有染,而且夜里经常相会,之后没多久大了肚子,家里人不允许她留下来败坏名声,就赶了她出去。”

          刘大人听后,瞪大了双眼看着老妇人,“你可确定?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明当朝越王是桑芷姑娘的亲生子?而非太后娘娘的儿子?”

          “看桑芷姑娘对王爷的态度及王爷对桑芷姑娘的态度就可以明白。一个养子,一个养母,能有多大的感情。可是王爷似乎太重情义……”老妇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静立于大掌,好整以暇的越冰璃,喃喃道。

          太后闻得这里,手重重地击在案几上,“哀家的亲生子,居然是你这个民妇可以质疑的?若是你觉得命活得太久了,大可继续胡编乱造。”

          越冰璃看着太后的反应如此之大,眉微拧,对于这件事,他自己知道多少?他都不清楚,凭着一方玉,不家胎记就认为他是王爷?

          当时他上朝堂不过是因为养母……

          现在却……

          就在大堂一片诡异的寂静之时,外面的侍卫高呼:“西郡主越王妃到!”

          越冰璃和太后的脸色微寒,大风雪的天,这个楼晚最后还是这么的不听话,居然跑到了宗人府来。越冰璃不顾开发的上前接住苏晚,轻斥:“为什么突然来这里?”

          “有些事情要向宗人府刘大人说清楚。这件案子查了这么久,刘大人似乎一直在找王爷不是先皇亲子的证据,却怎么没有想过去证明他是先皇亲子。我说得对吗?刘大人……”苏晚拍了拍越冰璃的柔荑,与他一起走到大堂之上,姿态孤傲。简直就是惊人为天人……

          这位刘大人早闻苏晚是出了名的难搞,挺着一个大肚子能出使西,还能得到一品贵妃的称呼,位分仅低于皇后之下,其手段绝对不可小瞧。惶恐的走上前,半屈身,“王妃娘娘这话严重了,下官一心一意的为朝廷办事。王爷是不是皇家的人,与下官的关系不大,下官怎么会故意掩盖一些事了。”

          “是吗?那么本王妃所说的话,刘大人会采纳吧!早在古时代就有滴血验亲的说法,如果是母子,那么就可融在一起,如果不是,就分散成两团。本王妃现场可以给刘大人演示。”说话间,击掌,相思立马拿了一个清瓷碗过来,里面盛着清水。

          她麻利的扎破了手指滴在水中,又抓过刘大人的手划破,滴了鲜血在水中,两团血在水中轻晃了两下,刘大人吃痛的观看着那样的画面。

          然……

          最后……

          居然真的没有融在一起。

          刘大人脸色微白,却又马上说道:“这只是巧合,在映雪国的例子上,这个没有记录,所以准与不准,还有待研究吧!”

          苏晚听后,表面平静,眼底里却是无法掩饰的冰冷,倏尔说道:“那么让我刘大人与你的亲生女儿来试试吧!看看到底是不是巧合。映雪国没记载的,不代表不准。而且史书早有记载……”

          刘大人顿时面如猪肝色,看着太后及越冰璃的脸色,两人虽然未出声,但是神情说明了一切。这两个朝中的大人物,他哪得罪得起。思索了半响,颔首……

          刘大人的嫡小姐从前面走进来,在看到自家女儿的时候,他才完全的明白,这一切早就安排好了吧!看来他是无能为力!

          两滴血滴进去,果然不出苏晚的所料,融在一起。

          最后取了太后与越冰璃的血,果然整合在一起。苏晚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古代居然这么的落后,早在电视上写烂过的情节,居然没有出现过!

          好吧……

          她就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又得瑟了一把。

          越冰璃真假皇子一案,告一段落。京中却不安分起来,皇宫中更是一片凌乱,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官官斗争得越发嚣张。

          苏晚每每听着那些斗争,嘴角的笑容却仍旧那么的平静,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越冰璃近期极少为王府,大多时候都在外面操劳。

          在半个月后,归来之时。

          推开门,一个肉滚滚的小子滚到他的身边,仰着特别粉嫩的脸颊,大喊:“父王!你终于回来了!”

          越冰璃惊悚的退后一步,睨过面前的小子,摆手道:“谁是你父王,本王的儿子还在襁褓之中,哪来你这么大一个我。”

          “父王,你这个没有良心的,难怪娘亲说要休掉你。你几日不回王府,连自家的儿子都不认识了,我是家宝呀!我出生已经二十天了!而且我是穿二……”后面的“代”字,根本没有说出来,因为娘亲说,这个不能对外说,他要乖乖的。

          越冰璃怔忡在原地,盯着那粉嫩嫩的脸蛋看了又看,最后不淡定的一声咆哮:“谁来告诉本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家宝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大?”

          他第一次有种在做梦的感觉,是吧!一定是做梦,一个婴儿出生,怎么可能在二十天之类长到三岁这么大!绝对没有可能……

          胡一匆匆忙忙的从后院赶过来,抱起家宝的小身体,笑眯眯道:“王爷,这真的是小世子。这几日我们都看着这家伙长大的,原夫人还专门去查过,听说是什么灵子降临。”

          越冰璃看着胡一,再看了看走过来的相思,还有苏晚,最后问:“玩够了哦?”

          家宝一听这话不高兴了,从胡一的身体里蹦哒下来,从身后掏出一把金算盘,抖两下,义正言词道:“父王,看在你的王爷的份上,我给你打个折。折后的赔损一共是两千两,这是你未尽到为父责任的赔偿,还有一份你对我表示怀疑的精神补偿。”

          苏晚这一听,完全的目瞪口呆了,这货穿越了吗?为什么会说出这么深奥的

          话来?

          越冰璃根本没有听懂,这个宝贝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开口就要了银子。头疼的拍了拍脑门,最后回到书苑。苏晚上前拉住家宝的小手:“乖,别瞎折腾了。好好的在家里玩,下了雪,外面冻。懂吗?”

          “娘亲,父王不喜欢你,我给你重新找个相公吧?你瞧瞧,他那德形。什么跟什么?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个儿子,居然不认货……”家宝摇头叹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苏晚轻点他的眉心,“瞎说什么呢?乖乖的回去玩,我去找父王。明白吗?”

          家宝迟疑的哦一声,牵过相思的手回到卧厢去,看着苏晚离开的背影,兀自叹息。哎……这女人呀,就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他未出生之前,这个苏晚是谁的账都不买。他这才消失半个月,尼玛!居然爱上这货了,还到这种程度。大抵一起经历了不少的风雨,自然也就有了浓厚的感情。

          走到书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