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干柴烈火_分节阅读_2(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器也一下子偃旗息鼓,只见他趴伏在地上,转回头有气无力地对着男人低吼。

          呼……你就忍忍吧,秦阳,我受不了了!男人憋得快要爆了,什手****着身下青年颓软的陰莖,而他又怕青年受伤,只能忍耐着一寸寸地深入。

          **大坚**的龜頭推挤着通道里**红的****,每**一分都将**的皱褶全给辗平,青年体内如火炉般的高温紧窒,令男人**得直哆嗦,恨不得马上在青年的体内狂冲**撞一番。

          你轻……轻一点,慢……慢一点……x……痛……呜……青年痛得只能整个瘫在地上悲鸣,****拳牢牢地紧握着,而**的两团粉丘却高高地**,被男人死扣着一寸寸地深入。等到男人的巨物终于****时,两人都已经是满头大汗、四肢打颤了。

          秦阳,你还好吧?**动了。男人炙热的气息喷在青年的耳边,边说边**摆动着强健有力的腰身,先是忍着浅浅的动作,听见青年不可扼制的**气声时才开始慢慢地**xx。

          呜,禽**!你轻……轻一点!还是很痛x!稍微在像被整个剖开似的痛楚中缓过劲的青年,又因男人稍大一点的动作而眉头紧蹙。

          我真的忍……忍不住了x!男人嘶哑着噪音俯下头来,频频****青年优美的白晰**背,腰身还是强忍着**幅度地动作,一下一下**着青年软而热的紧窒**

          呜……**x……唔……秦阳知道再求男人是没有用的了,只是咬着**闷头**。

          渐渐地,在那还算温柔的****中,**痹的痛感又有一**说不出的酥**感袭来,从尾端至脊椎再到四肢百骸。这一种微妙而细腻的**,与前几次的又略有不同,仿若蚂蚁刮搔般令他搔**难耐,头皮发**,让他身体即使仍是痛还是直**男人能更强更**、如疾风暴雨的**xx。

          可以了……青年忍不住发出饥渴的邀请,自动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迎合男人的**xx,微微摆动着xx以求获得更**的**。

          男人**地在他身后**喘,更加握紧他窄细的腰肢压向他的胯间,腰身大幅度地摆动起来,极度饥渴的两人就在地板上以野xx合的zs**地做起**来。

          这种体势使得进出与接受者都更为顺畅,男人每一次都**至**口再**xx至深处,时快时慢,时疾时缓,又**又**的**器刚**而有力,使得**红的内襞也在男人的**xx中闪着xx润的光泽快速地翻拉回缩,让青年不禁有一种内**都快要被他顶出来,肚子也都快要被他捅破的错觉。

          唔……**x……哈**……好**……快……再快一点……xx……

          男人每次**xx都能重重地**过**的前列腺,让青年浑身****,**的身体被男人**得**摆动,双眼**离,红**微张着发出不自觉的媚叫,xx的漂亮器官不用碰便已高高**立,滴着晶莹剔透的泪滴。

          看到青年这副饥渴****的样子,男人还能忍得住不再他体内狂xx**撞的话那就真的是活见鬼了!只听男人虎吼一声,双目赤红地握紧他窄细的腰,开始**地摆动着腰部,直把身下的青年**得死去活来,胡**摆着头**不止。

          x……xx……x……x……xx……浑身泛着桃红光泽,叫声像野猫一样凄厉的青年被衬衫束缚着的**紧**着地板,微张的红**不自觉地流淌着透明的口**,紧闭着的双目胡**地摇头,一副既**得要命又**得要死的癫狂模样。

          我……要……要……**……x哈……x……青年支离破碎地xx着,在一阵强过一阵的狂****中高昂着优美、满布汗**的脖颈,浑身**搐着xx出一**又一**的******,接着**突然一软,一下子**在地上。

          而男人则依旧在他的体内生龙活虎地冲撞着,在青年高氵朝时****的**壁达到一个**高氵朝后,又**青年x上*缚着的两条皮带,一把捞起他瘫软的身子以背跪式的zs不住地往上顶**。

          每次坚**的**都重重击向青年的**点,让背靠着他**膛的青年,才刚刚发泄过的xx又再度昂首**立起来。

          **吗……秦阳?

          男人**喘着啃咬着他优美的脖颈,健**的双臂从背后环抱着青年的纤腰,火热的双掌**住他再度高高**的陰莖,一边不住地往上顶**,一边有规律地循环****。

          **x……x……**……好……身后被男人**暴地贯穿,前面又受到煽情的**触,如此**jia击,秦阳早被滔天的**冲刷得理智全无,只能凭着感官的本能做出回应,哪还管得了可不可耻的问题。

          那……你不会想搬走了吧!?男人只要一想到青年说走就走,火气一冲,兜揽着青年窄细的腰身,把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以面对面、**相连的zs抱起来就把他整个压在墙上,接着**他的**环上自己健**的腰身,**加把他住死里**,非**到他下不了**不可!

          x……不……要……**……石磊……**……秦阳在男人一连串的动作中叫得声嘶力竭,xx又泄得一塌糊涂不说,整个人酸**酥痛的都快要变**一滩****了。

          如果你不答应不走,我们就做个没完!男人在他耳边**喘,青年白晰修**的**被他**压折在墙壁上**地晃动不止。

          我不……x……脸**红如盛开的石榴,额发xx透的秦阳除了陪男人在xx中翻滚,别无他法。

          满室的狼籍、满室的yinmi、满室都是腥膻浓烈的雄**气息。

          衬衫、皮带、****……散**的衣物扔了一地,地板上也到处喷溅着暧昧不明的白浊**……

          一名全身xx、**相亮丽妩媚的青年**体横陈地瘫在大**上,如**般光滑修**的**软绵绵地垂挂在一双健**的臂弯里,随着俯在他上方的一名虎背熊腰、**shuo如山的高大男子的动作而无力地晃动着。

          他的脸上满是**的红雾和泪**,漂亮的双眸****而涣散,流淌着透明银丝的美丽红**则无意识地吐出断断续续的**:唔x……**……了……唔……

          嘶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哭腔,他已经喊不出话来了,高高竖起的xx也再也榨不出一滴蜜汁,连续几**时**地**欢,让他完全融**了一滩****。

          我……不走了……再也……不敢了……磊……求求你……饶了……我……青年胡**地摆着头哭着哀求,一次又一次地**,一次又一次地尝到那种又痛又**得令人发狂的极致,青年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男人无穷的**力**疯了!

          真的不走了!?俯在他上方的男人停下动作,咧嘴一笑。

          ******。秦阳流着泪**地点头,喘着气嘶哑着开口:我……不走了,我发誓。求求你,石磊,我真的受不了了。再做下去,他真的要坏了。

          看着青年泪流满面的**弱、一脸期盼地看着他,石磊就算有滔天的怒火也烟消云散了。他忙**出在青年体内肆**了数**时的凶器,随便地捋了几下,尖端便吐出了**浊的**。

          说实话,秦阳,你的体力太差了。男人用纸巾擦**净手,把无力动弹的青年抱在坏里。

          我体力差?你根本就是头……野**!好不容易缓过口气来的秦阳有气无力地骂着。

          呜!真是**脸**,他竟然被这头熊做到痛哭流涕!

          我知道我体力好你受不了x,可你老说要走,我一听就急了,一急我脑子里就上火,什么也顾不得了。

          石磊想起自己上五专时有一次被人挑衅得厉害,脑子嗡地一下子就火了,提起拳头就把人往死里揍,差点没把人给活活打死,要不是他的同伴在身旁拼死把他拉着,他恐怕现在还因过失杀人罪而在监狱里吃牢饭。

          难道你发火就可以为所**为了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我管他法不法!反正我**你,谁要你走我就跟谁急!天皇xx也管不着!

          你——我不跟你说了!秦阳听了为之气结,从男人怀里死命的挣*,翻身气哼哼地躺在**上。

          什么嘛,这头该死的熊,跟他讲什么都是白费力气,反正他就不放过自己就是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反而有一种甜丝丝、偷着乐的**!?秦阳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秦阳,我知道我很笨,不会说话,也不会讨好你,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是高兴还是生气,但是我真的很**你,我……我……**你!男人突地俯身抱住了他,结结巴巴地把最后一句话给说完。

          轰——秦阳的脸瞬间狂烧了起来,外加心跳加速,****逆流。

          虽然耳边时常听到男人喃喃说**他,可是却从来没有像这次让他手足无措过。他只能又羞又**地东瞟西瞟,就是不敢把一双美目直视男人的脸,男人的搂抱也只是象征**地**了一下,便随他去了。

          你胡说些什么呢!两个大男人什么**呀**的,恶不**x!?秦阳侧着身子直视着地上的某点,**虽说着**,心里却甜蜜得快要炸了开来。

          不会呀,我**你,从一见到你就**上了,就像那个……雷霆**李俊那样吧,为什么他们都可以,我们就**!?男人打着简单的比喻。

          那不一样嘛,他们是……两相情悦四字没有出口。

          扪心自问,男人**他,他也好像、也许、可能**上了男人,他们不也是属于两相情悦了吗?为什么不能接受!?

          反正他们十年前就在一起了……伶牙俐齿的秦阳面对这个问题也难免口拙。

          和我在一起吧,好不好,秦阳?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我发誓。男人一脸的诚挚。

          你当我是**人呀!秦阳红着脸给了男人一记手肘,还有,你说对我很好我就会相信吗?我又不是白痴!

          那……石磊有些急了,翻身坐了起来,光着身子跳下**从**屉里翻出自己全部的存折簿,通通扔在**上,我把我全部的存款都**给你管好不好?这样你总可以相信我了吧?秦阳。看见青年一脸看怪物的模样看着他,他又急急忙忙地保证:以后我挣的钱都**给你,一分也不会少!你看怎么样!?

          噗……哇哈哈……秦阳**枕头上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快要**来了。呜……真是笑死我了……太搞笑了……

          你……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秦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其实你就是我**x。**子的男人把泰半的重量压在青年的雪背上,什出**xx他的粉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