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26(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1-26

          ☆、欲奴-(21)

          此时的琴清跪坐在地上,双膝上因碰触到尖锐的石头而犯著些些血丝

          她好似没了知觉的娃娃般,但不管是脸上的痛楚或是膝上的都是如此的鲜明

          “唉哟~琴清阿!你怎麽跪坐在地上阿,现在这还是有些尖锐的石头,别坐了起来!”大娘远在琴月阁之外,本想来看望看望琴清的,却看见琴清在琴月格外的小花园中跪坐著,眼神呆滞!

          ”阿是谁把你的脸蛋打成这样的!?”大娘走道琴清的身旁,用手心疼的抚摸著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是谁把她打成这样的,只是她没那权力帮琴清出这口气,毕近李亚心她是府上的客人,又是君乐天的入幕之宾,自己有只是这府的管家而已,只有君乐天才能对她的行为做出处分阿!

          见到琴清眼中储满了泪水,好似下一刻就要掉下,大娘心中好不心疼!

          ”是不是那李小姐?”大年轻声的说

          下一刻琴清的泪水落下,她不断用手擦拭著,但泪水就是一直不由自主的落下

          ”不,不是她”哽咽著

          ”别骗大娘了,大娘都知道,那李小姐老丈著她是礼部尚书的千金,又老是装做自己是当家主母似的,唉~你是挡住她当当家主母的一个障碍,她一定会处处针对你的阿!”

          大娘看著琴清脸蛋上那火红的掌印,就知道李雅心那人有多麽的狠,她以後一定会继续折磨她的,在她继续做出这种事之前,应该先去和将军说说才行,以免到最後做出无可挽回的错误!

          ”好吧!既然你不想追究那就算了,来乖乖回房你吧,好好的休息!”

          ”嗯谢谢大娘”

          看著琴清入房之後,大娘转身,她决定要告诉将军,告诉他那坏女人的种种恶行,还有最重要的是,她对琴清做出的事!

          此时,厚重的云层掩盖住天空,而天气也即将迈入冬季

          **************

          今晚琴清又辗转难眠了,自从君乐天那日对羞辱後,她就一直没见著君乐天,每当夜晚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君乐天,想起他那温暖的胸膛

          今夜在琴清的窗外有一道快速人影闪过,他快速的穿过窗,在黑暗中寻找那他该死朝思幕想的人儿!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沿,看向琴清的睡颜,就算是在军中已训练成再黑暗中也看的十分之清楚,所以他又藉著月光,看清楚了琴清

          此时琴清的面颊有些肿肿的,就和大娘所说的一样,是被人打的,而那人就是李亚心!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他给李亚心礼遇,结果却当起他家的主母来著!起初听见琴清被打时,脸上却显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只不过天知道他心里有多麽的烦乱著,弄不出他的感觉,其中就有著心痛!

          ”该死的!我对你到底是啥感觉呢?”他抚摸著琴清有些肿肿的小脸说著

          ”嗯”琴清现在是在浅眠著,所以感觉到好似有人正清柔的抚摸著她的脸,好舒服,这让她像猫咪一样露出了可爱又慵懒的动作,靠近轻轻抚摸她的人

          **************

          各为最近小乖有著烦恼,不只是因为家人的反对!

          最近我常在想大家的喜好,大家喜欢著什麽样的文章呢?

          其实我写文章是自己高兴的啦,只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我总觉得我写的不够好(唉!我烦恼~),说到下一部作品

          应该偏向『禁忌之恋』吧!!!名叫『翡翠』

          ***请多多投票,多留言,多推荐****

          ☆、欲奴-(22)

          ”可恶,我到底是怎麽了”君乐天嘴上粗鲁的说,但抚摸琴轻的手却十分的轻柔

          是梦吗?琴清感觉有双好似将军那双带著厚茧又十分温暖的手,她感到十分熟悉,每每欢爱时这双手都会爱抚他每一寸肌肤

          好温暖好熟悉喔,是梦也好,我好想将军喔,就算自己已让他腻了,我也不想离开将军,就算只是远远的看,我也己愿足以!

          当君乐天欲转身离开时---

          ”别别离开!”琴清感觉到温暖的温度消失,她急忙喊到

          ”将军别离开好吗?呜别离开我”

          琴清此时紧著闭眼双颊以流下泪水,再空中胡乱挥舞著手,似水中挣扎的人,想要抓住浮木

          君乐天转身坐回床榻上,伸出双手抱起琴清,他像是抱起珍宝般,轻拍她的背,说”乖怎麽了?”此时君乐天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对琴清是如此的温柔!

          ”将军你可否别离开琴清,琴清好害怕将军不理我”琴清以为她还在梦中,所以说出心中的话,她紧抱住君乐天,怕他离开

          ”不我不会离开的,乖别哭了!”君乐天看到琴清这副模样,心中实在怜惜

          ”可是之前我惹将军生气我好怕我好怕将军会离开我,呜”琴清泪还是不止

          ”乖别哭了,我答应你,你不会离开我身边的”此时君乐天心中有中想法,他不会让她离开他身边的!

          语毕,君乐天为证实他所说不假,他低头吻住琴清

          两人的唇舌热烈地交缠著,有力的长舌采入檀口,舔过贝齿,翻搅著小嘴里的蜜津。

          琴清粉舌热情地勾缠著他,偶尔闪躲著,引起他的追逐,吮弄著、轻舔著。

          激情的吻交缠出淫浪的银白唾液,两人的喘息渐浓,属於他的男人气息充满著她的口鼻,让她意乱情迷。

          ”将军”琴清轻声嘤咛,美眸凝著一抹娇媚,舌尖轻舔著薄唇,甚至主动抬起右腿环住他的腰际,轻轻磨蹭著柔软腿窝。

          此时的琴清以清醒,她想留住君乐天,想待在他身旁

          她的浪荡让他轻抽口气,忍不住挺动腰杆,让早巳坚硬的热铁隔著两人的衣物顶撞著敏感凹处。

          ”你变浪了!”君乐天低声轻笑,舌尖霸道地舔吮著小嘴里的香津,加重力道翻搅吸吮著香软小舌。

          大手也跟著探入衣襟,扯下绑住胸乳的白布,粗砺的指腹拈住一只粉嫩乳蕾,轻轻摩挲著。

          手指玩弄著乳尖,手掌也跟著托起饱满雪乳,用力揉捏压挤,让雪白胸乳变得沉甸,敏感的乳尖坚挺。

          “嗯……”随著他的揉弄,一抹酥麻快戚从胸乳泛开,让琴清忍不住拱起胸乳,让雪乳更贴向他的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