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8多惆怅(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挖水渠是一项很大的工程,这一开工,就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宁墨夙已经从军中找了三四个熟知水利的人,他们帮着将雪山下的水引渡到那片荒芜的土地上,而从京中赶来的懂得果树种植的人也来了。

          君瑶听说自己女儿准备在边关种植作物,可是很赞同,这次来的人有七八个,都是种植方面的高手,全部都是宁家的人。

          另外,关于长乐城的新任知府,也是个让宁巧音大吃一惊的人,正是她的七舅舅君孝贤。

          要知道一城知府虽然是外放的官员,却也是朝廷的四品命官,君孝贤除了最开始是在下面的地方任职五品官,后来却是回了京城做了五品文官,谁知道这次被派到了边关。

          听闻新任知府上任,百姓心里都很是嘀咕,不知道这次的知府大老爷是什么人,好官还是贪官。

          这一日一大早,宁巧音兄妹三人就等在了知府衙门,还有留下来的仅仅十几人的差役,要知道一个知府的差役人数最少也有七十人,可以想见,长乐城的知府衙门是有多么的**,也难怪那些百姓如此惴惴不安,怨声载道。

          半个时辰之后,当远处的仪仗队慢慢走近,还伴随着铜锣的声音,众人就知道,是新任的知府老爷到了。

          “大哥,大姐,这次七舅舅过来,带着舅娘和鸿哥儿吗?”宁天宇看着远处的轿子问道。

          “都来了,毕竟七舅舅最少要在这里任职三年啊。”宁巧音回答。

          随着官轿缓缓而来,街上两边的百姓纷纷跪地迎接。

          等轿子停下,旁边的随从掀开轿帘,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从里面下来,身上穿着锦缎青袍,上面印着七彩祥云。

          “舅舅,没想到会是你,不会是你主动向堂哥申请调任的吧?”宁墨夙走上前笑道。

          看到站在知府衙门前面的三人,君孝贤抿唇笑道:“是啊,京城虽然舒服,可是太闷,正好这里有空缺,朝里也无人愿意主动过来,我就捡了一个便宜。”

          “我就知道是这样。”

          后面的轿子走下两个人,一个容貌清秀,姿态优雅的妇人,一个是年约四岁的小家伙。

          “飞鸿。”看到那个小家伙,宁天宇抬手招呼他。

          “宇哥哥,你也在啊。”君飞鸿抬头看到宁天宇,乐颠颠的跑上前,“宇哥哥怎么也在这里啊?”

          “妾身见过世子爷,见过公主,王爷。”清雅妇人见到宁墨夙三人,上前笑盈盈的福身。

          宁巧音赶忙上前将她搀扶起来,嗔怪道:“舅娘总是这么多礼数,咱们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更要行礼,免得让外人看了笑话。”君夫人笑道。

          “舅舅,这就是知府衙门,前几日听说是你来上任,我都让人提前收拾好了,咱们进去吧。”宁墨夙笑道。

          “好!正好听你说说这几年的见闻。”君孝贤哈哈大笑,然后两人率先走了进去。

          这次上任,皇上给他带了近百名随从,这些并不是看着君瑶的面子,毕竟小的时候,皇上也是和君孝贤认识的,自然也知道他的人品。

          如今长乐城百姓深受贪官的荼毒,自然要派一名信得过的官员来抚恤百姓的心,否则的话,边关就危险了。

          百姓见到这位新来的知府大人居然是公主和王爷的亲舅舅,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

          公主对他们长乐城有大恩,不但为他们开荒引水,如今还带来这么一位大老爷,他们不求这位大老爷多么的清廉,只要比柴昌运好一半,他们也就知足了。

          本来以为边关的府衙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当君孝贤看到这儿一草一木都奢华到过分的府邸,忍不住有点瞪目结舌。

          “无忧,这府邸收拾的也太好了吧?”简直就是将他在京城的宅子完全比下去了。

          宁墨夙苦笑一声,“这哪里是我弄的,都是上一任的知府造的孽啊,透过这座宅子就可以看出,这长乐城的百姓过得是怎样的日子了。”

          也难怪,在这风沙干燥的边关,愣是将府邸收拾成现在这般的江南水乡般,可见其贪污之巨。

          “另外,府库里面有无数奇珍异宝,还有不少是来自西域之物,单单夜明珠就有近百颗,另外有白银四千多万两,这些我一点都没动,如今长乐城百姓苦寒,父王回信说,让舅舅留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君孝贤沉吟片刻点点头,“还是王爷想得周到。”

          “哪里是。”宁墨夙笑着摇头,“父王是看着这些银子都是百姓的血汗钱,不好意思收归国库。”

          取之于民,还之于民,这是娘亲信中说的八个字。

          那边宁巧音带着君夫人四处看着府邸的摆设和装饰,就算是出身富贵之家的君夫人龙瑾瑜都为之动容。

          “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震惊的问道。

          这完全就是按照江南行宫的格局构建的,她就是江南东海城城主之女,自然知道不少。

          “舅娘也看出来了?边关本来就纷争不断,粮食歉收,身为一城知府,居然如此奢淫无度,将百姓的生死置之度外,这就是他这些年来搜刮民脂民膏的证据。”宁巧音淡淡说道。

          龙瑾瑜攥起拳头,脸色一片惨白,“当真是可恶。”

          她嫁给君孝贤的这些年,比做姑娘的时候明白的事理更多,也更透彻。

          曾经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整日就是在闺房内自爱自怜,忧国忧民,对于一个饱读诗书的女子来说,她可是东海城当之无愧的才女。

          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当时还是五品外放官员的君孝贤。

          说实话,最开始她的父亲是看不上君孝贤的,认为他不过是初为官,根基不稳。

          而她则从自己兄长口中听说了不少君孝贤的事情,在任时公正廉明,不卑不亢,从来不会私吞百姓一文银子,后来听说离任时,百姓跪送十几里,哭声震天。

          那个时候,她就对君孝贤产生了尊敬和爱慕之心。

          后来,大哥龙啸彦被任命为大内侍卫统领,她就随着兄长来到京城,见到了刚回京述职的君孝贤,然后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嫁给了他。

          成亲五年,他对自己始终恩爱敬重,而且从来不会寻花问柳。

          当然,若不是父亲知道他是当今瑾亲王妃的堂弟,估计还是不会轻易答应。

          不过,她在意的是君孝贤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

          跟在他身边数年,对于那些贪官,更是感触颇深,也更加的深恶痛绝。

          “舅娘,如今知府衙门就是这样了,你也不用觉得心里不安,就算如此,府库里面也是堆满了金银珠宝,若是你不喜欢的话,可以用那些银钱做你想做的事情,父王说不充归国库,全部留给你们。”

          “这怎么行呢?”龙瑾瑜反对,声音坚决。

          “舅娘,你没听明白我说的话,我的意思是,边关苦寒之地众多,可以拨款嘛,还有可以办私塾啊,反正那些银子都是搜刮百姓的,免费读书,给堂哥多培养出一些有志之士,这不是好事吗?”宁巧音笑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听你说金山银山,那么多银子就算是开办私塾,拨救济款,也用不完啊。”她这些年在京城掌家,对于开支可是比宁巧音更加的精通明细。

          “舅娘还真是奇怪,还有嫌弃银子多的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