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为你束起三千青丝(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不了,本王也不打扰了,出来一日了,也该回去了。”轩辕宏炫起身,拒绝了轩辕宏铭,行了个礼,随后也出了皇宫。

          是夜,寂静的皇宫,皇帝的寝宫。

          “冽炎”轩辕宏铭慵懒的斜倚在榻上,冷声道。

          “属下在!”窗棂一角的暗影里突地传来一个声音。

          “查。”冷冷一个字,冽炎便心领神会,明白主子要查之人,要查之事。

          “属下领命。”一声领命后再无声息,黑影下再次变得无声无息,这轻功端的是来无影去无踪呀!

          轩辕宏铭斜依榻上,衣襟半敞,**出一片****的**肌,一看就知此人习过武**极好,呵~樱儿,敢惹怒我,就要有胆承受惹怒我的后果,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话说落影扶着爹爹出了宫,分别上了马车,丞相实在不放心落影,却终是什么也没说出口。两车像不同的方向驶去,刚走不远,落影才忆起自己似乎忘了一件事,坐在车内,掀起**窗幕帘,探出头去,朝身后那一片灯火辉煌的皇宫,用上内力喊了一句,“乌金,还没**儿够么,走了!”说完放下了帘子。

          **着乌云踏雪的骏马,林墨见落影突然掀起帘子**内力喊了一句,他迅速跟着回过头去,身后除了渐行渐远的皇宫,寂静无人的街道,什么也没有x。这乌金又是个什么东西,而且敢在皇宫****儿?只是他回过头来的一瞬间,一团乌金****球划过眼前,从**窗钻了进去。

          只听得**伶咚**声慵懒的道,“怎样?”

          回答她的却是一阵‘吱吱吱’声,再无其他。

          “不错嘛,下次还带你来如何?”落影听完,**亮的美眸微眯,笑的贼**,声音有了一丝笑意。

          ‘吱吱吱’,某只细**的声音,听撒很难过去也异常**。

          “不过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某只听落影如此说,瞬间耸**了脑袋,却闻落影又说“应该神不知鬼不觉的搅他个天翻地覆才对嘛,怎能只吃他几条世间罕见之鱼。以后那里就是你的游乐园,任你去折腾,主人我准了!”

          ‘吱吱吱’某只立马惊叫起来,**得不得了,连连蹭着落影的手背,还**了**她的皓腕,抬头眨着无比璀璨的琥珀大眼,朝着落影卖萌,落影受不了了,抱起来****了一口,乌金真被**的飘飘**仙,落影突然来了句,“一**子鱼腥味儿,下次处理**净了,要不然别粘着我。”说完就扔在了马车内一角。

          某**爬起身,无辜的眨着**汪汪的大眼睛,直‘呜呜~~’。

          (以上翻译如下:

          “**的怎么样?”

          “**的开心极啦,在御**园,吃了太后派专人饲养的鱼,那鱼你可不知道,世间罕有,这世上也就这么几条,现在都在我肚子里了。”

          “应该整死那只死狐狸,不能只吃他几条鱼。”

          “好x好x,我刚才看到皇宫里还藏了好多宝贝,好多人守卫,下次去就把它偷光光!当然,好东西还是要献给我的好主人滴。”

          “一**子鱼腥味臭**!嫌弃~~~”

          “主人怎么可以这样,乌金可是有好好用皇宫珍藏的琼******洗了澡的,虽然最后又将****给他倒了回去,你闻闻,别提多香了,这可是天曜国国宝。”

          翻译完毕)

          林墨满头黑线,到现在他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怪他听不懂**语。他没想到这三**姐不仅功夫了得,竟还能与xx流,他不知道的事,落影也就能和乌金这非**类一般的存在**流罢了。

          晟王**到了,林墨下了马,本想上前扶人下车,只见一身碧袍旋风般刮过他身边,再望去,人已经站在大**口了,怀中还抱着刚才一瞥的乌金一团,那是他从没见过的****,脸相似猫似鼠尾却似兔,他忘了,他不能将她当做平常人****姐看待,她可是连一个暗夜杀手团都可以灭的人。

          林墨在前面带路,落影眼睛随便一扫,王**内现在是全军戒备,十步一人,更有巡逻的士兵**巡查,尤其轩辕宏璃现在的寝院,更是戒备森严,更别说那些躲在暗处的影卫了。

          林墨上前为落影开了**,落影才迈进**,就愣住了,屋中央圆桌旁坐着一人,正品着茶,墨发高束,镶有墨**的应白束发冠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莹白的额,远山般的眉,碧湖般的眸,英**的鼻梁,那朱红的**,表情淡漠,温润如**,清丽*尘,好一个仙人之姿的美男子。

          此人不是沐子涵还有谁?试问,世间能有几人这般淡漠如**,超凡*俗,清丽无暇?这世间只有沐子涵才能这般,也唯有他。落影愣愣的看着他,他瘦了,那尖掉的下巴,那更加修**的**指。

          沐子涵听到声响,迅速地抬起头望去,面上依旧是一派淡漠,但是心里却不如脸上这般,他来了,来找她了,她还会不会认他,那一日匆匆一别,虽过去不到半月,却像是相隔数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叫他怎能安心xx眠,怎能安心食咽。他为她日渐消瘦,他为她束起了**发,他为她夜夜苦研解**,却终是无法,心力焦脆!

          如今终于得见,此刻心**的人儿就在眼前,那朝思暮想的脸,就在眼前,他多想冲上前搂住她,抱着她对她说想她,对她说,我一切都好,你呢?你可好,有否像我想着你这般想着我?有否按时吃饭,有没有被人欺负,有没有,有没有看见我这一头为你而束起的发,为你而停留的心,为你而守候的孤岛?你有没有看到,你眼前的只为你的我?

          可是为何?你却不上前?为何不唤我的名字?沐子涵站起身,那月牙白的**袍如月光流泻下来,欣**的身姿,如嫡仙般,负手而立,望着那清冷的眸,轻唤了一声,“影儿!”她看不见,在他身后,手早已紧握**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