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嫂子的遭遇(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网@超速更新@)

          虽然香菊的动作显得还是那么的生硬和不协调,但是那种女人原始的本能的体现,令魏阁留恋往返,他仿佛是定格在了那瞬间,抚摸香菊得手也有意识的停了下来,生怕打扰了香菊的那种生硬而又自然地情调。

          随着香菊的声‘嘤咛’,魏阁明显的看到了有晶莹剔透的水珠渗出,真是美不胜数犹如清晨的晨露般的清澈透明。

          魏阁下意识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男人,在兴奋的昂扬中仍然略有丝疼痛,他是真的很想很想现在就将香菊全部占为己有,但是,他又有了另份担心,这份担心应该是出自于他对香菊的那份眷恋,他害怕用今天这个受了伤的男人会给香菊造成不良的影响,显示不出他的无穷魅力。作为个妇产科医生,魏阁深深地知道,个男人给女人次的感觉的重要性,如果是次失败的融和,那将是今后无法挽回的阴影。

          正当魏阁思量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香菊已经是吟吟哧哧的钻到了魏阁的身上来了,魏阁浑身机灵了下,好像是有点害怕香菊这个样子似的。其实他是没有拿定主意该怎么办是好!

          看着怀中这个娇小可爱的小可人,魏阁狠了狠心,极力克制着自己的亢奋情绪,的轻轻拍了拍香菊的小屁股,说道:“香菊,你的功课做得很不错,就照这样继续坚持,不能间断的知道了么?”

          香菊已经陶醉在了种欢快战的幸福之中,被魏阁这么小盆冷水拨了下来,时间还真是有些回不过魂来,她紧紧楼主魏阁的脖子,颤声说道:“我……我想要!”

          魏阁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他项是以威猛善战著称的,可是……可是今天他确在个纯情无知的小乡妹面前丢了自己男人的尊严,是自己真的不行了吗?回答是否定的,应该说使他的心理现在已经很在意这个乡下小少妇了。

          “香菊,你先躺好了,我们先说会话好么?”魏阁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香菊是好了!

          香菊对魏阁的话向是言听计从的,这个时候她多多少少也从那梦境般的哧火燃烧中清醒过来点了,红扑扑的小脸上仍然挂着丝微笑,但是接着又调皮的弩了弩小嘴,就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魏阁也跟着香菊躺在了她的身边,还没等他将被子盖好,香菊的小手就如同小蛇般的赚到了他的两腿之间,轻轻的抓住了他的命根子……

          “还疼吗?”带着份关心,香菊如愿以偿的将他想要的东西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呵呵,有香菊给当然就会好多了。”魏阁不知道自己事干鼓励她,还是该阻止她,他不知道照这样下去自己还能挺多久……

          就这样,魏阁享受着香菊那只柔软的小手带来的阵阵麻酥的感觉,坚持着那让他难以忍受的煎熬,由于他确实是体力超支了,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眼光斜射进了这间温暖的小小出租屋内,魏阁使劲的伸了个懒腰转醒了过来,四周看,没有香菊的身影,赶紧起身厨房厕所找了圈也没有人,干什么去了呢?正当这个问号在魏阁的脑海里刚闪现的时候,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俊俏的小脑袋先从门缝中伸了进来,看见魏阁傻站在屋子的中当中,伸了伸舌头,满脸笑容的问道:“你醒了,咋不在多睡会咧?”

          魏阁看着推门进屋的香菊,手中端着都将和两颗油条,转身走进了厨房。他明白了,这是香菊给自己买早点去了。

          “你洗洗吧。”温柔的声音从厨房内传了出来。

          “哦,我马上就来。”魏阁低头看来眼仍然是赤身露体的自己,立即找到了内裤,先将自己的羞处遮挡了起来,穿上以后,又觉得不对,再次脱下,仔细的检查了下自己的男人,看看点没有红肿的现象,这才放心的又将内裤穿上。

          围着屋内四处转了圈,魏阁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镜子,他有个习惯就是自己喜欢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肌肉,要说魏阁的体型还真是不错,宽厚的肩膀体现了他雄性的特征,发达的胸肌增添了他无穷的魅力,清晰可见的小腹肌肉是他值得骄傲的资本。可是着屋内就是没有面可以让他欣赏自己的镜子,是他郁闷之极。明天定要给香菊买个大大的镜子回来,嘿嘿,还能用作娱乐的时候观赏之用!魏阁又想到了歪处……

          在魏阁洗漱的过程中,香菊已经将早饭为他准备好了,坐在了桌子前,看着并不算丰盛但是非常温馨的早餐,魏阁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之感。

          魏阁真的是饿了,他伸手接过香菊递过来的油条,三口两口的吃了起来,可口的都将滋润着他的喉咙,让他舒服的伸了伸脖子。就在二杆油条迟到了还剩下三分之的时候,魏阁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停止了那香甜的哫嚼,愣愣的看着香菊……

          “你……你怎么不吃?”魏阁不理解的问着。

          “哦,俺不习惯吃早点咧。”香菊显得非常轻松的回答着。

          魏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他知道香菊明显的是在说假话,他是怕费钱,所以只给魏阁买了早餐,而自己则宁可挨饿。没加思索,魏阁就将手中剩下的油条送到了香菊的小嘴前,命令的说道:“给我吃了它!”

          “俺……俺不饿咧,你……你快吃吧!”香菊左躲有扭着躲避着魏阁的手。

          “魏阁将脸沉,“怎么,你不听我的话了?”

          香菊憋红着小脸,“俺又没什么事情可做,你还要工作呢,还是你吃喽。”

          “让你吃你就吃,费什么话。”话出口,魏阁也感觉分量重了点。“哦,你现在是在治疗阶段,必须要有营养的保证。”

          香菊看了看魏阁那严肃的表情,估摸着他是真的生气了,就不敢再跟他犟嘴了,只好接过剩下的油条,吃了起来。

          魏阁端起剩下的豆浆,转身进了厨房,不会就端着热气腾腾的豆浆送到了香菊的眼前。香菊受宠若惊的看着魏阁,魏阁这是才笑呵呵的说道:“这就对了,乖,自己好好在家里等着我,今晚我有点应酬,可能要玩回来些时候,你自己别忘了做功课。”

          香菊听话的点了点头,“你有事就忙你的喽,不用管我的,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

          魏阁边穿着衣裳,边若有所思的问道:“香菊,对门那个嫂子你了解她了吗,千万别引狼入室呀!”

          香菊的眼神里充满了不理解,他是不理解魏阁那句‘引狼入室’的含义。魏阁看得出来他的疑惑,就解释着说道:“我就种担心,因为你刚来县城,对这里的人们不是十分了解,千万别受骗上当呀!”

          “哦,俺明白了,不过……不过……”香菊欲压。

          魏阁只手伸进了衣袖的半,就在那里等着香菊的下文,可香菊偏偏就没了下文,害得他伴着那个姿势等了半天。申好了袖子,“接着说呀,跟喂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魏阁像是不紧不慢地问着,其实内心十分着急。

          香菊见魏阁并没有急次白脸的的催促自己,稍加稳定了下情绪,解释说道:“嫂子……嫂子不让跟外人说咧。”

          魏阁心里又是气又是爱,气的是她竟然将自己当做外人,爱的是香菊的那种诚实的单纯,“难道我也是外人?”魏阁坏笑着问道。

          “你……你当然不是外人了,可……可……好吧,那俺就告诉你吧,你可不兴在跟外人讲咧!”香菊眨着那双可爱的大眼睛,“嫂子是个命苦的女人,她老公是个‘坏人’。”

          “坏人?”魏阁插嘴问着,在他理解只有违法犯罪的人才能称作是坏人。“她老公犯了什么法?”

          “哦,不是咧,不是那种‘坏人’咧,是那种‘坏人’咧!”香菊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能让魏阁明白。

          “别着急,你慢慢说。”魏阁看出香菊的心思。

          香菊想了想,接着说道:“就是那种不管家,不管自己女人死活,只是顾着自己痛快就行,随便大女人的那种坏男人咧!”

          魏阁‘哦’了声,没再打扰香菊。

          “嫂子说‘她老公基本上不怎么回家来住,整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可能……可能在外面还有野女人咧’。”说到这里,香菊突然停住,深深地低下了头,笑脸通红无比,不再言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