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龙亢逐云终有恨九(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七章:龙亢逐云终有恨九

          陈三从省城开会回来的第二天,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公开报道了中央领导变迁的消息′然陈三早于前几天就已经知道此事,但手里拿着报纸,仍然忍不住唏嘘慨叹,就算做官做到他家老爷子的地步又能如何,到头来仍然免不了衰老病死,万里长城今尤在,谁见当年秦始皇?嘿嘿,人生苦短,去日无多,抓紧时间,尽情享乐才是硬道理啊!

          这时一个警察进来报告说捉到了阮云清

          原来,自从李骁侥幸从家里逃之后,就再也没敢回h市,他先是去了黑龙江,在哪里的一个小饭店找了一份厨师的工作,干了一段时间,觉得这里也不安全,决定往南走←打电话和在h市农村避难的女朋友阮云清商量,阮云清也同意他的想法,两人约定在四川汇合结果阮云清在车站刚一现身,就被守候在那里的便衣识破了身份

          陈三色迷迷的盯着面前戴着手铐的女人,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粉红色的上衣,浅蓝色的休闲长裤,体态婀娜略显纤弱,与其她被抓进来的女人不同的是,她不但没有低着头,反而睁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与陈三对视着

          “你叫阮云清?”陈三棉表情的问道

          “不错,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女人毫不示弱

          “你认识李骁不?”陈三问

          “当然,他是我男朋友,咋的?”

          “你知道他现在是通辑的逃犯吗?”

          “知道,可他是他,我是我,现在的法律没有一人犯罪,株连九族说法吧?”阮云清冷笑着接着说道:“再说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登记结婚,有本事你们去抓李骁好了,难为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能耐?”

          “你!…”气得陈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心中暗想“好一副伶牙俐齿”奸笑着说道:“阮小姐说的没错,现在是高度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当然不会再有封建社会的刑律,不过你是他最亲近的人之一,你应该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了,你们做警察的都找不到他,我怎么能知道他在哪里?!!!”阮云清的话语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好,不知道,好,不知道,你可以不知道……”陈三面露狰狞一步步向阮云清逼近

          “你…你想干什么?”阮云清目光中的恐惧一闪既逝,她缓缓向后退去,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男人

          “干什么?这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陈三狂笑着,把阮云清一把搂在怀里

          “啊!”陈三突然一声痛叫,推开阮云清,原来胳膊被阮云清狠狠咬了一口,两排渗出鲜血的齿痕清晰可见,“她妈的,敢咬我!”陈三尤如一只被激怒的野兽一样猛扑过去,阮云清拼命的反抗着,却根本无济于事,被陈三拽住头发,左右开弓就是一顿大嘴巴阮云清惨叫几声,身子缓缓瘫软下来,昏了过去

          “的,老子就喜欢玩儿烈性的娘们,今天就看看你她妈的到底有多烈?”

          象拎小鸡子似的把女人的身子摔到老板台上,可怜手上戴着冰凉的手铐,昏迷不醒的阮云清被人家几下子就剥成了一只精赤条条的小白羊把女人两条的擗开扛在肩膀上,硬挺的:“我的局长大人,你可小心点,要是整不好……”说着“嗤嗤”笑了起来

          “啥玩意整不好?”陈三掐了一把一脸坏笑的付兵,说:“老子的武器先进着呢,受这点挫折根本不算事!哎?我说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幸灾乐祸呀?翱等武器彻底修复好之后,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看您说的,哪能呢?人家是看您恢复得好,这才高兴的嘛”付兵收起笑容,一脸正经的说着,同时倒了杯水递给陈局长

          陈三喝了一口,说:“小冰冰,明天一早你去趟省城”

          “干什么去?我们不是刚刚从省城回来吗?”付冰不解的看着男人

          “你去找那个给我算过卦的先生,看来不服高人不行艾人家算的真就应验了…听他的意思,我在一月之内若接近女色不但有血光之灾还有生命之忧,这血光之灾是发生了,但却远不至于危及生命,我是担心……今后是不是还有什么灾难?”

          付冰在旁边点头听着

          陈三接着说:“你向先生好好请教请教,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破解之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