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过了一會儿,雅媚也和其他女士一样被脱得一丝不挂。众人大跳**舞。雅媚看见有的男仕已经把粗硬的大yang具插到对手的**里了。但是她的体高比较矮,yin户的位置和舞伴的yang具高低差别悬殊,不能边舞边插。

          舞伴的yang具已经像铁棒般坚硬地顶在雅媚的小腹。此刻雅媚也恨不得那根火热的**儿立刻插入自己的身体里狂抽猛插,祗是实在羞欲主动启齿要求。好在那位男仕也很善解人意。他把雅媚的娇躯抱到沙发上,让她的臀部横在沙发边沿,之后跪在她前面,把她的大腿高高地举起来。先在雅媚光滑的耻部美美一吻,然后让粗硬的大yang具充实在湿润的小rou洞。

          雅媚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侵入自己的**,同时也目睹她老公在附近玩别人的太太,感觉上特别兴奋。她很快就**了,当那位男仕的yang具在她yin道里喷shejing液时,她浑身酥麻,比较平时和老公玩的时候,不知有几多倍的刺激。后来虽然陆续尝试过和许多男會员**,却再也比不上那次的激奋了。

          静宜和雅梅都有轻微的同性恋趋向,她们互相之间的私事无所不谈。所以从雅媚的口中,我又知道有关静宜第一次和老公之外的男人**的小故事。

          原来静宜在参加这个會所的活动之前,就已经和其他的男人有过**的经验了。而且是由他老公阿元一手所安排的好戏哩!静宜和她老公心理上有点儿不正常,他常常要藉助性幻想才能使自己的yang具坚硬。为了爱她的丈夫,也为了享受**的乐趣。静宜总是迁就他,从旁协助他,读一些有色情味道的小说给他听。好让他的yang具坚挺起来,插入她的yin道。但是,最使静宜难堪的事,是她老公时时要幻想她和另外的男人**,他才會兴奋起来。他告诉静宜,每当幻想到自己的太太和别的男人互相爱抚,就會开始兴奋。当幻想到自己太太的手儿捉住那男人又粗又长的yang具把玩,并把gui头带进她的迷人小洞,他就兴奋得一柱擎天。

          但是,静宜的老公并没有停留于幻想的阶段。为了增加真实感,他竟要求静宜和别的男人**给他观看。静宜起初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虽然她的内心也想尝试一下其他男人的yang具插入自己yin道里的滋味,但这始终是一件羞人的事。怎么能开口答应呢?静宜的老公并没有息心,他反复地再三哀求,并表示一定找一个完全没有性经验的男孩子来和她做对手戏。静宜经不起丈夫的纠缠,祗好勉强答应了。

          一个周末的下午,静宜的老公带她到澳门去玩。在码头上船后,突然介绍一个十五六岁的小青年给她,说是他的朋友,名字叫著阿伟,约好一起到澳门玩的。静宜觉得奇怪,在船上静静地问老公在搞什么鬼,她老公才告诉她这个小青年就是邀请来和她**的男人。静宜大力地扭了他一把,粉面羞得通红。但是仔细看看那个小青年,生得高大强健。唇红齿白,而且满脸纯品的样子,的确惹人喜欢。想到即将可以和他赤身**地**时,不禁yin户里痒丝丝的,yin水流湿了底裤。

          静宜的老公趁小青年走开的时候告诉她,这个小青年和他在游戏机中心相识,来往了一段时间之后,知道他为人纯品,没有性经验,并且对女性的诚殡en奇。所以约他来澳门一起玩。

          到达酒店的房间里之后,静宜的老公便迫不及待地在小青年面前摸他太太的**和yin户。那小青年害羞坐在一旁,静宜的老公便吩咐小青年过来脱他太太的衣服。小青年用颤动的双手脱下静宜的上衣,面对她的乳罩却无从下手。

          静宜的老公好笑地把他太太胸前的扣子解头,一对羊脂白玉般的**弹了出来。小青年看傻了双眼。

          静宜的老公叫他用手去抚摸,他才颤抖地把一对手掌放到静宜雪白细嫩的**上。静宜的老公随即教他怎样爱抚女人的**,怎样捻弄奶头**。

          静宜的nai子被小青年的双手一摸,早已全身血脉沸腾,老公这么一教,更加被摆弄得浑身轻飘飘的仿佛腾云驾雾一般。

          接著,静宜老公又叫出青年脱太太的裤子。当静宜的yin户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半透明的内裤里,已是看得小青年眼突突的了。在静宜含羞而扭动身体的时候。她的内裤却被老公扯下来。静宜的yin户。半开的yin唇清清楚楚地出现小青年的眼前。

          他把太太一丝不挂**抱到床上。吩咐小青年脱光身上的衣服。自己就跪在地上,扒开静宜的大腿,用嘴**她的yin户。小青年脱得祗剩一条内裤走过来,他的yang具已经硬立著,把内裤撑得像一座小山似的。

          静宜老公叫他上床坐在静宜身边。他捉住太太的双腿,让小青年看清楚她的yin户。他手震震地抚摸著那湿润的地方,爱不释手。突然望著静宜的老公低声问道﹕“我可以像你刚才那样,用嘴吻她吗?”

          “可以的!”静宜老公把他太太的双腿交给小青年握住,腾出双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小青年则捧著静宜两条雪白的嫩腿,把嘴唇贴在她的yin户上狂吸急吮,努力把自己的舌头伸向yin道的深处。

          静宜被老公之外的男人**yin户,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已经欲火高炽,她一手抓住床单,一手伸入小青年的内裤里,捉住粗硬的的**儿。

          静宜老公已经脱得精赤溜光。他的yang具已经膨涨发大,一柱擎天。他把太太的双腿从小青年的手中接过来。吩咐他把身上唯一的一条内裤也脱下来。接著就把粗硬的大yang具插入太太的yin道里频频抽送。可惜由于他太兴奋了,祗抽送了几十个出入。已经she精了,他把软下来的yang具从太太的yin道里抽出来,示意小青年接著继续玩。

          小青年马上震腾腾地趴到静宜身上。盲头苍蝇般的乱撞,不得其门而入。静宜祗好捉住他的yang具,把gui头对准她小rou洞的入口。

          小青年一经进入,马上肉紧地拥抱著静宜。把粗硬的大yang具尽量钻入她的**里。静宜觉得小青年的yang具比她老公粗长一些。正在享受这从未试过的充实,她老公却指导他一进一出的抽送。

          由于这是他的第一次,动了几动就she精了,一股浓热的jing液,射得静宜的子宫一阵酥麻。暖呼呼的jing液,充满了她的yin道。粗硬的大yang具却渐渐在里面萎缩软化。静宜正在兴致上头。情急之下,她翻身扑到小青年身上,把她的小嘴,咬住他的yin茎,用舌头在她gui头上舔舐。由于他年轻力壮。血气方刚,那**儿还没有软下去就恢复了坚硬。

          这次,静宜叫他不用紧张,让粗硬的大yang具在她yin道里慢慢地抽送。在静宜老公的指点下,小青年徐徐地把静宜玩了半个多钟头。倒是静宜兴奋得**迭起。真正享受到了如痴如醉。欲仙欲死的景界。

          这一夜,三个人总共玩了六次,小青年在静宜的yin道里射出四次,她老公也射出了两次。弄得静宜的yin道里外。大腿两侧,全是半透明jing液。

          但是,自从那次之后,静宜的老公不必再幻想了。祗要她回忆那一段性景,马上可以把粗硬的大yang具插入他太太静宜的yin道里了。

          另一次参加聚會,我被安排和玉芬过夜。同一间房还有杰青和静宜。玉芬很健谈,她涛涛不绝地向我讲起她们夫妇和程夫妇一起加入夫妇交换的过程。

          玉芬和她丈夫结婚三周年时,正男带她去泰国旅行。朋友们都笑他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他们认为既然携眷旅行,就不能去玩女人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在这次内容丰富的旅程里,不止正男可以在活色生香的女人堆里打滚,连他太太玉芬也享受了异国俊男带给她欲仙欲死的**哩!平时,玉芬就对正男的性行为是不加管束的。她认为祗要夫妻恩爱,丈夫享受她以外之女人的**,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为了回报爱妻对他宽宏大量,在未出门的时候,正男就已经有心让太太在这次旅途中,也尝尝和丈夫以外的男人造爱的滋味,不过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事先他并没有将意图告诉玉芬。

          到达清迈后,已经是黄昏时分,正男便带著太太入住一间他曾经宿过小小的酒店。这酒店的规模虽然不太大,但是装修得美伦美涣。而且十分整洁宁静。

          正男和太太在餐厅饱吃了一顿,没有再外出,就回到舒适的房间里了。他和太太入浴室鸳鸯戏水,冲洗一番,换上了睡衣,就一起到沙发上坐下来。

          正男见太太显露出倦意,便搂著她说道﹕“老婆,你是不是累了,我叫一个熟手的按摩师来替你做一做按摩,你一定會很舒服的!”

          玉芬正要出声阻止。正男已经拿起电话,叫服务台派一位男性按摩师过来。

          不到一个字的时间,有一位大约二十岁的泰青敲门进来。他不很高大,但生得唇红齿白,算得上一名英俊的男孩子。正男问太太是否满意这个泰青替她做按摩。玉芬ロヮ地说道﹕“既然已经叫来了,就让他试试吧!因为语言不通,泰青递过来一张卡纸。纸上印有普通按摩,人体按摩和全套按摩等三个选择。正男拿给太太看了一下,就指了指全套按摩一栏。泰青微笑地递上另一张纸和一支笔。正男接过来拿给太太一看,玉芬立刻脸都红了。原来那是服务项目的选择,其中甚至甚至包括用不用安全袋之类。

          正男把所有的服务项目都选择了。并指示泰青不必戴袋,但是第一次不要在yin道里she精。本来玉芬育下一个儿子之后,因为身体不适和再怀孕,已做了绝育手术。但是今晚正男想在泰青把太太服侍得如痴如醉最后阶段,亲自接力把太太推上另一个**,所以在程序上他安排泰青可以在太太的肛门里she精。

          那泰青看完了正男交还给他的纸,會意地笑了笑。便走到玉芬跟前,行了一个礼,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玉芬不习惯地举手推托。正男笑道﹕“太太,你放松一点吧!不必紧张,让他服侍你宽衣解带呀!”

          玉芬不再推拒,她闭著眼睛站起来,让泰青脱去她身上唯一的一件睡袍。一丝不挂地抱到床上。玉芬虽然接近四十岁了,但是仍然保养得很好,不仅皮光肉猾,而且身段也很匀称。泰青回头望著正男,指了指玉芬珠圆玉润的**,翘起了大拇指。接著也自己脱去身上的衣物,祗留下一条底裤。他跪在玉芬的身边,仔细地替她做按摩。

          正男坐在沙发上观看。他见到泰青按摩的技术很有一套,他先避开女人敏感部位,由额头开始推拿,接著让她俯卧按摩光滑背脊和丰满的臀部。然后让玉芬翻身仰卧,按摩手臂和双腿。特别把玉芬一对玲珑小脚儿揣在怀里仔细按摩。

          玉芬的倦意早已烟消云散,此刻祗觉得阵阵的酥麻和舒适从泰青双手接触她身体的部位传来。她的嫩脚隔著薄纱的底裤接触到泰青的yang具,她已经向往他會把粗硬的大yang具塞入湿润的yin道里。但是泰青还未开始这样做。他捧起她的脚儿,用唇舌吮舔她每一个脚趾缝。玉芬的心几乎要跳出来,她忍受著欲念的煎熬,也享受著殷勤的服侍。

          泰青放下玉芬的脚儿,双手沿著她浑圆的小腿。白嫩的大腿往上抚摸,先不理芳草的耻部,祗把一对羊脂白玉般的**捏在手里摸玩捏弄,还用唇舌戏弄奶头。玉芬平时也享受过她老公这种讨好的造爱前奏。但是,现在由一个陌生的俊男在她**上实施,那种感受又特别肉紧。她双腿颤动著,一颗心简直要跳出胸腔。一股**从她的rou洞里渗出小yin唇,润湿了洁白的床单。

          泰青把玉芬的**移到床沿,他跪在地上,托著玉芬两条雪白细嫩的大腿,把嘴巴贴在她的yin户上**。玉芬兴奋极了。大量的**从她的yin道里涌出。泰青吞吃著玉芬的**,一會儿把舌头伸入她的rou洞,一會儿舔舐她的阴核,甚至钻到她的臀洞**。

          正在玉芬万分需要粗硬的大yang具来填塞她的yin道时。泰青终于站立起来,脱下他身上仅余的一件底裤。把一根粗硬的**儿挺入她湿润的小rou洞。玉芬感觉无比的充实,她放软了身子,任泰青捉住她的脚儿,扶著双腿,把粗硬的大yang具在她的yin道横冲直撞深入浅出。玉芬被玩得**迭起,嘴里忍不住高声呻叫起来。

          泰青又改变了姿势,她让玉芬伏在床沿,先把粗硬的大yang具从后面插进正男**的yin道里抽送了一會儿,然后拔出来,缓缓挤进她的臀眼。当他粗硬的大yang具整条进入她的腔道,便抱起玉芬的**坐在床沿,分开著两条嫩腿,大开中门,等正男来加入。

          正男也领悟泰青的用意,他迅速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快步上前,把粗硬的大yang具插入她太太的yin道里频频抽送。

          正男刚才虽然端坐在沙发上观看,但是他早已兴奋得**儿坚硬似铁。他亲眼见到别的男人把粗硬的大yang具往自己老婆的yin道里抽**插,不但不會产生愤怒的心里,反而感到十分刺激。

          因为平时他太太宽宏大量,他觉得也应该给予一些报效。这时,玉芬温软的yin道包裹著他的gui头,他很快就冲动到极点。他快速地抽送了几下,一股浓热的jing液急促地喷入她太太yin道的深处。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里,泰青的gui头也在玉芬的屁眼里she精。正男很清楚地感觉到插在他太太**里的另一根**儿在跳动。

          正男躺在床上休息时,泰青把玉芬抱入浴室洗得乾乾净净,然后抱回床上,才告辞离开了。正男亲热地搂著太太交颈而眠。

          一直睡到次日中午。玉芬醒来,无所事事,就捉住正男的yang具摸玩。正男的yang具被她软绵绵的手儿一摸,立即变粗变硬。玉芬轻轻抚弄gui头,却把正男弄醒了。正男睁开双眼,见玉芬含情脉脉地望著他,便翻身趴到她身上,把粗硬的大yang具塞进她的yin道。

          玉芬亲热地吻了他一下,说道﹕“老公,我们既然出来玩,你就不要老是记住弄我啦!你也可以叫一个女按摩师来试试,让我见识一下她们是怎样服侍你。以及观赏你玩其他女人时,是怎样子呀!”

          正男笑道﹕“也好!不够我想把昨晚的泰青也一齐叫来,我们各有各玩,一边玩,一边可以看别人玩呀!”

          玉芬道﹕“已经中午了,我们先吃饭,下午先叫泰妹来替你做按摩,晚上才叫泰青来一齐玩,好不好呢?”

          正男道﹕“好哇!就这样决定吧!”

          晚饭过后,正男召来一名**按摩女郎,她是个年龄还不到二十岁的泰妹。脸儿圆圆,眼儿大大,样子很甜美。她并不在意玉芬在场,进门后就不慌不忙地先到浴缸放满了一缸清水。出来后在正男夫妇面前脱个赫滒蕖接著也把正男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拉著他到浴缸里鸳鸯戏水。

          冲凉之际,泰妹已经玩出花招,先把正男的yang具翻洗,然后口含热水,将正男的gui头衔入嘴里。搞得正男异常兴奋,险些儿就在她嘴里爆浆。幸而泰妹祗和他的小弟弟亲吻片刻,来一个见面礼。就招呼正男开始做人体按摩。

          这里的浴室备有用来做**按摩的浮床,泰妹让正男躺到浮床上。再弄好多香泡在身上,接著用她玲珑浮凸的**按摩正男身体各部位。她一會儿用坚挺的**拂扫,一會儿用黑毛拥簇的耻部刷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