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更新(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罪恶都市·女警炼狱澳门篇第01章神秘u盘

          澳门位于中国东南沿海的珠江三角洲西侧,由澳门半岛、氹仔岛、路环岛和路氹城四部分组成,在总面积共328平方公里生活了50余万人,这也使澳门成为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澳门北与广东省的珠海市拱北连接;西与同属珠海市的湾仔和横琴对望。东面则与另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相距60公里,中间以珠江口相隔。澳门是“世界四大赌城”之一。其著名的纺织品、玩具、旅游业、酒店和娱乐场使得澳门长盛不衰。因此,澳门也是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其纸醉金迷和奢华程度达到了难以想像的程度。

          不夜城是澳门一家老字号的大赌场,其资产亦属于澳门那位大名鼎鼎的赌王,不夜城包含了购物中心赌场球幕电影等可谓是日进斗金,在一般人所处的财场当然只是平民化的,而真正的大赌客有专门的秘密赌场供他们销金,不夜城对这些赌客的身份都是保密的,有些人的身份特殊用来赌搏的钱往往也见不得见,除了安排他们豪赌还有澳门的一级美女陪他们过夜,如果赌客是女的也有英俊的壮男相陪,住的也是五星级宾馆可谓最极品的享受。但是怕谓福兮祸所倚,这些出手豪阔的赌客们将不属于他们的巨额财富消耗一空时就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好好考虑了。

          这一日不夜城又迎来了热闹的一晚迎来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客和顾客,守在门口的门卫程四依旧如往常一样忠于职守的盯着每一位进入他身旁大门的人,就在此时一辆法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了不夜城的门口,车门微开首先落在地面的是一只穿着只棕色细高跟皮靴的纤足,程四不禁眼前一亮,这靴子是迪奥牌的在威尼斯人的大运河购物中心至少要卖15000澳门币,而接下来靴子的主人完全探出身子。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头上戴一顶红色的礼帽黑色的宽边墨镜遮住俏脸大半,但单是露出的洁白的额头和面颊加上那殷红的樱桃小口已经可以肯定此女是一个美人坯子,上身穿一件绸缎刺绣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精美的围巾,腰间则是金属色的皮带,优雅的黑色窄短裙配上邪恶的黑色丝袜而她修长的双腿上紧紧裹着双过膝长靴充满华丽与贵气,2way的高筒皮带金扣靴加上模特般的美腿,整体装扮充满性感又成熟的风貌勾勒出一具人间的尤物。

          程四也算阅女无数但一看到这冷艳女郎竟顿感呼吸急促浑身发热,他努力定了定神把门一拉,那冷艳女郎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径直走入不夜城的大厅之中。

          怪怪,这小娘们看起来很有来头啊,不知是那个大人物包养的情妇,但她怎么只有一个人来这里呢?是赌钱还是购物?嘿嘿,也可能就是个高级妓女跑来这里卖身陪客人睡觉的。不对,这小娘们走路的姿势双腿并得很拢,一个常陪男人睡觉的女人不会用这样姿势走路的,那她到底是干什么的?唉,自己这样的人想要干这样的女人注定只是白日梦罢了,程四自嘲般想着。

          冷艳女郎一路走过摆着不少精美装饰的大堂对周围男子的色眯眯和女子们嫉妒的眼神视而不见,她按开了电梯门用细长晶莹且染着红色指甲油的玉指轻轻一点quot;21quot;处,电梯门飞快得关上直向上升去。

          很快电梯停在了21楼层,电梯门一开冷艳女郎便走出电梯门向左侧走去,走了二十多米后迎面出现了一扇宽大的木门,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肩宽背厚的大汉。

          “小姐,请问你-----”一个大汉刚一开口,那女郎从挎包中拿出一张卡片交到他的手中,大汉一惊忙从腰间掏出一部仪器将卡片在一面一按,仪器发出“嘟”的一声。

          “原来是徐小姐,太好了,金先生在里面等了你很久了”大汉脸上露出谀媚的笑容,双眼还是直勾勾看了看女郎胸前高高鼓起的双乳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女郎微微点了点头,此时从旁边走廊走过几个打扮颇为暴露花枝招展的年轻女郎,但看她们走路的步伐双腿叉得很开,显然是不夜城雇佣的小姐,平日也不知陪客人睡过多少次了。

          女郎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鄙夷之色,虽然墨镜遮住了她的双眼但其中一个穿红色礼服的小姐还是凭女性的本能感到了对方的不屑的态度不禁心中恼怒朝着她瞪了一眼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都是出来卖的吗?装什么装?”

          女郎却不再看那小姐一回身走向木门,那大汉则恭敬的帮她开门同时朝着那几个小姐喝道:“快滚,你们这几个臭婊子还不快去招呼客人!”

          那红衣小姐名叫陈芳,在不夜城也算是个红牌却被这般当面羞辱实在是恼怒异常,但她也知道这几个大汉是本地一霸金胖子的手下,他们对这女郎如此恭敬可见她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又岂是她能得罪的?

          哼,不要落在我手里,否则早晚要你好看,陈芳满肚子火无处发泄唯有和几个小姐一起快步离开去接待她们的客人。

          女郎信步走入木门后迎面出现的是一张十人坐的大圆台面,白色的桌布上准备着两副碗筷,而圆台面对面坐着一个肥硕的五十多岁的胖子,一身高档西装显然甚是富态,正是澳门当地黑道一霸金胖子。

          “啊,阁下就是徐娜娜徐小姐吧,程先生曾跟我提起过你,想不到程先生这里么信任你会派你来我这里拿取这件关系自己身家性命的东西”金胖子一脸堆笑道。

          “金先生,娜娜也久仰您的大名了,我和老程其实也谈不上信任不信任的,我能从他那里获取足够的好处自然不希望老程出事,这东西可确是能够保住他性命的,我这次可是带了足够的钱来换那样东西的,这些钱是金先生替老程保管那件东西多年的保管费,老程这次还特意多加了五成”那冷艳女郎徐娜娜开口道,声音透着一股清越之意,她也不客气将椅子一拉坐下,将头上的礼帽摘下露出里面盘在脑后用用精致的发网罩住,晶莹剔透、吹弹可破,内敛中带着一丝英气,细长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下睁着一双迷人的凤目,眼皮上打着淡淡的眼影,高高的鼻梁下面,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整齐洁白的牙齿。

          这般绝世的美人实在是让金胖子看得几乎把持不住有种想要冲上去剥光这人间尤物衣裤把她扔在桌上尽情大干的冲动,但他还是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欲火笑道:“这个事不急,娜娜小姐远道来澳门,我当然要好好招待你吃上一顿,请尝尝我们不夜城的招牌菜美国长脚蟹冻蟹还有极品火锅,来啊”金胖子双手一拍,一从的侍从从旁边端出两个盘子,只见上面是被肢解的一只已经享熟的美国长脚蟹,红色的蟹壳已经打开露出里面白嫩的蟹肉。

          而另一个盘子里放着的则是几只冒着冷气的大蟹,徐娜娜往位子上一坐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长脚蟹的蟹肉品尝起来。

          “嗯,好,果然是一流的手艺,我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蟹肉”徐娜娜点头赞赏道,接着又夹起一块冻蟹的蟹肉品尝起来。

          “咦,这蟹肉的味道好奇特啊,我从没吃过这种口味的蟹肉,这是怎么做的?”

          徐娜娜嚼着口中的蟹肉惊异道。

          “哈哈,这冻蟹是我们这里特色,是把活蟹在活的时候突然放入冰中冻死然后再将死蟹迅速蒸熟,这样的口味自然不同于蟹在活的时候被蒸熟,但要烧到什么火侯可是都有讲究的”金胖子颇有得色道。

          “澳门真是好地方,吃的好住的也好,冬暖夏凉气候也好,你们澳门人好像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那像我们大陆人整天忙的要命,也不知整天在忙些什么,老程为了挣那些钱也是整天担惊受怕,连带着我也过得不塌实啊”徐娜娜一边吃着蟹肉一边感叹道。

          “哈哈哈,这也是托大陆的政策好我们澳门人日子过得也好,不过娜娜小姐要是真的喜欢住在澳门那我还是有办法帮你办张永久居民证的,到时候保证你天天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你看怎么样啊”金胖子明显带着诱惑对方留下的意思色眯眯道。

          “这-----金窝银窝终究比不上自己家里的狗窝,迁居澳门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说正事,那件东西金先生带来了吗?”

          徐娜娜吃了几块蟹肉后似乎已经饱了又提起了金胖子手中替老程保管的东西。

          “好吧,来人啊,把东西拿出来让娜娜小姐检查一下吧”金胖子一拍手,一名大汉提过一个手提箱,金胖子从裤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金属色的u盘放在圆桌面上然后一转,将圆桌转至徐娜娜身前。

          徐娜娜拿起u盘从挎包里取出一个小型手提电脑接通电源,然后将u盘按入电盘接口,十只玉指在键盘上飞快弹动着双眼则紧盯着电脑荧幕,过了片刻后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将手提电脑合上道:“不错,这正是老程寄放在金先生这里的东西,这张5000万的支票是他答谢金先生的。”

          说罢徐娜娜从挎包里取出一张支票放在圆桌面上转至金胖子跟前。

          金胖子拿起支票看了一眼哈哈大笑道:“老程就是老程,果然出手够阔,其实有了这东西他这次保证能没事,估计过不了多久他又要带着你这位大功臣重新过顾这里了,到时我会好好招待二位,今天时候还早,娜娜小姐不如在不夜城好好玩几把,来这里不赌可不像话啊。”

          “金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今天我很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对不住金先生了”徐娜娜一脸歉意道。

          “好吧,那我就不勉强娜娜小姐了,送客,娜娜小姐在澳门有什么需要尽管找金某人就行了”金胖子有些遗憾的样子道。

          “金先生太客气了,那娜娜就先告退了,拜拜”徐娜娜嫣然一笑起身,门旁的大汉忙帮她把门打开任由她离开。

          直到徐娜娜的高跟靴撞击地面的“踏踏”声远去后,金胖子脸上的笑意突然一收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道:“马上把这婊子给我活捉,我一定要活的,妈的,想从我口里拿走这肥肉想都别想。”

          徐娜娜挎着挎包顺着走廊向电梯走去,但走到离电梯还有几米处的女厕所边站住然后信手推门走了进去,此时走廊拐角处两名黑衣大汉转了出来手中还拿着电棍。

          “怎么办,这婊子进厕所了,我们----”一个大汉有点迟疑道。

          “管他的,马上所人抓出来,反正这层楼的所有闲人都被禁止进入了,厕所里除了她跟本没有其他人”另一个大汉急道。

          两条大汉轻轻推开厕所门进去,充满香气的高级厕所里面有四间关着的门,一个大汉弯下腰朝下看,只见靠最左一个马桶下露出一双棕色的细高跟长靴,在这里了!

          大汉站起身朝另一个大汉使了个眼色,二人走到门前其中一人一脚狠狠踏在门上,就在他们正想欣赏绝色美人坐在马桶上如厕受惊的刺激景像时,眼前的马桶上竟空无一人,而一双金扣长靴正放在马桶下面。

          这在两个大汉一呆之即,旁边的门突然弹开,一条裹着黑色丝袜的玉腿狠狠踢在一个大汉的后脑上。

          “啊----”那大汉惨叫一声直摔下狗吃屎,脑袋竟直插入马桶之中,而另一个大汉反应也快抡起电棍直砸向仍未缩回的丝袜玉腿,电棍上已经闪击蓝色的火花。

          但那条黑丝玉腿却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一扭正踢在那大汉的面门上,大汉只感鼻梁一阵剧痛,在剧痛的瞬间居然隐隐还闻到那精致的黑丝玉足足底那一丝浓郁的足香!

          徐娜娜苗条的身影闪电般从旁边厕所门转出同时三记手刀狠狠击在大汉的颈部,高过她半个头的大汉竟当场翻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脖子舌头突出说不出话来。

          “妈的,你个臭婊子,我-----”那后脑挨了一脚一头撞进马桶的大汉刚满脸是水的爬起来转过身迎面迎来的却是一枝电棍直插入他的口中。

          “唔唔唔----”强烈的电击把那大汉电得两眼翻白口角口水狂流简直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女郎扯回电棍对准他的太阳穴又是狠狠一击,那大汉就算再强壮也吃不消这连环重击一仰身坐倒在马桶里晕死过去。

          另一条大汉努力想从地上爬起来但随即一只纤美的丝袜脚的足踝狠狠踏在他的后脑上,他只感眼前一黑脑袋像是要裂开一样,接着就完全丧失了意识。

          “呼”女郎长出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电棍往地上一抛,果然不出她所料,这胖子果然动手了,这u盘在这贪财如命的家伙手中一直保存着是因为其中的文件若不用密码打开只要一次错误的密码输入就会导致潜藏在其中的蠕虫病毒一次性将文件完全毁掉,这样一来金胖子就再也无法知道文件中的秘密了,而如今她用密码打开了文件金胖子自然要活捉自己以获得打开文件的密码,毕竟这文件中东西的价值可是远远不是区区5000万能比的。

          “老四,逮住那婊子了吗?可别把她弄伤了,金爷要她派大用场,老四,喂,你怎么不说话啊”倒在地上的大汉耳边的微型对讲机讲来一阵广东腔的声音。

          真麻烦,女郎秀眉一皱从马桶边拾起自己的一只金扣长靴用靴跟对准步话机轮轮一砸,“咔”的一声步话机便被砸碎了。

          女郎快速从挎包里取出微型手提电脑,将u盘中的文件迅速复制了一份存在她随身带的u盘之中,然后撩起短裙从大腿根部将黑色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肤。

          修长而又白晰的大腿,被光滑柔嫩,薄如蝉翼的黑色薄丝长筒丝袜紧紧包住,细滑如丝的小腿曲线无法掩饰地柔美。慢慢地长袜一路顺着美丽的脚踝褪下去,那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它们构成的姿态和曲线。

          黑色丝袜包着鼓鼓的脚背,反射出微弱而奇妙的光泽,挺拔的小腿和小巧玲珑的踝骨线条明快,轻盈俊朗,脚踝后部跟腱两侧自然形成的凹陷十分柔美妩媚,散发着含蓄的性感意味,足踝处绑着一根细长的尼龙绳。

          女郎将u盘紧紧绑在足踝处的尼龙细绳子上,再将黑丝长袜重新套回玉腿,再将一双金扣长靴也重新穿上,之后她轻手轻脚打开厕所门离开了-----五六分钟后厕所门被一脚重重踢开,七八条彪形大汉直涌入其中,为首一条大汉一看地上和马桶上昏倒的两条大汉便知大事不妙,他拿起步话机大声道:“金爷,出事了,阿四和斌仔被打晕了,那婊子不见了,她那辆车我们一直都看着,可是她好像没再回不夜城的停车场开车。”

          “,这点事也办不好,连个娘们都逮不住,快给我追,她那辆车那么显眼要想跑路还会开那辆车才怪了,你们把澳门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她抓回来,澳门屁大的地方我就不信她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抓不到她你们就别回来见我”金胖子气得把步话机狠狠扔在地上。

          真是可恶,这小娘们看起来娇滴滴的,怎么居然有本事把阿四斌仔两个都打晕,他们两个都是打地下拳击的出身,他们的身手自己可是很清楚的,要说仔细想想这个徐娜娜虽然和以前照片上看上去长得很像,但似乎身上更透着股英武之气而少了昔日照片上的淫秽之态,莫非她-----澳门一处停车场外,一个身材娇小的穿着一身黑色蕾丝晚宴裙的妙龄少女正在焦急等待着,她穿着双黑色漆皮抓皱长靴紧紧裹住小腿,紧致又修长的双腿,与黑色蕾丝晚宴裙组合在一起充满时尚性感的气息。穿着长靴的纤足在在水泥地上不停转动着,此时一辆出租车从转角处开过来,出租车开到停车场旁停下,一个美艳女郎打开后座车门直向少女奔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