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一章"第一百七十一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着一起推,一起拽,三个人闹得就像逼良为娼似的,看得我和玫瑰,还有在旁拍照的小芳都忍不住发笑。最后,小菲半推半就,按照晓斌的意愿扶着玻璃窗,撅起了屁股。她的裤子和内裤已经滑落到了膝弯处,为了不再继续下滑,她又一次把双腿叉开了。晓斌没解裤子,而是拉开裤链,掏出已然坚挺的鸡巴,使劲撸了几个来回,就往小菲的下体刺去,而且是不顾小菲的感受,一下子就全插了进去。幸好小菲的骚穴已经被晓斌玩得湿答答了,要不然这一下子可够她受的。徐鹏也把家伙掏了出来。手淫着,在旁边观战。他那根家伙还没一点儿起色,不过他这个人有项特技,喝了酒硬得快,因此手淫的效果十分显著。小芳不仅拿着自己的手机,把小菲的手机也拿了起来,一手一个,宛似热辣彪悍的西部女牛仔,咔咔咔咔的,双手连续大拍特拍。她像是非常喜欢拍这种照片,脸上洋溢着充满热情和兴奋的笑容,浑然忘我,乐在其中。而我没有上前凑热闹,因为玫瑰就在我身边,她依偎在我的怀抱中,让我舍不得放手。晓斌狠狠冲撞着,深深突刺着。这种惊险刺激的性爱不可能悠哉游哉地慢慢品尝,只有用粗野的方式才能释放出心中的疯狂,晓斌清楚这个道理,小菲更明白不过,所以小菲并没有去求晓斌轻一点儿,或者慢一点儿。她睛忍耐,也许也在睛享受,她不敢高声叫闹,只是在被弄得舒服和不舒服时,才会压低声音呻吟几声,骚笑几下。这回你不光能说和蔡国庆吃过饭,给蔡国庆摸过奶子,还能说给蔡国庆搞过了。徐鹏低身去看小菲的表情,又说:要是发到网上去,准保你能轰动全国,成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去你的吧!小菲伸手去打。好了,别理他。晓斌笑着拍了拍小菲的屁股,一边赏夜景一边做,多爽啊,好好享受吧。我刚才也和玫瑰这么说,她不干。我说。我才不干呢!我忍不住也把鸡巴掏出来了,玫瑰非常识趣,主动伸手握住,帮我慢慢手淫起来。她那纤细灵巧的手指掠过鸡巴,在我心中燃起一片熊熊大火。伴随着晓斌疾速冲刺,伴随着小菲一连串儿压抑着的尖叫,晓斌畅快地射出来了。我看看时间,整个过程还不到十分钟。在公共场所做这种事本来就是与时间赛跑,早一点儿完事,就少一点儿风险,所以也没必要嘲笑他。晓斌刚抽身,徐鹏立刻接过位置,插进去就肏起来。他弄得异常凶狠,咬牙切齿的,一副把老命都拼上的架势,不仅肏,还去蹂躏小菲的阴蒂。小菲被弄得哎哎呀呀的又笑又叫,几次想逃出魔掌,却都没能成功。小芳拍累了,坐到椅子上,叉起西瓜吃着。你喜欢拍是吧?我问。嗯,拍比做有意思多了。那回去你拿我那个摄像机再拍,比手机高清多了。说完,想起摄影机,我深感遗憾,摄影机放在玫瑰家了,要是随身带着,那我就能把这场惊险刺激的性爱盛宴记录下来了。好啊,晚上我来当摄像师。我正和小芳探讨着拍摄的经验,摆什么体位,从什么角度,各自都怎样拍过,说得兴致盎然,徐鹏却嘶吼着完事了。他比晓斌快多了,只用了五分钟左右,而且还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别聊了,该你了。玫瑰笑嘻嘻地推我。我心知肚明,我恐怕比徐鹏强不到哪儿去,经过玫瑰一通手淫,我的鸡巴明显比刚掏出来时更粗硬,但也更敏感脆弱了,应该也坚持不了太久。幸好,这场性爱根本不需要忍耐和持久,只要以最狂暴、最狂放的行动发泄出来,得到在其他地方,用其他形式都无法获取的刺激和快乐就够了。见我上前,小菲忙提着裤子直起身来,边躲边撒娇,哎呀峰哥,你让人家喘口气儿,刚吃饱就干这种事,趴着真憋得慌!说着,她拍着胸脯连喘带嘘。快来吧,马上就完事了,你不是喜欢连续不断,给人轮奸嘛?我淫笑着捉住步履困难的小菲,强硬地将她又摆回俯身撅臀的姿态,只有这种姿态才能叫人品味到侵犯女人的激情。我狠狠塞入鸡巴,也像徐鹏那样拼命地抽刺。我没去玩弄小菲的阴蒂,而是把持着她的腰胯,因为这样更容易发力,刺得也更深。小菲强忍着,她的反应仍然比被晓斌和徐鹏奸淫时大,这让我倍感骄傲,浑身上下充满如火如荼的力量。有了晓斌和徐鹏射入的精液,小菲的阴壁变得滑腻无比,因此几乎丧失了该有阻力,我的粗状鸡巴进出都非常顺畅,一点儿不费力气,结果对她的花心的冲撞就显得更为沉重猛烈了。哎呀,我肏!啊~~,峰哥,你够狠哪!小菲咬牙叫着。因为玻璃反光,那片美丽的夜景中映着她有些扭曲,已经不再美丽的脸。不美,反而更能刺激破坏欲!我奋不顾身地冲撞,小菲被弄先后摇晃,嘶声力竭,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她甩起长发,回头望向我,峰哥,嗯嗯~,让我歇会儿吧,啊啊啊啊~~,嗯~~,呀呀呀~~,流了流了!我以为是小菲流淫水了,停下看看,没想到不是,而是晓斌和徐鹏的精液随着我的鸡巴出来了,正顺着她的双腿内侧向下流淌,还有一些已经滴落到了她的内裤上。等我擦擦。擦什么,流就流吧。为了不沾上污渍,我把裤子解开,往下褪了一些,这样才够味道!说着,我又一捅而入,继续猛冲狠顶起来。小菲叫小芳帮她擦,小芳却给徐鹏拦腰抱姿。我一次次突击小菲的花心,弄得她再也顾不上滴流的精液。第一次在酒楼的包间里搞女人,那份奇特,那份惊险都令我的心前所未有的激荡,我感觉我真的疯狂了。徐鹏拥着小芳凑上前,笑问小菲,够刺激吧?爽不爽?小菲难以言语,只是噢噢呀呀的叫,然而她那在艰难中依然绽放的笑容表明了她其实也乐在其中,非常享受新奇的性爱,以及我所带给她的刺激。不知道什么时候玫瑰坐到晓斌怀里了。玫瑰也举起手机与晓斌合影,看两人摆着一个又一个亲热的姿势,我忍不住一笑。这一笑,弄得我的气息乱了,下体一阵骚动,成了强弩之末。为了最激动人心的那最后的美妙瞬间,我疯了似的死命冲刺,然后伴随着汹涌而出的情绪,煎熬了一整天的已经滚烫无比的精液狂烈四射。小菲受不了我的冲刺和我的精液,也难以自抑地颤抖着娇躯大肆宣泄出来。宣泄过后的她,宛如一团融雪,变得虚弱无力。我也差不多,感觉天地间光芒一片,脚下一个不稳,险些被椅子绊倒在地。一场食与色的欢宴结束,窗外景色依旧,包间里剩下的只有我们这些淫男浪女的欢笑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