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汇报(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其实,对于培训室里的人来说,那首歌曲是爱情买卖还是**买卖其实都不重要。

          但是,这些信息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关注起来,不止是,在这个手机里,有着太多他们不知道的东西,还有这些所不知道的东西背后的那层意味。

          不管是一款手机还是其它的电子设备,在设计中想要做到可以摇控自毁,其实理论上来说并不难,无论是控制机械应力自毁还是电子应力自毁,都有着许多方案可以供设计师选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那个四号机为代表的作品技术水平低,而是他们至少没有想到可以实现的方式。

          是的,自毁动作,作为自毁的那一步骤中最关键的一环,是不得不令那些泡在科学里面的人们引起重视这种重视是基于对那个东西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一个实验基地,其实本来是属于科工委的,在前些年的改制下,划入了总装备部,一直都从事于新设备,新装备的实验,定型,对于民用的领域,确实很少涉猎,但是,在紧急立项破解这款从未有人听说也从未面世的手机,几乎整个中心的技术人员都动了起来,当面纱一点点揭开,更让每个人的重视更多一些,而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种技术的实用性。

          一个设定过的程序,一个没有人知道用什么方式在那个电路上达到这个目的的技术,就足以令人钻研,当排除掉机械应力这方面的破坏后,这种震憾更令人惊讶不已;这个小东西的电子线路的测绘及逆推是经过好几个国家级权威专家进行的,根本就没有人发现有这样一个功能的电路,否则早就作了防备,而现在,即便知道这个事情。也不知道该如何防备,因为实在不知道那个过电压是从哪里来的。

          正当培训室里众人还在交头接耳讨论着这不可思议的事情时,敲门声响起,随后,门外突然响起一声很清亮的声音。

          “报告!”

          一般来说,在这样的会议上,是不可以有任何人打扰的,实验基地的安保条例足以让这一切完美的执行。

          那么,能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还可以光明正大的喊报道的。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很快陈功便想通了这一点,并且作出了回应:“进来!”

          一个一身军装的士兵正步走了进来,然后敬了个礼,对着陈功说道:“报告,刚刚确认,四号机已经被损毁。”

          “嗯,”陈功点了点头,面色不改地问道:“损毁前四号机有没有开机?”

          “没有。四号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不过电池并没有拆下来,后来,也是因为这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才去检查,结果就发现已经被损毁了。”

          “好,回去你让他们做个报告出来,”陈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道。看个那个士兵走出了培训室关好门后,才又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刚才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有什么看法?”

          对四号机的监控让所有人都明白。这款手机,所谓的关机,就是除了时钟,闹铃及cpu一小部在工作之外,别的部分不再工作,也就意味着不会发送也不能接收任何信号。当然,这是通过以电压电流之类的电子动态监控而得出的结论,而通过电池输出的电流也恰好可以证实这一点。

          但是,现在,这个结论被打破了,三号机一直在关机,但是,就是在刚才的那个时间里,同样被自毁了。

          陈功有他的想法,哪怕只是刚刚一刹那,他的脑海中也闪现过那么一个念头:如果把那个手机的电池也给切断了,它还能不能自毁?

          当然,那个念头只是这么一闪,任谁也知道,没有任何能源的手机,绝不可能自毁,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手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源去做这样的实验。

          看着台下还在不断讨论,而且说话声音越来越大的研究人员们,陈功心中突然一震,他猛地一跺脚,然后似是作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般,不顾一切快步向门口走去,快拉开门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组织一个会议,于是又扔下了句话:“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你们讨论之后马上做一个详细的报告出来,回来我要看到那个报告。”说完拉开门,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在基层做了那么多年的事情,陈功很明白每个下达下来的任务的背后意义,只有这样,才能知道任务的关键性,从而能够体达上意,做事才会有明确的方向。

          研究一款市场上还未出现的手机,并不是一个军工单位所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如果抽丝剥茧,不难知道上面的意图。

          这是一款完全不同于任何一款通信器材的手机,它没有使用任何一个常见的通信协议,它传送的信号确实截取过,但是,破确工作却没有进展,对于它的压缩,解压,加密方式,这些都还是个迷,甚至有人认为,它根本就不是使用二进制机械码,就连它使用的波段,通讯的电波长,本是用最基本的扫频仪就应该可以扫出来的,但是,监控了两天,也没有任何实际性的进展。

          如果仅是这样,倒也还能说得过去,但是,它的信号传输无比稳定,距离也非常远,这个非常,只是局限于在大规模电子干扰下,它的通讯还能保持正常,甚至在屏蔽空间里,它还能保持一定的信号传输,就不得不让人震惊。

          研究也不并是没有一点点成果,而这些成果,最终都会汇集到陈功的手里,然后呈上去,他很清楚,因为电子器件还是被一个个逆推了,功率块什么的,大都已经推出了型号,或者已经划定了范围,疑似型号就那么几个。就连中央处理器,也被几个专家一致推论为二代触控山寨机的始祖,联发科的某款二代手机的处理器…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陈功很清楚二代山寨机是个什么样,也很清楚如果联发科的那个芯片真的有这么强大,那么,现在应该是没苹果什么事了,但,也就因为这样的清楚,才让他更为感到震憾:用上普通的元器件。便可以组合出让军方这么多研究人员都束手无策的东西…如果,再加上这个自毁功能,那么对军队的信息化会有多大的影响?

          陈功心中,又把那个像极了香蕉的手机定位得更为重要了…

          数字化,信息化作战,国内是在海湾战争时就已经提上议程,在这么多年的发展和积累后,总装也有不少数字化装备在这个基地里实验,定型然后列装。

          陈功不知道国内已经装备了多少数字化部队。作为一个军人,他很清楚,自己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

          从技术的层面来看。信息战的装备,并不仅仅是数字化单兵作战装备,还要包括航空,机械运输单位。机械作战单位,防空及各个战术分队,而一个全功能作战编制的数字化。必须通过信息的传输,及有限的共享。

          很简单,前线的数字化单兵装备可以把所观测到地火力点,敌情及其它的信息通过数据传输到作战中心或者战场指挥车辆。再由战场指挥官,将数据转发给各个作战单位,进行协调…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那么,也就意味着整个环节都可能会出现混乱。

          如果这款手机里面的技术被破解出来,那么,信息战部队的通讯将会变得比以前更为安全许多,至少在短期内这种方式的通讯不必担心被敌方破解,而在作战中,前指对每一个作战单位及通讯器材的掌控将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全,随时可以定向性的自毁,可以说是信息安全的一大重大保障…

          带着这么重大的消息,陈功来到了实验基地的总指挥部,急匆匆让警卫员通报后便冲进了许司令员办公室里,进屋,敬礼,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不常见的身影,下意识敬礼之后,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好在此时,司令员便拉开了话。

          “小陈来了,这是羊城军区的刘副司令员…”

          “首长好!”陈功再次敬礼。

          被称为刘副司令员的将军回了个礼,然后对着站在办公桌旁边的许司令,笑道:“老许啊,你们先聊,公事要紧,我也要去看看几个老战友…”说着,便作势要往外走。

          “不急不急,”许司令伸手担住他,然后笑道:“小陈这会来,应该就是为你那香蕉来的,你不想听听进展如何?”说着又望向还愣在门口的陈功。

          陈功哪还不知道情况,赶紧说道:“首长,我正要向首长汇报香蕉手机实验发生的一些情况。”

          “哦,那我可要听一听了,”这下,刘副司令倒是不想走了:“这段时间可是给你们找了不少麻烦,你说一下了,小陈同志,可是有什么进展了?”

          在看到基地司令员点头示意后,陈功赶紧把早上发生的事情简略描述了下,最后也少不了提及在培训室里初步讨论出来的方向及之前研究的成果…

          陈功的话音落下后,办公室里倒是静了一会,两个司令员只是嗯了几声,说了声辛苦之类的话,却也没表示什么态度,然后他便是谈了些其它的东西,却是与那手机无关了,他听也听不懂的东西,随后,谈到什么聂家,许司令员便把他支开了,在他出门前,似乎听到那个许司令员说要去京城走走的话…

          别的东西,陈功并不想知道太多,但是,这个手机的情况没得到重视,却也让他失望了一把。(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