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极品“电棒”(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八十六章极品“电棒”杨子呆住了,一时间竟是忘了疼,老天,这不是贞贞的声音啊!明显要稚嫩尖细了许多,难道我进错房间了?他这才恍然,为什么一开始摸在她腰上会觉得有点瘦了,还以为是她这些时日受了苦,所以消瘦了,怎也没想到,居然不是她!“喂,别叫!不许叫!”杨子急了,伸手按住她的嘴,那女孩反应很是激烈,虽然叫不出声,却用手指甲去死命掐他,双脚乱踢,杨子怕太用力会伤了人家,急忙点了她哑穴和穴道,这才消停了下来。

          杨子长出一口气,伸手擦拭额前汗水。老天,进错房间这种低级错误都能发生,万一这床上躺着一个猪排女,那我可就一世英名尽丧了。杨子溜下床来,摸黑将衣服捡起,一件一件穿好,本来想就此一走了之,但走到门口时,终于又忍不住了,不看一眼床上那妞儿的相貌,实在是不甘心。思虑了片刻,他终于一咬牙,一跺脚,点了火折子,寻了烛台,七上八下的走到床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生怕被那女孩看到,走到床头,伸出烛台,烛光照耀下,见到一张娇俏得让人目眩的脸蛋,杨子终于放下心来,虽然这女孩看上去恐怕最多十三四岁,但总算是个极品萝莉,不是猪排女。谢天谢地!他正想走,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又转身向那女孩瞧去,云鬓散乱,如丝秀发无限美好的散落在枕头上,红扑扑的脸蛋,雪白的皮肤,天鹅般优雅的粉颈,细细的处子绒毛蓬勃生长,老天,这不就是……孙茵嘛!老天爷,那个十三岁的小萝莉啊!上错谁的床也不该上错人家小朋友的床啊!这不是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嘛!杨子急忙转身,生恐被她认出自己,将蜡烛吹灭,飞快的出了房去。读最新最热门小说就来361文学网361wx吱溜关了房门,回到自己房里,这才松了口气。躺于床上时,脑中却尽是刚才的惊鸿一瞥,雪白娇嫩的皮肤和乌黑柔顺的秀发形成的强烈视觉冲击,尤其是那秀美绝伦的粉颈,简直就让人有化身为吸血鬼的冲动,恨不得能美美的咬上一口。杨子心乱如麻的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索性披衣而起,推门,在走廊中仔细的再数了一次,这时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贞贞说的左手边第三间不是从这个方向算啊,那么,就是反方向了?他心中猛跳,反方向寻到那间房的门口,带着些许疑惑,轻推房门,果然门应手而开。咦喂,真的是这里!搞什么啊,还亏得自己用短剑拨弄了半天,结果在人家小姑娘的床上睡了半天!晕死。杨子飞快的走了进去,将门关上,向床边走去。吃一堑长一智,他先点了蜡烛,照了个清楚亮堂,正是贞贞!只是耽误了这么久,贞贞早已经睡熟了。杨子傻笑了两声,以光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一去,就把贞贞柔软的身子抱住,估计是怕羞,被子里还穿着中衣长裤,杨子摸索着将她腰带解开,伸手探向她娇软的身子,熟练的脱了她的肚兜,一把就抓住了她的雪白大馒头。贞贞在睡梦中被他弄醒,身体一僵,意识到是杨子,转过身来,护住自己的酥峰,嗔道:“就知道欺负我,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是在跟秦大哥李大哥谈话么?”杨子笑道:“**苦短,一刻值千金啊,来吧宝贝儿,很久没有摸我的宝贝了,不知道长大了没有。读最新最热门小说就来361文学网361wx”拨开她护胸的手,恶作剧的捏了一把,柔滑如细瓷的滑腻手感,充满动人的弹性,让杨子憋了半宿的一下就升腾起来。“宝贝,你的胸好大……”杨子在贞贞的脸上乱亲,一边胡乱的叫着。卫贞贞被他“无耻”的称赞弄得尴尬之极,嗔道:“你……你真色,这样羞人的话都能说!”酥峰被他掌握着,揉捏得她娇喘细细。“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第一次摸你,嘿嘿,今晚,我就要把你吃了……”卫贞贞的也被他慢慢的点燃,温度,在的触碰和摩擦中升高,卫贞贞虽然没有被冯强占过便宜,但也二十岁有余,这些事,听得不少,却还是第一次。娇羞中又带着几分盼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脱光了,赤露着的身体,受到他的侵犯,却是极为舒服,情不自禁的,两腿之间湿润了。终于,卫贞贞忘我的也开始向他索取着什么,反过来抚摸杨子的身体,她的手法和力度虽然生疏,却也别有一番滋味。杨子就是要挑起她的,除了固定的侵犯位置,腿也蛮横的插进她两条腿的中间,用膝盖去轻碰她湿漉漉的桃源溪谷,直到卫贞贞不可遏制的呻吟出声,膝盖上端的上弄得湿滑一片,杨子这才兴奋的将卫贞贞压在身下。他将卫贞贞的手臂抓住,将她摆成了一个“大”字,的一笑,道:“贞贞,享受我的宝贝吧!今晚,你将成为真正的女人!”他将屁股一沉,用早已饥渴了许久的在她湿润而膨胀起来的上摩擦了一圈,好让宝贝儿沾满更多的润滑蜜汁,卫贞贞早已闭住了呼吸,双手攥住被单……(此处有删节,精彩片段在合辑中体现。)后的贞贞香汗遍体,酥软无力,伸出乏力的双臂,将杨子抱住,舍不得放开,呢喃般小声的道:“好弟弟,你让姐姐好快活。”杨子的宝贝儿还狰狞鼓胀着在她泥泞温暖的当中,但贞贞却是不堪再承受风雨,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着他,不肯让他继续肆虐,央求道:“好弟弟,就让我这样抱着你睡好不好?”杨子苦闷道:“贞贞姐,你爽了吧,可是我还没爽够哩,我还想那个啥哩。”贞贞娇喘细细,呻吟般的道:“不要了,乖嘛,姐姐受不了啦,都快要让你弄得散了,你反正也放在我里面的,就不要动嘛,人家好想睡觉呢。”美人儿软语相求,杨子不忍拒绝,道:“那你睡在我上面,免得我把你压坏了。”“嗯,你真疼我。”翻过身来时,杨子却不肯把宝贝儿拿出来,辗转翻身,那种摩擦险些又把贞贞的挑起。……鸡鸣声响起,天已大亮,但杨子和贞贞都不愿起来,直到外面不时的飘进说话声和走动声,两人才同时睁开眼睛,贞贞的娇躯趴在他身上,杨子稍稍一动,贞贞便叫出声来,原来,初承雨露的贞贞那里隐隐作痛,被他一动,便是承受不住。“坏弟弟,弄得人家今天肯定走不了路了。”贞贞玉面绯红,犹若朝霞,含羞埋怨道。杨子打趣道:“咦喂,怎么成了坏弟弟了?昨晚也不知是谁喊我好弟弟喊了一晚上的?”贞贞大羞,娇嗔着扑进他怀中,腻着不肯起身。这时,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秦叔宝的声音在外面叫道:“杨兄弟,日上三竿了,你还不起来么?”贞贞娇呼了一声,立时掩住小口,惊慌失措道:“糟了,你……他……他怎知你在我房中?”杨子捏了捏她滑腻的脸蛋,低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昨晚你告诉我你是在左手边第三间房,他们都听见了啊,况且在我房中没见到我,当然就知道我来了你房里了。”贞贞脸红得好像煮熟的虾,慌张道:“那该怎么办?我怎么见人呢!”杨子道:“不怕的,你是我老婆嘛,你不跟我睡才奇怪了。”他转头朝门口叫道:“我马上就来,秦大哥稍等片刻。”门外传来秦叔宝和李靖的悄声交谈,秦叔宝得意的道:“李兄,一两银子,你输了。”李靖道:“你是蒙对了,算了,愿赌服输。”秦叔宝开怀的道:“那当然你要服输了,杨兄弟这么风流倜傥,又不是我们这种没有姑娘喜欢的大老粗。”杨子一边穿衣服,一边笑骂道:“这俩家伙,居然打这种赌!待会儿就教训他们!”见贞贞也坐起穿衣,柔声道:“贞贞姐你今天就别起来了,中午我让婢女把饭送进房里来给你吧!”贞贞脸皮薄,也不好意思出去,便应了,冲杨子撇了撇嘴,把肚兜穿了,复又钻进被中。杨子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出门而去。这时,李靖和秦叔宝已经在院子里又打了起来,两人一个用刀,一个用双锏,斗得不亦乐乎,见杨子出来,脸上的笑容颇为古怪。杨子笑道:“你们想笑就笑吧,憋着干嘛?”两人果然忍俊不禁,呵呵大笑,杨子忽然收敛了笑容,变脸之快让人叹为观止,一脸的严肃,道:“你们居然真的敢笑,那我就只好出手了,来,两位大哥,你们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来?”秦叔宝傲然道:“我老秦一个人就够了,李兄你给我压阵,看我怎么收拾这个让人嫉妒的小子!”李靖本想抢先,却没他快,只好笑着退往一旁。杨子又笑道:“李大哥,借刀一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