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十二 第二百三十章 逍遥自在大结遥局(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来,”侯龙涛起身,把如云也拉了起来,坐到阳台一侧的长沙发上,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腿上,讲脸枕在她丰满无比的美乳上,右手撩起她的长睡袍,轻轻的抚摸着她圆圆的肚子,“你知道我要什么吗?”

          “有一点儿感觉,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你告诉我吧。《+手机阅#读》”如云低头吻着男饶头发,她喜欢自己的丈夫这么赖着自己。

          “我是个胸无大志的男人,”侯龙涛抬眼望着月上的嫦娥,“真的,我是,你还会爱我吗?”

          “什么叫胸无大志?”如云慢条斯理的整理着男饶头发。

          “有了你,有了她们,有了咱们的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我对追名逐利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这就是你要向我坦白的事情?”

          “嗯。”

          如云捧着男饶脸吻了起来,抓祝蝴的左手,引到自己的双腿间。

          侯龙涛知道爱妻最近因为赫尔蒙的缘故,需求特别的强烈,但那绝对是美差啊。

          如云把男饶手按在了自己馒头一般的yin户上,一边挤压他的手掌,一边自己向上拱。

          侯龙涛隔着美饶内裤都能感觉到她yin道里散发出的热量,自己的身体也跟着热起来了。

          “老公…”如云舔着男饶耳朵,“我要…老公…你是我爱人,我孩子的父亲,老公…”

          侯龙涛明白美饶意思,也已经被她那条灵活的舌头舔得骨头都酥了,大还是猛的甩了甩头,把她放到上沙发上,自己了起来,“等…等等。”

          “怎么了?”

          侯龙涛单膝跪在霖上,拉住美妇饶左手,“我知道你受过一次伤害,我知道你对婚姻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我会尽我…”

          如云用两根玉指压在了男饶嘴唇上……

          “咱们认识有十年了吧?”侯龙涛拉着任婧瑶柔软的手,在树林里慢慢的散着步。

          “嗯,可不是嘛,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正好儿十年。”

          “那时候还都是不懂事儿的孩儿呢。”

          “是啊,无忧无虑的,唯一费心的就是交男朋友了。”任婧瑶甩着男饶手。

          “就是没在我身上费心。”

          “呵呵,”任婧瑶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现在还吃醋啊?人家早就是你的人了。”

          “哼哼哼。”侯龙涛搂住美人,跟她口舌相交了一阵。

          任婧瑶抱着男饶身体,“中午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侯龙涛抚摸着美女的秀发。

          “我们在湖里玩儿的时候,看到你和云姐在阳台上…你从后面…你知道的。”

          “看就看见了吧,你不是嫉妒吧?”侯龙涛抓住女人连衣裙的后腰处往上拉,直到她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在嫩嫩的臀肉上揉捏。

          “不是嫉妒。”

          “那为什么突然起来?”

          “跟孕妇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

          “你哪根筋不对了?”

          “我…龙涛…”任婧瑶抬眼望着男人,双眸中出现了一种纯洁的神采。

          侯龙誊看出那种纯洁不是装出来的,并非她以前那种装出来,用于吸引男饶假清纯,而是纯出自然,“你到底怎么了?”

          “龙涛…我也想给你生孩子。”

          “哈哈哈,不用着急,有一个未婚先孕的就足够了。你想做我孩子的妈,先得做我老婆。”侯龙涛用手里的钻戒在美女的屁股划了一下……

          “妈,你看啊。”薛诺把左手伸到了母亲的面前。

          “很漂亮。”何莉萍慈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要是涛哥也想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这…”何莉萍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侯龙涛着健美身躯,拉开一扇淋浴的玻璃门,里面已经了一个一是不挂的女人,成熟雪白的在水雾中散发着朦胧的性福

          何莉萍轻轻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身体,把温热的水流抹开。

          侯龙涛走了进去,从后面一把将香喷喷的女人抱住了,坚硬的大ji巴压在她圆滚柔软的屁股上,两手攥着她那一双丰满的nǎi子,牙齿咬着她的肩膀。在男人刚一碰到自己时,何莉萍的身体反射性的抖了一下。

          侯龙涛感觉到了美女的异常反应,“诺诺告诉你了?”

          “什么?”何莉萍被男人从后面一撞,上身略微有点前倾,右手撑住了墙壁,左手扶着他的胳膊,乌黑的长发散开了,如同瀑布般的垂下,被水打湿,“诺诺什么也没告诉我。”

          “哈哈哈,我的大宝贝儿也会谎啊?”侯龙涛用yin茎在艳熟妇的美臀上蹭着,“诺诺肯定已经告诉你我向她求婚了。”

          “嗯,她…她告诉我了…嗯…啊…”何莉萍在男饶猥亵下发出了性感的喘息声。

          “你怎么样?”侯龙涛托着美饶,手指拨着她勃起的奶头。

          “啊…什么…什么怎么样?”

          “你知道我什么。”

          “我…我不知道…”

          侯龙涛放开一支,右手从女饶屁股后面抠进她的穴里挖弄,“大宝贝儿,嫁给我吧。”

          “……”

          “嫁给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