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节 大结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经过回廊,刘飞扬便看见一使剑少年与白发男子在大战中,不远处还有一魁梧汉子那旁掠阵。刘飞扬惊喜喊道:“独孤弟,真是你来了。”使剑少年不是别人,真是独孤,在旁掠阵的正是萧峰。而白发男子自然便是游坦之了,却不见了那燕一与其同伴,不知是否乘乱跑走了,不过刘飞扬也没放在心上。

          萧峰闻声望去,大喜下几个纵身来到刘飞扬面前,大笑道:“此番真是辛苦贤弟了!”再见阿朱平安无恙,萧峰激动的叫道:“阿朱!”

          阿朱见到他更是一阵激动,若不是看到这人多,恨不得一下扑入萧峰怀中。只是深情凝视着他,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王语嫣从阿朱手中接过阿碧,与楚依依默默走到一边。刘飞扬暗中看到王语嫣眼中闪过的失望的神色,猜到她心中所想,说道:“这山谷占地颇大。三弟该就在附近,料他不久便寻到这里了。”以他对段誉的了解,别说段誉只是太子,便是当了大理皇帝,王语嫣被擒,萧峰都来了,他是绝无可能坐等消息的。

          萧峰接口道:“不错,三弟便在此附近。”

          “刘飞扬,你也来了!”游坦之满是恨意的大喊道。

          刘飞扬闻声再往场中望去,见独孤与游坦之斗得正酣。他这才注意到独孤现在使得是柄木剑,剑法比少室山时更进一步原本精妙的剑法,已被他化繁为简,所出招式几乎不过点、刺二法。但就是这么简单二法,独孤使来已是妙到毫颠。

          游坦之更是功力大进,每招每式皆是寒风大作,威势非凡。厅中家具都被他掌力震得粉碎,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丈内隐隐可见雪花飞舞。离他有十来丈远地刘飞扬也可感受到阵阵寒意扑面而来。他是无惧,但为了身后诸女也在身前竖起一道护壁。

          刘飞扬双掌一拍。喝彩道:“好!独孤弟终于领略到无招的境界,可喜可贺!”所谓内行看门道,他只数招便看出独孤所使剑法要决——攻其一点,以点破面,无招。在他看来就是招式去繁就简,从最有效的角度攻出最合适的力度,达到破敌的目的。说来简单,但要做到眼力、力量、角度、经验缺一不可。后世的杨过,其玄铁剑法只达到力量一点;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说白了不过眼力、角度两点达标。

          游坦之内力的确是冠绝古今,比独孤还要高出一两筹。武功到他们这地步,破绽也都不是破绽了。若换作其他对手,不管剑法多么精妙无双。游坦之一掌过去,都可迎掌而解冻成冰棍。但独孤的剑法招招取其招式的间隙,一往无前。游坦之掌力虽强,但太过分散,正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他不能击中独孤,每招每式十分力道倒有七、八分被独孤的剑式消弭于无形。其他几分力道对独孤便无杀伤力了。他二人斗了上百招,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萧峰笑道:“二弟,从今后你要叫独孤兄弟四弟了!”见刘飞扬不解的望着他,便把独孤带着阿紫往大理求医的事简单说了出来。

          刘飞扬大喜道:“那便最好不过!”接着又问道:”大哥等人是如何寻到这里的?”

          萧峰道:“医好四弟妹后,我们便一起往中原寻找你们的消息。还没到汴梁,听到江湖传闻,你在华山这大张举动。便日夜兼程往这赶来了。我们遇到灵鹫宫中人,知道你进入这密道,我爹爹与三弟、四弟还有我便一起进来了。为了早点找到阿朱她们,我们便分头寻找了,我与四弟寻到了这里,四弟认出便是这人劫持阿朱她们,伤了四弟妹。便与他动起手来了,还好二弟已顺利救到人!”

          刘飞扬道:“萧伯父也来了么?”

          萧峰还没答话,萧远山高声道:“我那乖儿媳被掳,老夫怎可坐立不管!好贼子,看掌!”下半句自是对游坦之叫的。

          段誉的声音也几乎同时响起:“语嫣,我来了!”

          刘飞扬与萧峰等人一起寻声望去,萧远山高高跃起,当头向游坦之罩去。而段誉却向这边飞奔而来,后面还有一群人追着过来,但在外进,看着里边的剧斗,却不敢上前。

          段誉与王语嫣重遇,二人喜不自言先不提。萧远山加入独孤与游坦之地战斗后,游坦之压力骤增。突听他大喊一声:“都给我——滚啊!”双手大张,全身功力爆发,真气向外狂涌。独孤的木剑刺在他小腹三寸外,再也刺不入分毫,木剑终于受不住巨力寸寸断碎。他与萧远山同时被震得向外飞去,各自撞侧一根柱子,看他们口角溢血,显是受了内伤。

          如狂风肆虐而过,游坦之这么一爆发,整间屋子轰然侧踏,烟尘四起。刘飞扬听到他那声喊叫时,已布起一道气罩,护住身后诸人。这才没被弄得灰头土脸。又骤听一声狂喝:“刘飞扬,受死吧!”尘雾中,游坦之飞身穿来,当胸一掌打来。

          刘飞扬举掌迎向他那一掌,又是声巨响,两人双掌半途相撞,掌风激荡下,不下刚才的暴风,废墟上烟尘直向两边排去。刘飞扬向后退了半步,体内气血一阵翻腾,他不怒反喜道:“好内力!也接我一掌!”武功大成来,他从没遇到真正的敌手,还没放手一搏过,大有无敌最是寂寞之感,如今游坦之内力绝伦,又是他的大敌。反激起他的热血与兴奋。

          一阵砰、砰声,便连萧峰、段誉这等内力高手,也被刘飞扬与游坦之二人交手时激荡出来的声音感到一阵胸闷耳鸣。待那尘土全部散尽,刘飞扬与游坦之已交手数十招,从废墟上直向外打去。慕容复的那些手下躲闪不及,不少人竟被他二人的掌风震死。

          游坦之愈战愈惊,他想不到以自己今时今日的武功,还是没能占得了半点上风。看刘飞扬的神情,脸上尽是兴奋之色,妙招层出不穷,每与他拳掌相接,游坦之都感手臂酸麻,山的寒气大有反噬的预兆。

          与慕容复结盟来,慕容复给他看了不少家传还施水阁内的武学典籍,他不但武学见识大长,也学会了不少武功。但与刘飞扬一身所学比起来,还是差得太多。百招过后,他体内气血翻滚,终于后继不力。被刘飞扬一掌打中胸口,撞穿几道墙垣,摔到宅外。

          刘飞扬飞身立在宅门之上,大声叫道:“痛快!”声音直穿云霄,震得谷中回音四起。

          游坦之翻身蹲在地上,嘴里喘着粗气,望着刘飞扬高高在上的身影,心中生出一股难以抗拒的颓唐感觉。这时,萧峰父子与段誉、独孤、楚依依等女也一起走了出来。楚依依见到这番情景,俏脸上闪过不忍,望了望刘飞扬,却是欲言又止。

          王语嫣见状,悄悄拉了下她的衣袖,摇了摇头。她已看出楚依依要替游坦之求情。这一路来虽然游坦之对她们还算礼遇,可说正是因为游坦之她们才没受到慕容复的折磨。但游坦之毕竟是敌人,还是个年轻男子,这些日子来与他同住一屋檐下,已难免有几分瓜田李下之嫌。若楚依依再为他求情,真不知道刘飞扬前后一对照,会有什么想法。

          楚依依也正是想到了此点,才感为难。她一颗心全系在刘飞扬身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害怕刘飞扬想偏了。

          她们的异常落在萧远山眼里,已被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也没当场说破。对着游坦之大喝道:“奸贼,纳命来。”不顾之前所受的内伤扑向游坦之。

          游坦之自楚依依出来后,一双眼睛就再也没离开过她。当他看到楚依依眼中闪过的不忍时,还有几分欣喜,可再想到此番遭遇境地。一颗心又跌到了谷底,见萧远山向他攻来,一腔怒火全发在萧远山身上,到这时。他是抱着能杀一个是一个的打算了,出手全不容情。虽被刘飞扬打中一掌,受了不轻的内伤。但萧远山要杀他,却也办不到。本书转载1……6k文学网萧峰见老父暂时不会有危险,疑惑的说道:“我们闹了这么久,怎么不见慕容复出来?”与游坦之接二连三的剧斗,闹得全谷皆知。那些普通鲜卑遗民,只感远远的望向这边,脸上皆是恐惧与彷徨之色。其他慕容复手下的士卒被萧远山与段誉之前杀了一批。其他地多是四下逃散,可偏偏就是没见到慕容复。

          刘飞扬道:“慕容复已被我杀了。”想到日后众人肯定会问慕容复的下落,他也不想隐瞒了,他见王语嫣眼中闪过黯然之色。除此之外倒无其他异常,终于松了口气。她与慕容复二十年表兄妹一场,并爱慕他十几年,就算移情到段誉身上。如果听到慕容复之死,没有一点悲戚,那反是不正常了。

          听说慕容复死在刘飞扬手中,本是极恨他的萧峰侧不知说什么了,人死一了百了,死后再说那人的不是,并不是萧峰的性格。众人也多是此想,脸上各闪过不同神情便不再多言了。

          萧峰见老父久战无功,怕他有个闪失,说道:“爹爹,便让峰儿来会会他!”见到武功高强若斯的游坦之,一向豪勇的萧峰本就十分技痒,听到慕容复死讯,慕容复的手下又现鸟兽散的局面,本以为此番要大杀一番的局面也都不见了,唯一值得动手的目标就剩游坦之了。

          游坦之一掌逼退萧远山,喝道:“你们占着人多,算是英雄好汉!”

          刘飞扬从上跳了下来,伸手拦住萧远山父子,对着游坦之道:“念在你父辈关系,我们给了你数次机会。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勾结慕容复作下此事,要知道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受死吧!”以十成功力一掌向他拍去。

          老实说之前他知道游坦之也喜欢楚依依,他心中还真不恼。一来他知道楚依依芳心全在他身上;二来在他心里一直骄傲的认为游坦之还不配与他相提并论,哪怕是在少室山时游坦之武功大进,刘飞扬看游坦之也是不自觉的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角度,对他抱着怜悯的念头,是以才败他而不杀他。但这次情况不同,游坦之出手掳去楚依依,进谷后见到游坦之与楚依依同住一屋檐下,虽然他看出他们间没发生什么。但刘飞扬心中不快那却是肯定的。他刚见楚依依三女无恙时,故意不问这些时日的处境,便是不想楚依依难堪。可他现在却不想放过游坦之,游坦之的威胁已一览无疑,这次放过他,焉知他以后还会不会再作下类似的事情。以游坦之如今的武功,普天下能制住他的也不过自己与那无名老僧,他怎敢再放虎归山?

          游坦之见刘飞扬这一掌强劲绝伦,若怒海狂涛,似有毁天灭地的力量,连空气都为之扭曲,实非人力所能挡,双掌连拍,不为却敌,只为退身。瞬间功夫,游坦之连出六掌,在身前布下真气罩,退出两丈与远才抵御掉刘飞扬那一掌。而他脚下踩出的几个深印竟被刘飞扬的掌力推平。

          刘飞扬跟进几步,说道:“你不是又练成什么奇妙的功夫了么,连模样都变了,看你还能接我几招!”手上不停又向游坦之攻去。

          刘飞扬不知游坦之这新近练成的武功,便是游坦之自己也弄不明白。冰蚕变,是令游坦之内力大进,但真正神妙的地方却不止于此,那是春蚕化茧,死而重生的奇功。而只以内力论,当世已无人能超过身,天大成的刘飞扬。后面萧峰诸人看到刘飞扬那惊天动地的一掌,齐皆变色,心中惊骇莫明。不止是独孤,便是时常与他切磋的萧峰与段誉,也从不知刘飞扬此时的修为已到了这种地步。

          游坦之避无可避,只得全力应接。他受伤在前,武功已打了折扣。这次只数招下,便左右支左,败象已生。他从刘飞扬眼中看到浓浓的杀意,心中惊骇欲绝,口里如野兽般低吼着。到后来,双眼渐渐变赤,口里和两个鼻孔竟慢慢呼出白色寒气。寒气越积越多,慢慢扩散开来竟把他与刘飞扬二人全都笼住。

          刘飞扬不惧这些寒气,寒气到身外便被他的护体真气荡开,侵不入他体内。按说游坦之这番举动乃是大费真元的举动,可游坦之内力不见稍歇,反而隐隐又有增强的迹象。刘飞扬不知何因,还道这是游坦之所练武功的绝招。

          这对天际一阵响雷,萧远山抬头道:“要下雨了。”

          而刘飞扬此时已把公里催鼓到极至,方圆十数丈内飞沙走石,旁边的屋子都被摧毁了好几间。天上雷声一响,他突然间感到体内一动,似乎有某种东西在牵引着他,冥冥中有种明悟在心头升起。

          啪,一道闪电直击下来,击中附近一棵大树,引起大火。刺耳的声音,令楚依依等几女惊叫出声。

          刘飞扬单手一牵一带,把那股寒气全部凝在掌上,一举把游坦之双手震开,另一掌直接拍在他额头上,把他远远打飞。他不理游坦之,转身望向楚依依,眼中一片柔情与不舍。天上连着几道闪电下来,也清清楚楚映出楚依依的面容。这天地仿佛再无其他,刘飞扬举起右手,遥摇对着楚依依,漫步缓缓向她走去。

          “啊,小心!”看到这一幕,萧峰、段誉等人接是不明所以,突然看到后面挨了刘飞扬一掌的游坦之竟然未死,毛发例竖又扑向刘飞扬。

          同时一道闪电直接向刘飞扬头上劈来,那一瞬间的光芒把周遭映得光亮无比。刘飞扬猛的举手迎向头顶的闪电,太极乾坤劲急剧使出,把闪电向后拨去。

          轰地声巨响。接着一道耀眼之极的光亮冲天而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