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她只能屈辱地任他玩弄。

          一阵音乐声响起……

          梅仲居一边咒骂,一边从她身上离开。

          接完电话后,在若雪以为他又要过来时,他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刚回来,想必也累了。我先走了。”

          他在她嫩唇上轻吻一下后,潇洒地离开了。

          若雪在他走后,迅速地拉拢早已大敞的浴袍。满心羞愧的她掩面而泣。

          “为什么?”她羞愤地垂着床。

          为什么她还是无法摆脱他?为什么在他撩拨她时她会无力挣扎?难道她永远也无法从过去的yin影里走出来吗?

          在美国,别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坚强洒脱的女生,然而在他面前,她却永远是那个懦弱的、不会反抗的小女孩。她的坚强、冷漠的面具在他面前就是无法撑起。她恨他!

          为了能够早日逃离他的魔掌,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完成他交给的任务。若雪拾起刚刚他们在床上时跌落在地的文件。

          “武修篁是吗?”若雪喃喃地念出资料上的男人的名字。

          美目一扫,忽然看见一行被特意标出的文字。“此人独钟处女。”

          若雪难过地笑着。原来这就是“他”执意不要了她的原因啊。那她是不是应该谢谢他呢?武修篁,这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人。

          她要想出对策,如何主动接近他呢。

          主动出击

          在酒店窝了几天的若雪终于决定出去逛逛了。

          说实在的,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接近武修篁。而且据她研究,武修篁那人极其聪明,也不是个让人随便耍着玩的人。况且她接近他的目的早晚都得说出来,她倒是觉得还不如直截了当地跟他说清楚更好。

          她开着父亲叫人送过来的宝马,来到了天母一家西餐厅。这里的牛排是她的最爱。

          她将车泊好后,信步走进餐厅。

          这里的气氛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好!

          她心情很好,走到了以前常坐的靠窗的座位。

          点好餐后,她一个人静静地欣赏窗外的风光。忽然,她眼睛的余光捕捉到一个从入口处走进来的身影。

          真巧!选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开始行动好了。

          武修篁傲人的身形一进入餐厅就引起许多人好奇的注视。但是窗旁一个清丽的身影却独独抓住他的视线。

          餐厅里只有这个女人没有向他看过来。

          他眼神瞬间迸出如同见到猎物的惊喜与凛冽。

          相较之下,他旁边的雷子穆显得暗淡多了。

          侍者来上菜了,若雪低声交待了几句话。

          之后,她开始慢条斯理地享用她的午餐。

          武修篁与雷子穆结束午餐,来到前面柜台买单。

          “先生,靠窗的那位小姐说要付你们的账单。”侍者说。

          武修篁朝若雪那个方向望去,只见若雪高高的举起酒杯,朝他敬了一下。

          “子穆,你先走吧,我得过去谢谢那位小姐。”说完他跨步走了过去。

          雷子穆眯着眼睛,他虽然知道那位小姐是冲着武修篁来的,可是心底还是有些微的嫉妒。尤其当他看清若雪的迷人模样时,更是对武修篁充满愤恨。为什么所有的女人就只能看见武修篁?

          “小姐,请问我可以坐下吗?”虽然如此问着,可是武修篁已经拉开了椅子。

          刚才,他见她还没吃完,正要替她买单呢,没想到却已经被她捷足先登了。看来,她也对他有意思,这让他的心情大好。

          “你说呢?”若雪轻摇着杯中的红酒,眉眼如丝地瞅着他。

          “那我就坐下了。”他狂野的眸子紧盯着她不放。

          若雪放下手中的酒杯,优雅地拿餐巾轻轻擦了下嘴。她抿抿嘴唇,娇慵的嗓音溢出芳唇:“武先生是来谢谢我请客吗?”

          “你知道我?”他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她的脸蛋,揣测她的意图。

          “别这样防备。我只是来跟你谈一桩生意。”若雪轻笑,银铃般的声音扣人心扉。

          “噢?”他闲适地靠在椅子背上。然而若雪却能感受到他身上蓄势待发的力量。

          “我要嫁给你。”她直接说出。

          武修篁眼中有抹激赏。有这种想法的女人不计其数,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在他面前说出来。就凭这一点,他都会给她加分。

          看出他的怀疑,若雪微笑地说:“我是方朔生化科技公司梅仲居的女儿。”

          “我以为梅仲居的女儿嫁给了鼎丰金业的吕颂贤。”他挑眉。

          “我是他的小女儿,叫做梅若雪。前些天才从美国回来。也难怪你不知道我。”若雪摇摇头。

          “继续说。”武修篁对眼前的女人产生了兴趣,反正他已经三十三岁了,结个婚玩玩也不所谓。当然,前提是条件一定要吸引他。

          “你我都知道武氏企业是以建筑业起家,如今跨行做到了电子领域,旗下还有一家金融控股公司,目前正要进军生化科技领域。”

          武修篁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虽然武氏最主要的经营领域是建筑业,但却只能屈居第二,因为稳坐龙头的是东升集团。想必你们一定很不服气。”

          武修篁盯着若雪看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一直被东升集团骑在上头始终让他们意难平。不过——

          “我以为东升集团在生化科技领域领先也是你们方朔的心头刺?”

          好敏锐!若雪在心头为他喝彩。

          “没错。所以你不难理解为什么方朔会找上武氏。我认为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毋庸置疑,方朔生化是除了东升生化外最好的生化科技公司,如果你们想进军这一行业,我们会提供最好的帮助。”若雪紧盯着他。

          “所以我们两家都会获利是吗?”武修篁坐起身,凑上前去,双眼直视着若雪。两人此时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没错,集我们两家公司之力才有可能与东升抗衡。而且你还可以多一个妻子,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呢?”若雪虽然脸蛋泛红,仍是开口说道。

          “还有呢?”他张口说话时,嘴唇故意不时地轻触她的唇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