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首页

          都市激情

          校园春色

          武侠古典

          暴力虐待

          另类小说

          爱色岛综合

          师傅搞tv

          色妹妹小说

          《天机棍传奇》3

          发布时间:2011-01-3020:00——来源:色妹妹小说

          《天机棍传奇》第七章入巷

          第二天天不亮,与许晴交战一夜的笑官为了掩人耳目,匆匆爬起,穿好衣物,又在正自熟睡的许晴额头吻了一下,方才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地起身。许晴聪明伶俐,早将少爷回来之事禀报三位夫人知道,只说今天清晨按惯例打扫少爷房间时见到少爷沉睡,反倒隐去自己和笑官偷欢一节,另外唤家童在门外伺候着。家童见少爷睡起,忙拿来面巾和茶水请笑官洗漱,再端来几样精制点心当做早餐,并道:“夫人们已知少爷回来,请少爷用过早餐后,到大厅见礼。”

          笑官草草用罢早餐后便径直来到大厅,只见刘小青和巩梨坐在八仙桌旁一边磕瓜子一边聊天,陈红站在一旁,拿着粟子给金丝雀喂食。一年未见,这三位夫人反倒更添娇艳,各个神清气爽,眼角略含春意,连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陈红也笑逐言开。

          笑官自知小妈们如此是因为爹出去办事,给了她们偷欢的机会,当下也做不知,快走几步,向前深施一礼,道:“三位小妈,儿子回来了,给妈妈们见礼。”

          刘小青和巩梨立时围拢上去,问道:“几时回来的?病好了没有?”惟有陈红一言不发,只是向笑官点了点头。

          你道为何?却是陈红那次调戏笑官,试图和他交合操穴,不料任凭她老辣淫精,却不能使笑官的肉棒挺立,徒自扫了兴致不说,还恐怕落了把柄在笑官手上,自此没有好脸色给笑官。那日笑官中毒,全家恐慌,只有陈红窃喜,本以为自此灭了口。今日见好端端一个人儿立在当场,心下自是紧张,惟恐丑事张扬,如何还敢上前嘘寒问暖?

          笑官看在眼里,心下已是明了,暗道:敢是这三妈心中有鬼,我且不说破,只是享用我这天机棍,你却要落在后面了。口里却道:“儿子的身子已是大好了,只是师父为了救我丧了性命,儿子为她守灵七日,昨日方才回家,到家时已近夜半,儿子恐怕惊醒妈妈们的”好梦“,故此翻墙而入,一觉睡到清晨。”笑官故意将好梦说的重了些,有些取笑三位夫人之意,可笑那三位夫人还懵然无知,兀自夸赞儿子甚有孝心。

          刘小青和巩梨忙叫笑官坐下,自己却不坐。站在身旁,一个捏捏笑官的肩膀,一个拍拍笑官手臂。这个道:“一年不见,儿子又长大许多,我们都不敢认了。

          且讲讲你一年来都和师父学了什么。”那个道:“可惜老爷出门在外,否则看看儿子现在的样子,定会笑的合不拢嘴。”一时间,叽叽喳喳,闹个不停。

          笑官将和了缘的种种恩爱奇遇都略去不提,只说学了些内功、轻功和寻常招式。说到紧要处,自是卖弄了些太祖长拳等粗浅招法。笑官身负绝世武功,这些招法也使得虎虎生风。

          那三位夫人乃是寻常女子,哪里曾见过如此威势摄人的内功,自是个个咂舌,惊得呆了。

          待得笑官讲完了,纷纷道:“想不到我儿竟有如此奇遇,日后可帮老爷走些生意,再也不必怕什么强盗响马了。”

          笑官心中暗笑:少爷的奇遇多着呢,日后自会让你们慢慢领教领教。

          一干人在此说个不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刘小青吩咐开午饭,下人回道:“夫人,今天上午,厨子头傻二不见了。”

          三位夫人俱是一惊,齐声道:“可有人见到他去哪里了么?”

          下人道:“许嫂找过了,不仅人不见了,连他的行李铺盖都不见了,想是卷了庄里的财物逃了。”

          三位夫人楞在当场,厅内鸦雀无声。在座的四人心里俱都明了,定是这傻二不堪承受如此折磨,偷偷逃了。四人心里齐齐叹了一声,三位夫人心里叹的是:好好的一条鸡巴真不该你争我夺,最后落个鸡飞蛋打。笑官心里叹的是:可惜傻二好好的一条鸡巴就此毁了,可见若没有神功支撑,寻常人等夜夜笙歌,弄上四五次,就是铁打的筋骨也会销化了。不好!我爹是否也是如此呢?定要想个法子,帮他一帮。

          三位夫人脸上再也见不到刚才那欢天喜地的神情,四人默默地吃完了午饭,各自回房休息,下人们也分别歇着了,整个院子里寂静非常。

          虽然才是夏初,可正午时分仍是十分炎热,笑官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忽然想起叶不韦曾交给的那本秘籍,忙翻出来仔细阅读。想这笑官天资聪慧,又有天机神功的根底,《佛山无影嘴》运功方法也和天机神功相近,学习起来自然简单之极,不消半个时辰,基本原理已是贯通了。笑官将书小心放好,闭上眼心中冥想了几遍,那功夫已是了然于心。

          就在此时,房门“吱呀”一声,笑官忙睁开眼,只见许晴笑嘻嘻地站在面前,便道:“姐姐中午时分到此,定是那骚穴又痒了,恰好弟弟新学了一套整治女人的功夫,要不要尝尝滋味?”

          许晴一屁股坐在笑官旁边,低下头作了个嘴,而后把手插入笑官的裤裆,揪出大鸡巴。笑官倒也凑趣,登时将个阳具长到一尺二寸,任其抚摩。许晴一边捋着反复把玩,一边道:“好肥大的鸡巴,真要把天下女子都馋坏了。”

          笑官也不答话,手伸入许晴的内衣,对着肥硕的奶子又是揉又是捻。弄的许晴浑身打颤时,却又解开裤子,手顺着肚脐,滑过蓬乱的阴毛,直取桃花源。

          只轻轻一触,许晴周身如同雷击也似的一抖,忙道:“小心肝,你不仅鸡巴粗壮有力,单就这双手也摸的人家麻酥酥的。”

          笑官兴致已发,急转身将许晴按在身下,就欲解衣。

          许晴急阻道:“亲弟弟,姐姐真是想和你再肉搏一场。可是昨晚姐姐太过贪吃,今日一看,骚穴处又红又肿,实是碰不得了,且容姐姐将息一下再和你大战几百回合。”

          笑官不依,自顾自地解下许晴的裤子,但见骚穴仍然微微张开,露出的洞口有两指大小,小阴唇确已肿胀,红彤彤的钻了出来,只顶的紫黑发亮的两片大阴唇向两边撇开,洞里的嫩肉有几处竟磨脱了皮。笑官见此,方才住了手。

          你道为何笑官如此猛力,又不用那天机神功,让鸡巴自行在骚穴内挺动便了,既可不必抽送而省力,又不致操坏许晴骚穴?

          盖因那许晴和傻二交合操穴时起了歹心,竟欲敲诈孙员外的钱财。笑官虽然已知孙员外非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十六年来的养育之恩,仍使得笑官将孙员外当作亲生。昨晚见许晴起了歹意,虽未说破,但在操穴时节却暗暗加力,只要许晴多泄几次,以示惩戒,却不料将其骚穴弄伤。

          笑官奇道:“既然姐姐前来并非为那肉洞麻痒而操穴取乐,不知为何如此撩拨弟弟,现在弟弟已是箭在弦上,你须找个替代,不若且将你那后庭交给弟弟耍耍吧。”

          许晴急忙护住自己的屁眼,另一手打了笑官一下,媚笑道:“好个不知足的儿子,弄了水路,又想弄旱路。今日姐姐是要找个替代,只是便宜了你,没来由就享受那一身好肉。”

          说罢,转身向门外张望,提高声音道:“你还愣着做甚,快些进来尝尝滋味吧。”

          但见门外娉娉婷婷转进一个人来,满脸晕红,眼角含春,却正是那二妈巩梨。

          原来,午饭时分三位夫人因那傻二偷偷逃走而闷闷不乐。那巩梨本与傻二约好今日下午操穴取乐,因此上更是郁闷难当。平日里巩梨与许晴关系最好,暗地只以姐妹相称,是以午饭后也未曾休息,就径奔许晴房间,欲商量个万全之策,找个替代之人。

          许晴一颗心早已转到笑官身上,知道傻二逃走后非但不烦恼,反觉得少了个累赘,甚是高兴。一听得巩梨来找,又知道自己一人承执不来笑官,自然极力引见。巩梨一来恐怕此乱伦之事笑官决计不应承,二来也怕被他人知道,正自犹豫。

          奈何许晴再三夸赞笑官功夫深湛,并称就是她二人轮番而上,也恐非其敌手。只说得巩梨胯下都有些濡湿了,方才咬了咬牙答应了,只是如此单刀直入却有些不好意思,便央求许晴先来撩拨笑官,见他兴动了,自己再腾身而上,图个适意爽快,是以便有了刚才许晴逗弄笑官之事。

          巩梨在门外见许晴和笑官打情骂俏,已经是心痒难耐,再见笑官胯下之物如此长大,更兼知晓风情,骚穴更是没来由挤出一大股水来,顺着大腿向下滴淌,险些站立不稳,慌忙将手扶着窗户,只是直挺挺站着,将两腿夹得紧紧的,牙咬得格格作响,只盼许晴早日唤她,一听得许晴呼喊,登时狂喜,心如鹿撞,偏偏还要做些姿态,扭扭捏捏地走了进去。

          且说巩梨一言不发,只是低头站着,却把两眼偷偷觑向笑官的胯下,两手紧把汗巾绞了又绞。

          许晴瞧科,立起身走上前去,将巩梨拉到床边坐下。巩梨作势欲起,许晴急忙将其按得坐倒,向笑官笑道:“今天老娘不陪你,却换了胜我十倍的二妈,你可高兴?”

          笑官大喜,道:“倒要多谢姐姐成全。”

          许晴抓起笑官的鸡巴撸了几撸,笑骂道:“油嘴的儿子,想不到你竟如此高兴,有了新人,倒要把旧人丢到墙外了。”

          转头向巩梨道:“姐姐休要怕羞,咱们这个儿子乃是风月里的惯家,且让他好好服侍服侍你,我自在外面把风便了。”

          说罢,也不便走,倒把笑官的鸡巴又咂了两咂,这才将窗帘拉起,扭身关了房门出去。

          笑官转身把巩梨看了又看,真个爱不释手。巩梨被看的不耐烦,啐道:“你只光看我做甚,好象第一次认得似的。”

          笑官笑道:“儿子确是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二妈,想不到二妈如此年轻娇艳,竟不让那些妙龄少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