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为一个做晚辈的,能够有丈母娘这样一个高明的长辈时常提点着,我感到自己万分的幸运。作为一个丈夫,能够取到晓美这样大度的人做妻子,我觉得幸福无比。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拥有林影这样处事冷静的人作为情人,我的事业肯定会蒸蒸日上。

          丈母娘的婚礼结束后,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省城,继续我们在省城的生活。晓美在我的叮嘱之下,四处去办理收购店铺的事。可惜找了一个多月,晓美也找不到我心目中理想的店铺。在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收购店铺的事情告诉了林影知道,想通过她跟公司客户熟悉的关系帮忙一下。

          求林影办事的好处是,没有什么办不了的,而且还会让你非常满意。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林影就帮我找到了合适的店铺。这店铺的原业主是公司的客户,由于经营不善,再加上不但是个赌棍,而且也是个吃白面的主儿,所以这位仁兄欠下了一屁股的钱债。听林影说,这位业主正想找一个买家,把他的服装批发店铺转让出去,利用店铺转让得来的资金,还他那欠下的钱债。

          收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夫妻俩就和林影一起约见了这位业主,并去他要转让的店铺看了一下。这个店铺连已经装修好的办公室、会客室、铺面,一共有六百多平米,还外带一个四百多平米的仓库,就坐落在省城服装批发的集中地段,是一个非常好的店铺。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先把这事情通知了给丈母娘,在她老人家的首肯之下,我决定买下了这间店铺。

          由于服装市场上的经济还是处于低迷的状态,所以当店铺买回来后,我马上就出租了出去。租店铺的人也是林影介绍的,在她的通力帮助之下,铺租也得了个非常好的价钱,而且签下了半年的租赁合同。在一切办理妥当之后,我也安下心来继续我的驾驶生涯了。

          在这三个多月里,公司里都显得很平静。特别是许曼,她竟然少有的没有跟姚敏发生任何摩擦。这大概是由于她知道,姚敏身边有张玲这个绝好的助手,令她无法挑剔姚敏的错处,所以就不作任何的攻击动作。虽然看到这样有利于我的场面,但我却感到有点儿不详的预兆。

          这天回到家里刚吃完饭,我的手提电话就响了起来。打电话给我的是许曼,她在电话里吩咐我去她家一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找我商量一下。听了许曼的电话后,我心里就不停地嘀咕着,看来沉寂一段时间的许曼又要开始动手了。我跟晓美交代了一下后,就开着姚敏的座驾去了许曼的家。

          走进了许曼的家,我刚坐到沙发上,就微笑着问:“你许总经理这么晚叫我来,又有啥害人的主意啊?”

          “呸!你真是狗嘴里长不出象牙,刚开口说话就没一句好听的。你小子有三个多月没来我这儿啦,难道就不许我为了想你,才叫你过来的吗?在这三个多月里,是不是只顾着去勾搭良家妇女,把我给忘了啊?”许曼瞅着笑骂了起来。

          我微笑着对她说:“这三个多月来真是忙死我了,先是我丈母娘改嫁,后来又是我的好朋友生孩子,里里外外的都要我来打点着,你说我还能有空来你这里吗?”

          “嘿嘿,你小子可别为了在我面前说谎,把你丈母娘也抬出来哦!”许曼一脸不相信地望着我说。

          “呸!我有必要骗你吗?再说,你许总经理会为了我去勾搭别的女人而吃醋吗?”我马上瞪着她骂了起来。

          许曼马上满脸笑容地说:“哎哟!别生气嘛,只是想逗你一下而已。喂,我今晚叫你过来,是想你帮我想一个法子,整治一下姚敏那。这段日子我被那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你得快点给我想个法子把她修理一下。”

          “看,我没说错了吧,你许总经理要是没事情求我办,是不会无缘无故叫我过来的。”我瞅着她微笑着说,然后摇了摇头继续说:“不行啊,这事儿难办得很啊!现在姚敏身边多了个好帮手,要想害她已经没有从前那么容易了。除非是她自己错了无法挽救的过错,否则真的是很难下手的。如果要硬着来干,我可以断定,到最后落得个尴尬场面的,也只有你许总经理。”

          听了我的话后,许曼瞪着我冷冷地说:“你小子那么多鬼点子,还会没办法吗?你不会是看见我如今在公司里失势了,就临阵变节了吧?”

          “你这样说话就见外了,我在公司里暗中帮你办了这么久事,你自问一下,我有害过你吗?”我显得有点生气地说,当看到她摇了摇头后,我一本正经地继续说:“这么久以来,我都是处处暗中维护着你,处处打心底里的为你着想。你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太叫我伤心了。”

          许曼用不信任的目光望着我说:“你小子要是没有临阵变节,会对我的要求推三推四的吗?你别在我面前装蒜了,有可靠的人已经告诉了我,你跟那有一腿了,你可别跟我说没有这么一回事哦!”

          听了许曼的话后,我脑子里快速地思考了起来。看来许曼这一定又在财务部里埋下暗线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是根本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但在整个公司里,能知道我跟姚敏有一腿的也只有张玲和林影。在这两个人当中,我倒是觉得林影的嫌疑最大。

          张玲是姚敏铁一般的助手,是绝对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给许曼知道的。如果张玲说了出来,那她自己跟我有一腿的事儿是绝对瞒不了许曼的。剩下来的也只有林影了,看来她是怕我被张玲迷住了,容易掉进张玲有可能装好的陷阱里。所以故意把这些事情透露给许曼知道,想通过许曼来管制我一下。刚想到这里,我觉得再没有必要在许曼面前隐瞒跟姚敏有一腿的事情了。

          我眼珠子转了一下,笑眯眯地瞅着许曼说:“你不是要我去跟姚敏套近吗?要是不把她弄上床,那我怎么能帮你拿到确实的情报啊?我这叫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呀,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嘿嘿,你小子终于在我面前说老实话了。既然你跟那已经上过床了,那就难保你不会临阵变节。她胸前那对东西那么大,以前的洋鬼子都被迷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你还能逃得过她的诱惑吗?你不用在我面前解释那么多了,你现在只有两个可能,一、你已经临阵变节了;二、你是个两面三刀的人,想利用我跟姚敏的争斗里从中渔利。”许曼双眼紧紧得盯着我说。

          听了许曼说出了那两条心中的估计,我觉得今晚必须要承认其中的一条,因为从许曼那非常肯定的眼神当中,我可以肯定举报我的那个人,知道我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我那所有的问题都硬着头皮推卸掉,那我明天回到公司必然会收到解雇信。但要我承认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在许曼这个有仇必报的女人眼中,哪都是死罪一条,看来我今天是难逃厄运了。

          现在我开始不相信自己刚才的怀疑了,以林影这么聪明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把我的事告诉给许曼知道的,因为她对许曼这个女人的为人相当了解。要是让我怀疑到张玲这个自以为聪明的草包身上,我却是无法找到任何合理的理据。这不得不让我的脑子里快速地搜索起来,想尽快查出这个该死的举报者,利用这举报者的弱点进行攻击,以此来掩饰我的一直以来对许曼所说过的谎言。

          “怎么不说话了啊?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亏心事太多了,所以就无言以对了啊?嘿嘿,你小子临阵变节这一条我倒是不怎么相信,因为一直以来你都没有做过陷害我的事。如果我猜测得没有错,你小子肯定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为了揭穿你这个卑鄙的人,我今天请了两个特邀嘉宾来这里,当场揭穿你的阴谋诡计!”看见我一言不发,许曼得势不饶人地瞪着我说。

          许曼的话音刚落,我突然发现有一个人从她的睡房里慢慢地走了出来。但看到这个人的出现,我整个人猛地哆嗦了一下,一种无比的恐惧迅速笼罩着我的全身。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在这里突然出现,因为这个人竟然就是许曼的死对头姚敏。看着姚敏把双手交叠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目光向我射来,顿时让我尴尬得把头低了下来。

          正当我感到彷徨无助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知道第二个特邀嘉宾又要登场了,此时的我已经不再考虑这将要出现的人到底是谁了,心里只想着如何用更有利于自己的方法,去化解自己现时这个尴尬的场面。但我现在已经是满脑子凌乱,再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解决这眼前的危机了。

          第二个特邀嘉宾的登场却让我感到更加意外,竟然就是林影。看到林影的到来,我犹豫一个遇溺的人在危机中捉住一条救命稻草似的,用非常渴望帮助的眼神望着她,希望她能在这个要紧的关头拉我一把。可惜林影就像完全没有发现我存在似的,微微地向姚敏点了点头,令我陷入了极度尴尬的局面。

          刚坐到沙发上,林影就皮笑肉不笑地说:“哟!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该来的人来了,不该来的人也来了,看来有非常重要的会要开哦!”

          “今天是叫你来看戏的,让你认清楚这臭小子卑鄙的一面。我从可靠人士那里得到证据,这小子原来是个两面三刀的人,利用我跟姚敏不和的事情,从中骗财骗色。所以就叫了你们俩过来,认清楚这小子的真正面目,免得你们俩以后再被他愚弄。”许曼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我,一边望着林影说。

          “阿全,趁现在我们还有机会让你说话,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就说出来吧!但千万别在我们面前说谎了,我再也不想听你那些不老实的话了。”一直盯着我不哼一声的姚敏终于是发话了。

          “我,我,我……”我只叫了几声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掩饰我的一切。

          “你们俩都别再问他了,这些事情都是我暗中教他做的。”一直没有当我存在的林影终于说话给我解围了。

          话音刚落,许曼马上瞪大眼睛向着林影问:“什么?我没听错吧?”

          “说出你的理由来。”显得非常冷静的姚敏不紧不慢地望着林影说。

          林影“哎”的叹了后气后,望着许曼和姚敏说:“我们三人是几乎一起进入这间公司的财务部里工作,论起工作能力和才智,我都比你们两人高出很多。你们俩现在都坐到了公司最重要的职位上,而我为什么没有像你们那样去争这些职位呢?原因很简单,我对权力的没有你们那么高……”

          “呵呵,现在我知道你的用意了。你见争不过我们,就指使阿全来挑拨我和姚敏的关系,等我们蚌鹤相争,你就渔人得利。”还没等林影说完,许曼就冷笑着说。

          “呸!要是我想跟你们俩争,你们俩都自问一下,以你们现在的才智能争得赢我吗?”林影马上瞪着许曼骂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姚敏望着许曼说:“许曼,你别那么冲动行吗?等林影继续说下去嘛,我相信她这么做是不会害我们的。”

          林影微微地向姚敏点了点头后,继续往下说:“我们三人当初在财务部的时候都是好朋友、好姐妹,但在利益和权力的面前,你们俩就反目成仇了。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们俩的互相争斗会被人利用的吗?我在一旁就看得非常清楚,利用你们的人就是彼德,所以我就没有参和到你们的争斗里去。”

          “对啊,我怎么就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呢!喂,你快点往下说嘛,别再吞吞吐吐了。”许曼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说。

          林影微笑着说:“洋鬼子就是想利用你们的互相争斗,对你们俩恩威并施,让你们在财务部帮他赚钱。你们本来都是精明的人,但可惜你们被权利的冲晕了头脑,被人从中利用了还不知道,还是继续为了这些虚名而互相争斗下去。作为你们的好朋友,我是绝对眼看着自己的姐妹掉进陷阱里的。但我却不能做得太过露面,只好叫阿全从中帮助和暗示你们了。”

          听到林影说到这里,姚敏一脸感激地说:“林影,对不起,刚才你没说这话之前,我心里也有责怪你的意思。听了你这话后,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敏姐,感谢你能理解我的做法。说真的,我很不希望你们再争斗下去了,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将来又会有一个人来利用你们的了。你的心思比较细密,考虑事情也比较周全。而曼姐就不同了,她虽然从哪一方面都不比你差,她的缺点是做事比较冲动。所以我觉得能够让你明白,我就非常满足了。”林影满脸欢喜地望着姚敏说。

          “林影,你也说得太过份了吧?竟然在那面前贬低我,其实你的做法我早就明白了,我只是生气阿全这色鬼骗了我这么久而已。”许曼一脸不高兴地瞅着林影说,突然发现姚敏正得意地瞧着自己轻笑,她马上板起脸来瞪着姚敏说:“你得意什么啊,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不也是跟我一起被人家利用了吗?”

          姚敏收起脸上的笑容,瞪了许曼一眼说:“嘿嘿,这点我倒是有自知之明,不像有些人死要面子。喂,你还没有把举报我跟阿全有一腿的人说出来呢,趁现在人都来齐了就说出来了吧!”

          “哼,我还没有跟你和好了呢,凭什么要我告诉你啊?”虽然许曼这话说的语气很重,但还是让人感觉到她这话完全没有恶意。

          林影笑着说:“你们都争了好几年啦,现在该停下来了吧?其实曼姐不说出来,我也能猜出那人到底是谁。这个人没有向曼姐直接举报,而是越级把事情告诉了洋鬼子知道。洋鬼子知道这事后,一定是命令曼姐来恰当地把这事处理好。如果这个人直接想曼姐举报,我相信曼姐绝对不会让我们来这里的。曼姐,我说得没错吧?”

          许曼眯着双眼瞄了林影好一会儿后,带着满脸佩服的神情说:“你这个死妮子,这回我真是服了你了,啥事都让你猜着了。要是这小狐狸精当面向我举报,我是绝对不会叫你们过来说明白的,我一定回暗中把阿全和姚敏害了再说。”

          听了许曼的话后,一直没有机会说话的我一脸惊奇的望着林影问:“你没有搞错吧?她可是敏姐一手提拔出来的呀,她怎么可能这样忘恩负义呢?”

          林影伸手过来抓住我的耳朵用力地拧一下后,瞪着我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死色狼,我当初千叮万嘱地警告你,小心应付张玲这小狐狸精,但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看,我没有说错了吧?”

          姚敏这时用充满疑问的眼神望着林影和许曼问:“你们到底搞清楚了没啊,不会就是她吧?”

          许曼一脸得意地说:“嘿嘿,跟你说实了吧,其实张玲当上科长不久,就暗地里向我表明了效忠的态度。在表面上她是你的好助手,处处出面帮着你来打压我,但这都是她在迷惑你,要你放松你对她的警惕,等到时机来的时候,就给你来个致命的打击。”

          听了许曼这话后,姚敏不停地摇着头说:“没可能的,没可能的……”

          “张玲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只可惜她聪明过了头。本来她当面向我举报你跟阿全的事情,我会在害完你后必然会重用她的。但她把这种事情越级举报了给洋鬼子,那就表明了她对我有不臣之心。如果日后重用了她,就难保她以后不来害我了,所以这样的人我绝对是会尽早铲除的。”许曼微笑着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