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卷 第真十章 真相大白(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没多久,刘美娟拿着手提包下楼走到沙发前。乡村手机阅读

          “你们两个是龙生的女人,如果你们真的是为钱,那好,我不想你们继续再受龙生的折磨,我一次给你们想要的东西,免得你们受苦。只要你们肯离开这里,重新过新生活的话,那我手上这张五百万元的支票就是你们的。”刘美娟扬起支票在碧莲和巧莲两人面前说。

          “刘小姐,你太过分了”邓爵士忍不住说。

          “刘小姐,你也不必这样做”邵爵士也忍不住站起来说话。

          “刘小姐,钱我不比你少,不用拿钱咄咄逼人吧哼我还有两座钻石山,用钱唬人,开玩笑”邓爵士可能看见邵爵士也说话,恨不得马上表露高傲的语气。

          “我只想证明龙生的女人,到底是为钱,还是为情罢了。”刘美娟冷冷的说。

          我不敢望向碧莲或巧莲,我确实没有信心她们是为情,毕竟追她们的过程,我都是用钱引诱她们。不过,刘美娟用钱试我的女人,这口气也实在难咽下去。

          “刘美娟,你不用做得如此过分吧在我家里用钱唬我的女人,哼”我忍不住发脾气。

          “怎么,你怕我问出你追女人的真相如果她们真的为情,那我数三声,没有人出来的话,那我便收回,并向你道歉”刘美娟再次咄咄逼人的说。

          我最终还是心有所悸,偷偷望向碧莲和巧莲二人。

          “刘小姐,你说的话是真的吗”碧莲开口说道。

          “碧莲”我手握拳头,身上不禁流出冷汗。

          “我说的话当然是真的,只要你说出为何会跟着龙生,拿了支票便可以离开。”

          我马上瞪着碧莲,我开始担心第二个会是巧莲。

          “我跟龙生,是因为他用钱征服了我,在他身上可以追求物质的享受。”碧莲小声的说。

          “那龙生是有计划把你诱上床,然后占有你的吗”刘美娟冷冷的问。

          “是的”碧莲点头的说。

          “碧姐你”巧莲紧张的说。

          我握起拳头忍着,我怎么样也没想过,碧莲竟会在这个时候出卖我。

          “嗯支票拿去吧别做卑鄙小人的女人了,你呢”刘美娟把支票递给碧莲后,接着逼问巧莲。

          我心里不停的祷告,巧莲你别像碧莲那般无情呀

          “我和龙生是真心相爱,我也相信龙生的真爱,钱绝对不是我们分开的原因,就算死亡,也只是把我们短暂的隔离,我们必会在天堂相聚,这钱你收回去吧别白费心机了。”巧莲坚决的说。

          “好有种”邓爵士拍手的说。

          巧莲这番话,把我心里的眼泪都给逼了出来

          “两位爵士,相信你们刚才也听见,碧莲是被龙生使计弄上床的,那他和我舅舅合作诱我失身,又怎会不是事实呢我说他是设计害我之人,一点也不会过分,他真的好卑鄙”刘美娟激动的说。

          “美娟,你丢一笔钱出来,谁也会动心”我说到一半,邵爵士不让我说下去。

          “但碧莲是你的女人,也是静宜的母亲,她都可以背叛,对于你的人格,你还能说什么的,哼”刘美娟嘲讽的说。

          “刘小姐,那你打算怎么样呢”邵爵士严肃的问。

          “我并没有想怎么样,我只想让两位爵士认清楚龙生的为人。还有,我们刘家和他的仇,我一定会报,你叫他小心点。还有,把我的内裤还给我”刘美娟发怒的说。

          这时候,巧莲愤然的站起来。

          “刘小姐,你的内裤是龙生叫我藏起来的,他不知道摆在哪里,我这就去拿给你,哼”巧莲忍不住发脾气的走到楼上浴室。

          这半小时的转变,实在太大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原本我是有恩于刘美娟,现在竟成了她们刘家的仇人,而一向倚赖我的碧莲,竟为了钱翻脸不认人,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刘小姐,拿回你的东西”巧莲气愤的把衣服抛回给刘美娟。

          “巧莲,不能无礼不能无礼”我小声的对巧莲说。

          “碧莲我们走,如果你没地方睡,那到我家里睡,东西不要拿了”刘美娟气愤的拿了手提包,怒气冲冲的走出大门。

          “好走不送”巧莲等刘美娟和碧莲踏出屋外,即刻把门关上。

          这刹那的转变,我只能望着天花板,我真不懂得该如何面对

          “师父,别不开心,那个臭女人讲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们会支持你。”邓爵士上前安慰我。

          “龙生,这件事听了之后,我觉得很奇怪或者说有些怪异”邵爵士摇头的说。

          邵爵士这一说,我倒觉得他讲的话很有道理,刘美娟怎会突然变成第二个人似的但她言词有状,又不像神经错乱,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邵爵士,你认为刘美娟怪在哪呢”我好奇的问邵爵士。

          “对呀我也感觉那臭婆娘,是有些不妥的”邓爵士也插口说。

          “刘小姐给我一种很怪的感觉,照理她现在的心情,应该很低落,凡是低落的人,思想方面也会呆板,或者会出现短暂的精神错乱。但她怎会想出那么多问题出来,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的”邵爵士称奇的说。

          “是呀刘小姐说的话,不像神经错乱呀”邓爵士好奇的说。

          “邵爵士,这件事我也想过,恐怕问题不在刘小姐身上”我显得有些忧愁的说。

          “师父,问题出在哪了”邓爵士追问我说。

          “我想问题出现在张家泉身上,记得我说过他很迫切的要把刘美娟的落红血,涂在蝙蝠的石像上吗这个问题在我回家途中,便不停的想,始终想不出一个理由,直到刘美娟向我发难,变成第二个人似的,我开始有些头绪,但目前仍不敢肯定,需要好好的思考,方能悟出原因。”

          “刘小姐的态度和张家泉有关”邵爵士不解的问。

          “嗯”我点点头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