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节 欲成此功 必先中出(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种子老爷说,周五差不多该上架了,于是我就要上架了。昨天差不多6000字啊,今天又是将近6000字给大家了,开心吧?那就收藏吧,明天订阅支持老陌我哈!

          公众章节一共27万字,应该不算少吧,呵呵!书友群9912057还是敞开大门,我只想和大家交个朋友——

          陆非心慌意乱起来,突然手忙脚乱地在身上翻找起来,他摸到了刚才那本书,那本传说中的葵花宝典,是的,它还在,还在自己的口袋里好好的躺着。可是,那老头儿呢?

          难道,他真是世外高人?靠,这世界大了还真什么人都有,莫非自己真的碰到了金庸大侠笔下的老前辈了?那么,这本书莫非还真他娘的是他说的修真奇书?管他的,先拿着再说!

          “这是什么?”薛春筱抢前一步问。

          陆非慌乱地把书又塞进了口袋,紧张地四处看看:“一本书而已,小人书!”

          “都那么大人了,还随身带着小人书,真看不起你,居然还有这爱好,啧啧!”她直摇头。

          “陆总,怎么没个人来接机呀,这太奇怪了!”范剑已经在周围看了好半天了,这和他预期的场面大大有出入,他还一直期待着有一个宏大的欢迎仪式来替自己接风呢。

          陆非拖起自己的行李,走到路边,招招手打车。

          “陆总,这太奇怪了!”范剑还是不依不饶,他好像非弄明白这个问题不可。

          “有什么奇怪的。”陆非歪过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不耐烦,“没通知他们,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接咱们!”

          范剑听了突然眉头大展:“啊哈——我明白了,陆总这是以身作则,发扬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呐,呵呵,陆总果然是非常之人——我去打车,你们等着。”说着跑到陆非前头去了。

          这时,月芯茹来到了陆非身边,看似随意地问:“为什么没有通知他们?”

          陆非被惊吓了一下:“这个——不想太麻烦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陆非说得有些心虚,只好把头转了过去。

          与此同时,三辆车停到了他们面前,范剑一下子就拦了三辆出租,办事还算是有点能力,至少这次打车还算是有点水平。

          陆非钻进了第一辆车,薛春筱也想紧跟进去,却被陆非制止住了。

          “春筱,你和芯茹先回去,我还有点事需要马上去处理一下——还有,小范,你把舒儿送回去吧。”

          “有什么大事啊,我要和你一起去!”春筱还是不肯罢休。

          陆非把门一关:“师傅,我们走!”

          司机看了他一眼:“真的走吗?”

          “当然——厄,等等!”他看到了外面还站着一个人,小泽玛利亚还一个人站在一旁,看上去有些慌张,其实也很正常,一个人第一次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而且周围的人似乎都把她当成了透明人似的没去理睬她,她只好楞楞地站着,等待别人的发落。陆非摇下玻璃,冲小泽招手道,“玛利亚,你跟我一道走!”

          她一听,便笑开了花。陆非在里面替她拉开车门,她便钻了进来。伴随着一股浓郁的玫瑰花香味,一同涌进了这个狭小的空间。

          “陆非,你——”薛春筱看得眼睛发直,头发根根倒竖起来,她一手叉腰一手直直地指着陆非,但是依然眼看着车子快速地远去,“这人怎么那么快就喜新厌旧了!”

          “行了,他不是说有要事处理吗?那肯定是有要事,不然怎么可能下了飞机就急急忙忙就走了。”月芯茹在一边安慰起来。

          舒儿也上前安慰道:“春筱姐姐,陆总是好人,我看得出,他还是对你很好的呢。”

          “好个屁!”春筱愤愤道,甩手钻进了车里。

          ……

          “丁总,陆非回来了!”

          丁立在陆地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拿着电话,对着盛京广场,听着前方安放的探子回来的报信。

          “不过,他们一群人在机场就分开了——陆非和一个日本女人上了一辆车朝城西去了!”

          “哦?他想干什么……”丁立吸了一口烟,“派人跟踪了没有?”

          “我的几个弟兄已经跟上去了,我怀疑他是去见那个人了!”

          “很好,你们要一直给老子盯紧了,还有,如果他真的是去见那个给我们捅出去的小子,你们必须在他们碰头之前先把事情给解决了,明白了吗?”丁立又转身回到自己的大椅子上,这里原本是陆非的专座,他把烟头丢进一个大号的水晶玻璃烟灰缸,“这件事绝对要干得干净利落,绝对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不然——我可不会替你们去擦屁股,知道了吗?”

          然后,他丢下了手里的电话。

          “那狗日的姓陆的回来了?”一个瘦高个呼地站起身来,气急败坏。

          “小谋子,怎么这么激动!”丁立又点上了一支烟,顺手又扔过去另一支烟。

          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人稳稳当当地接住了:“丁总,看来对这个姓陆的咱们是太过轻敌了。”

          “恩,小李你觉悟地有点晚,不然我们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安稳地回到盛京。”

          “这日本的黑道不是号称实力排在世界前三甲的吗,怎么对付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陆非都没有完成,更搞笑的,居然还赔了夫人又折兵,丁总,据我了解到的最新消息,就在几天前,住吉会已经被山口组给收拾掉了。”

          丁立听了怒吼着猛拍一下桌子:“他奶奶的,这群没用的家伙,就凭他们这样的实力也敢跟我讨价还价,200万,老子这200万是这么好挣的吗?他们这叫什么,这叫自食其果,被灭了都是活该!”

          坐在沙发上的姚艳、张小谋以及被丁立喊做小李的李世荣三个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做声。

          “这会儿到了老子的地盘,我看他还怎么给老子变戏法。”丁立缓了缓,拿起面前的一杯茶喝了一口,忽然手一抬,“咣当”茶杯被摔得粉碎。

          沙发上的三个人无不看得心惊肉跳。

          “小李——”

          李世荣浑身颤抖一下,腿脚开始打起哆嗦,弹起琵琶来了。

          “东京的失手,你可……”

          “丁总,我一定将功补过,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请……”

          “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