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〇二章 雕版连环画"第一〇二章 雕版连环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因为陆曦儿反对,惠娘没再提收沈溪为义子,按照她跟周氏商量的结果,等孩子稍微大一些再行商议。

          惠娘认为女儿年纪小,怕家里多个哥哥会分薄母亲的疼爱,因此才会反对,等女儿长大就会懂事,到时候肯定会同意。

          收义子的事没成,惠娘对沈溪的疼惜并未减少,反而更多了。

          一来是沈溪能干,小小年纪就有很多精灵古怪的主意,如今药铺和印刷作坊的生意都很好;二来沈溪那日说,就算不拜惠娘为义母,将来也会好好孝敬她,这让她觉得温馨和感动。

          惠娘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沈溪乖巧懂事对她好,她就加倍回报。

          印刷作坊生意很好,每天都要加班加点印刷和,小小的宁化县城已经卖出去上万册,主要是得益于这两部书每部都有很多册,尤其是,将内容按照篇回分订成册,加起来足足有二十册。

          市场火爆,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问题。

          就算说本销量不错,但其实作坊挣不了太多钱,每一册的销量其实只有四五百册,这还是汀州府乃至周边府县不少人慕名而来抢购才有的销量。书印数越多越便宜,出版行的内容,就需要重新用活字排版,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校对,人工方面的支出直线上升。

          当然,影响销量最大还是盗版。在这个根本没有版权概念的时代,只要别人有机会,就会拿现成的书去印制并公然去贩卖,就算明知道这是盗窃别人劳动的成果,官府也不会追究。

          和销售火爆,市面上很快就有了赝书,也有人开始抄书。这年头,私人想要印书很难,但拿到书后用人工的方式抄写,却是书籍传播的主要方式,就算到了清朝也是如此,一部有多少抄本数都数不过来。

          这也不能说全是坏事,有很多抄写的人,本身学问和修养很高,他们在抄写的过程中会对原著进行修改,反倒能令书籍内容更加充实。

          沈溪可不管别人抄写能不能完善作品,这两部书虽然不是他原创,但到底是通过他才传播开的,高尚些说是为了丰富人们的生活,但主要目的却是赚钱。要是别人把印书利润摊薄,实在非他所愿。

          不过沈溪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他能做的就是赶紧推出这两本书的连环画。

          连环画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盗版起来非常困难,不是说识字或者懂得一点儿绘画技巧就能抄。

          印刷连环画,最重要的是雕版,把原画印在木质雕版上,然后对原画进行雕刻,一块板对应一页故事内容。

          而且连环画分正反面,需要一些厚的纸张,在沈溪无法改进造纸技术的前提下,只能用传统方法,就是把几张宣纸合成一张,再把宣纸剪裁成后世三十二开大小,最后印上连环画的内容,逐页校对和装订。

          要雕刻雕版,花费的人力物力很大。

          最开始作坊请了两个师傅来做,一天才刻出六页的内容,后来惠娘又去请了两个师傅回来,进度才快了许多。

          虽然周氏不同意沈溪碰雕版,但沈溪却悄悄回家雕刻,由于他擅长雕印章,而且画也是他创作,雕刻起来是得心应手,时间比起其他师傅少得多,但速度差不多。

          经过半个月的准备,第一册共一百五十块雕版终于雕刻完毕,在试印几本后效果不错,只是油墨方面尚有改进的空间。

          印刷铺子那边把印好的第一册样板拿过来给惠娘和周氏两位掌柜看,两人脸上都带着欣喜。

          “栩栩如生,比憨娃儿画得还要生动。”周氏笑着夸奖。

          惠娘轻轻一笑:“姐姐这是说违心话,就算印得好,原画却是小郎画的,这功劳怎么都要算在小郎身上。”

          周氏撇了撇嘴,瞪了洋洋得意的沈溪一眼。

          惠娘对送来样书的师傅交待两句,要他们一边印刷,一边雕刻第二册书的雕版,这样等第一册销售热潮过去,差不多就可以推出第二册了。

          等工匠师傅出门,沈溪追了出去,他必须防患于未然,找个可以信任的人把雕版保管好,印完一批后就把雕版送回药铺存放,这是为防备印刷作坊的人跟外人勾连,拿雕版出去盗印连环画。

          沈溪相信,只要把雕版保管好,其他人短时间内想盗版他所创作的连环画会非常困难,这就可以保证足够的利润。

          沈溪回到药铺的时候,周氏和惠娘手里一人拿着一本,正喜笑颜开地看着。惠娘看的是画面和内容,而周氏只是看画,通过画大致知道说的是什么,她就很开心了,到底是自家作坊里生产出来的,怎能看怎么顺眼。

          这年头除了戏曲和春宫图,暂时还难以见到其它带画面感的娱乐方式,连环画非常新颖和别致。

          “小郎,这故事稍微有些短,以后加长些你看如何”连环画不是书,一册一百五十页的连环画,惠娘很快就看完了,有些意犹未尽,和沈溪商量。

          沈溪无可奈何:“孙姨,不是我不想加长,这连环画每一幅画都是雕刻出来的,咱人工不足啊。”

          周氏不屑地道:“臭小子,你孙姨的意思是画的内容不变,下面的文字加多些,这样不就能多看一会儿了”

          沈溪很想解释,人家既然来买连环画,就是为了看画的,不然去买本书自己脑补就行了。但终归是惠娘和周氏的意思,沈溪还是应了。

          惠娘很高兴,印刷作坊这门生意她几乎一窍不通,有任何想法她都要跟沈溪商量,沈溪觉得可行她才会去做,而沈溪自己也不敢擅自拿主意,很多事情要跟惠娘商量,就好像这作坊是惠娘和沈溪联手经营的一样。

          “姨,我有个想法,不如咱在以后印的说本里面,也加上几幅插图,这样就能让书里的故事生动有趣些,同时也可以让顾客辨别书的真伪,不然他们买了假货还不知道,反倒诋毁咱印刷质量不过关。”

          惠娘笑着点头:“就由你这个小掌柜拿主意吧,孙姨哪里懂这些不过想来加几幅插图极好,读来更有趣味。”

          沈溪的点子加上惠娘的开明,以及两家人的精诚合作,还有下面伙计的日夜劳作,带来了印刷作坊的兴旺。

          有之前卖书渠道的支持,连环画印出一百册之后开始发货销售。

          不到半天时间,一百册连环画就已经售罄,由于之前从来没见过这种以连续的图画叙述故事、刻画人物的形式,各家书店的掌柜爱不释手之下都私藏了一两本。本来定价五十文钱一本,到第二天城里就有人炒卖,价格升到了一百文乃至一百五十文,仍旧买不到。

          连环画上市的第二天晚上,几名外地行商来到惠娘家里,商量买雕版回去自行印刷的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