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何仁从敏妮的肉体里抽出rou棒。敏妮稍微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便去把门打开。果然有一个妙龄女子走了进来。她穿著一件和敏妮一样的吊带裙,披著一件淡黄色的外套。进门后,迪茵便立即把外套脱下来,走到敏妮的身旁。敏妮向我们介绍道:“她是迪茵小姐,你们那一位要她伴唱呢?”

          达生对敏妮笑道:“阿汉已经让你吸出来了,他应该歇息一會儿。等再上来的小姐才陪他好了。阿仁也试过你的滋味了。所以应该让她尝尝迪茵呀!”

          于是,我做观众,达生搂著敏妮,何仁抱住迪茵,两对男女开始唱起歌来了。荧光幕上正在播的歌是普通的流行曲,但是已经改成了肉麻的yin欲歌词和赤裸的色情画面。但是敏妮和迪茵仍然照唱不误。达生和何仁一边用口唱,一边用手伸入女郎们的xiong部,实行双重娱乐。两位伴唱女郎来者不拒,任由他们搓捏著她们xiong前的肉球。

          敏妮和迪茵被男人摸了几摸,歌声更加娇媚了,当达生和何仁把手伸到她们的裙子里挖弄yin户时,她们再也唱不出了,祗是双双从口里发出“依依哦哦”的呻叫声。

          过了一會儿,门铃又响了,迪茵离开何仁的怀抱前去开门。原来是又是一位伴唱女郎上来了。她的样子看起来是三个女孩子中最幼嫩的。迪茵把她介绍给我,便重回何仁的身边。原来这个嫩娃儿叫著依萍。她脱去外套,亲热地唤了声:“汉哥”,就向我投怀送抱。

          这时,达生把敏妮身上唯一的一件吊带裙脱了下来,使她的肉体一丝不挂地暴露出来。何仁也有样学样,把迪茵剥个精赤溜光,祗见两位伴唱女郎奶儿尖尖屁股圆圆,身材都很不错,不过迪茵的yin毛要比敏妮少了一点。两对男女都赤身裸体了,不过女的仍然一手拿著麦克风,一手握住男人粗硬的rou棒子唱歌。

          我没有即时去脱依萍的衣服。而是先来一招“摸ru探穴”。觉得依萍的奶儿尖挺,而且弹性十足。当我摸到依萍的yin户时,发现她的yin阜上一片空白,原来是一块没有yin毛的“光板子”。依萍小声地问我道:“汉哥,你介意我底下没毛吗?如果你有禁忌,可以调换别的小姐的。”

          我抚摸著依萍的yin户笑道:“我这个人不但素来百无禁忌,而且最喜欢像你这种活泼美丽的小白虎啦!你这是稀有品种,特意找寻还不容易得到哩!”

          “那就实在太好了!汉哥,我一定尽量让你开心的。”依萍说完,便从我怀里站起来。主动地把自己的衣服脱去,然后赤条条地扑过来脱我的衣服。

          这时,我见到达生及何仁已经被女郎们脱光,也便任由依萍把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一會儿,我也舆阿萍肉帛相见了。依萍把遥控器按了按,选择了歌手导唱功能。伴唱女郎们不再唱歌了。她们开始用新的方法取悦我们。

          依萍先跪在我双腿之间,手捧一对硕大的ru房,夹住我的yáng具,然后低头把我的gui头轻轻一含,接著伸出舌头舔著我那红得发紫的gui头。我望望左右,敏妮和迪茵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服侍达生及何仁。看来这班伴唱女郎都是受过特别驯练的。

          一首歌播完了。开始另一首歌的时候,伴唱女郎坐到我们的大腿上,把软绵绵的ru房贴在我们的心口,同时把湿润的小rou洞套上我们粗硬的大yáng具。我正感到gui头舒服地浸yin在依萍温软的肉体里时,随著另一首音乐的开始,她们却开始交换位置了。

          依萍离开我的怀抱,投向我左边的达生。敏妮跑去找我右边的何仁,而原来在何仁怀里的迪茵双腿分开,一招“坐马吞棍”,就把我粗硬的大yáng具套入她小胡子的rou洞里了。

          迪茵的yin道虽然也很紧窄,但是里面水份很多,所以她套弄我肉棍儿的时候并不困难。我尽情地迅速著涨鼓鼓的gui头和她湿滑的yin道摩擦╃瘿择袅俺up,同时也用双手的指头和手心去体會她一对既绵软又弹手的ru房的妙处。望向依萍那边,祗见达生的yáng具时而被她那光洁无毛的小rou洞吞没,时而又吐出来,祗衔著一个gui头。

          又一首歌曲开始的时候,我粗硬的大yáng具便闯入敏妮yin毛拥簇的大胡子小rou洞了。虽然敏妮刚才已经让我尝试了一次口交,并吃了我的jing液,但是她这个销魂的洞穴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享用哩!舆此同时,依萍和迪茵也分别在用她的小rou洞把何仁以及达生两根粗硬的大yáng具套弄得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

          随著另一支歌播出。依萍也重新回到我的怀抱,她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汉哥,我们三姐妹已经让你们试匀了,现在你可以采用任何一种姿势痛痛快快把我玩一场啦!”

          我令依萍猫在沙发上,粗硬的大yáng具以“隔山取火”的花式从她白雪雪的肥嫩屁股后面插进她湿润的小rou洞。并深入浅出,徐徐抽送。

          右边的达生,以“汉子推车”的花式玩敏妮。左边的迪茵斜躺在沙发扶手,双腿并拢垂下,何仁跨坐在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上,以骑乘位把硬棒棒的肉棍儿对准她隆起的yin道口直挺挺地尽根塞入。

          达生提议来一个竞赛,看谁坚持在最后shè精,今晚的消费可以免付。又规定第一个使男人shè精的女郎可以得到额外的打赏。于是三个伴唱女郎竭力使出她们的媚功,务求她们的对手第一个在肉体里射出jing液。

          敏妮的呻叫声特别利害,结果这个游戏的提议者达生首先败阵了。接著何仁也相继输出,我由于先前在敏妮的口里射过一次,所以尽管棍下的依萍被我玩得欲仙欲死,我仍然坚硬不泄。

          后来迪茵也凑过来把我粗硬的大yáng具含入小嘴吮吸,她的嘴上功夫实在利害,我差点儿在她的口里射出来。在紧要关头,才慌忙把跃跃欲喷的gui头塞入依萍的yin道里灌了她一洞jing液。

          一口气讲完我的故事,便对春华说道:“我那些经历以前就觉得很刺激,不过现在比起现在我们这样玩,就没什么稀奇了,你有什么有趣的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吧!”

          春华笑道:“我也是这样呀!现在我们三对夫妇已经玩得那么有趣了,还有什么更有趣的呢?不过如果一定要我讲,我祗好讲出我到内地时,朋友介绍我去玩一箭双雕的故事,否则就没有什么好讲的啦!”

          春华到内地时,表叔热情地接待了他。连夜晚的余兴节目,也已经为他安排好了,问他有没有兴趣玩一箭双雕。春华当然明白表叔的意思,虽然他未曾尝试过,但觉得今次藉机會试试都好,自问性能力也值八十分以上,床上驾驭两条女应该不成问题。

          表叔带春华到一栋三层高的洋楼,周围环境清幽,是度假的好地方。表叔用锁匙开门进屋后,便带我直上三楼。祗见上面没有间隔,是一大间装修得美仑美奂的套房。

          房间里有两个年龄大约一二十岁的女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们一见表叔和春华,立即微笑著起身迎上来。表叔向春华介绍,穿粉红色睡衣的女孩子是阿香,穿淡黄色睡衣的是阿苹。并吩咐她们好好招待客人,就告辞离开了。

          阿香帮春华除下累赘的西装挂到衣架上。阿苹招呼他在沙发坐下来。接著蹲下来把他的皮鞋和袜子脱下来放进鞋柜。她们都穿著低xiong的睡衣,粉颈以下露出白晰细嫩的酥xiong。

          春华知道这两位青春玉女都是表叔今晚为他安排床上娇娃。所以并不急著对她们动手动脚。而是静观其变,由她们主动服侍。

          两位女孩子各捧著一杯汽水和清茶坐到春华身边齐声亲热地问道:“华哥,你喝汽水或者喝清茶呢?”

          “喝茶吧!”春华说著就伸手想接阿苹手里的清茶。阿苹把没有捧茶杯的手捉住他的手笑道:“华哥,不用你动手嘛!”

          说完,就含了一口茶,向春华递来口杯。春华吻住阿苹的樱唇,阿苹就把嘴里的清茶慢慢度入他的口中。四片嘴唇交接的时候,春华禁不住伸手把阿苹滑美可爱的酥xiong摸了一下。

          春华把嘴里的茶吞下去,另一边的阿香也递过来一口清茶。春华一边吸入阿香小嘴里的清茶,一边也伸手去抚摸她的ru房。

          喝完两块杯清茶,春华左拥右抱两位活色生香的娇娃,把手伸到她们的酥xiong,穿过ru罩,捉著她们的ru房摸捏玩弄著。

          “华哥,你喜欢摸我们的xiong部,我们就把睡衣脱下来,方便你来摸吧!”

          阿苹说著就和阿香一齐站起来把身上的睡衣脱下来,每人身上祗剩一条薄纱的内裤和一副ru罩。

          俩人在春华面前做了几个类似舞蹈的优美动作,让春华欣赏过她们三点式的美妙姿态。才把xiong围的扣子解开,让两对羊脂白玉般的ru房暴露出来。

          阿香一手搭在春华的肩膊,一手抚著他上衣上的钮儿,说道:“华哥,我们帮你把衣服脱下来好吗?”

          春华点了点头,两位女孩子便一齐动手,把春华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祗一會儿工夫,春华的身上已经剩下一条短裤了,阿苹双手扯著他的裤腰准备把他的裤子褪下的时候,春华忽然喝止道:“且慢!你们对还没有脱完,为什么要把我脱光呢?”

          阿香和阿苹相视一笑,双双把她们身上最后的一件遮住要害的底裤除下来。这时,两位女孩子的肉体便一丝不挂地赤裸在春华的眼前。阿香的yin毛很浓密,黑呼呼的漫布了两半大yin唇和隆起的耻部。阿苹却一根耻毛也没有。饱满的yin阜光脱脱,白雪雪的。粉红的小yin唇深陷在一道裂缝里。

          春华正在先生这两具各具特色的销魂洞,他的底裤已经被阿蕖︰

          阿苹一把握住那根一柱擎天的肉棍儿,笑道:“阿香姐,华哥的rou棒好大哟!呆一會儿定插得你死去活来哩!”

          “死阿苹,如果我受不了,难道你就受得了吗?华哥,叫她让你试一试大rou棒!”

          “才不怕哩!华哥的rou棒子虽然大,但是他一定會疼惜我,慢慢地把我们玩得舒舒服服,华哥,你说是不是呢?”阿苹说著,还向春华抛了过媚眼儿。

          春华笑道:“是呀!你们都是那么青春美丽逗人爱,我对你们两个都是一样喜欢,我先去冲洗一下,然后再和你们玩个痛快吧!”

          阿香和阿苹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一齐陪你去洗吧!”

          春华左拥右抱著两位赤身裸体的娇娃走进浴室。一路走,一边伸手去抚摸她们浑然不同的yin户。两个女孩子对他的侵袭毫无躲避,祗是嘻嘻哈哈地叫痒。到了浴室,则殷勤地服侍他沐浴。

          春华自然是少不了要大肆手足之欲,把两位光脱脱的女孩子摸奶儿挖rou洞无所不为。春华想把粗硬的大yáng具塞入阿香的yin道里,但是阿香争扎著不让他插进去。春华捉住阿苹,阿苹也不肯让他玩。

          她挣扎著说道:“姐妹们教落,不能带水玩,會生病的,你先放过我,等抹乾净了,才到床上让你玩啦!”

          春华祗好放开她。两位女孩子帮他冲水抹身,拥著他一起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她们先吻过他的腮边,又吮吸过他的奶头。接著头向著他脚的方向猫在他身体的两边。用两条丁香小舌舔弄一柱擎天的大yáng具,而且轮流把gui头衔入小嘴里舔吮。

          这样的姿势,自然把两个雪白细嫩的臀部昂在春华的眼前。春华边享受著gui头上传来两位女孩子的唇舌带给他的乐趣,一边还可以把双手抚摸她们的嫩腿和粉臀。他把两位娇娃的yin唇轻轻拨开,仔细观察迷人小rou洞的内容。虽然们她们都已经不是处女,但yin道口仍然是色泽鲜润。

          他把一对手指分别探入粉红色的迷人小洞,觉得里头湿润而且紧窄。阿香的yin道比较深长,他要用力把指头插进去,才能触及她的子宫颈。阿苹的yin道比较浅短,插入一个手指的长度,就已经到底了。

          阿香回头对春华笑道:“华哥,你先别挖我们嘛!让我们先把你吸一次出来,然后我们再轮流让你玩出一次,好不好呢?”

          春华笑道:“这个主意挺不错呀!就照你的意思玩吧!”

          于是春华祗把手指插在两位女孩子的yin道里,不再挖弄她们,让她们专心舔吮他那条粗硬的大yáng具。过了一會儿,春华的gui头爆浆了。白花花的jing液喷了阿香一脸。

          她赶紧把gui头含入嘴里,让继续喷出的jing液射入她嘴里,并吞食下肚。阿苹则把喷在阿香脸上的jing液一滴不留地舔食了。

          接著,阿苹又把软小的yáng具含入嘴里吮吸。阿香则坐在春华身边挺著一对一对坚挺如竹笋般的ru房。春华伸手去摸那微微翘起的ru尖,觉得好滑好嫩。阿香把一对肉球压到春华的脸部,他埋在两团软肉中,嗅到了阵阵的幽香。

          春华把阿香一对弹手的ru房又搓又捏,用嘴唇轮流吮她两粒奶头。阿香的ru头渐渐膨涨发硬。而春华的肉棍儿也被阿苹吮到十足的状态,是时候开始奸娇娃们的rou洞了。

          春华令阿香躺在床沿,把双腿高高地举起。阿香修长美腿的尽处,是浓密的三角地带,yin阜上的长毛拥簇著桃源rou洞的入口。她早已春潮泛滥,流出大量的ai液,渗透大片黑森林。春华伸手把她的yin唇拨开,小rou洞湿淋淋的,滑腻的ai液沾满他的双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