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重返精绝古城 第六十八章 西夜惊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此时正是深夜时分,天空中巨门星、左辅星、右弼星,三星闪耀,排列成一个正三角形,中心太阳星、太阴星,正是乾甲金吉星,也正是它让我真正开始使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让我知道了在这样的天星下必有古墓。天上明月当空,旁边有一块很大很大的不规则的阴影,宛如一只天狗在观望月亮。大凶征兆!这绝对是一个大凶的预警,因为从种种迹象来看接下来的几日里有可能会发生天狗食月。传说天狗食月时,地狱里的大鬼小鬼就会蜂拥着涌出来,我能判断刚才太阳神墓的倒塌有可能就这种迹象有关。

          我举起手中的狼眼向井口边照了照,确实如胖子所言,井口上方朝月亮照射的地方刻有“王凯旋到此一游!”,字歪歪倒倒的,笔画看上去比较凌乱,还有几个字还没有刻好,只刻了一半。

          我摇了摇头砸了咂舌道:“胖子!这字是你刻的不?怎么越看越有点象火星文!”

          “呵,胡司令,就别取笑我了,我…我…”胖子抓挠着后脑勺道。

          “那年你是什么时候刻上去的?我怎么没有印象?”我有点摸不着头绪,我明明记得那一晚,胖子一直没有离开我。当时我和胖子在城楼观看天象时发现这圣井中有古墓,大家都沉浸在喜悦当中……也许就在我们当时进圣井之前,胖子信手涂鸦的,当时若是让陈教授知道的话,肯定又得挨一顿唠叨了。

          “胖子,你这是毁坏文物!”我吓唬胖子道。

          “这哪是文物了,当时不是觉得好玩不吗,胖爷我就留下了墨宝,当时可没想过还会要再次经过这里……”胖子越说越有点乱了。

          “老胡,你就不要吓小胖而来,此处非说话之地,我们还是到城楼中休息会儿再说吧!”一旁的shirley杨突然指了指后面的古城说道。古城比以前更加破旧不堪,在城墙的外围散落着一些动物的骨架,城墙的里面不时的传来骆驼打鼻的声音,而在破旧的城楼里不时有灯光一闪一亮的,猜得没有错的话,应该是大金牙刚才说的那个人,陈木虎。这狗日的王八,每次一出就看不见他的人魂,还有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枪,而且还有冲锋枪,他是如何晃过各种检查的?

          “感谢真主胡大!感谢真主胡大!真主老人家万寿无疆!”安德森突然跪在了井旁双手合十的祈祷着,然后忙向骆驼群走去。

          为了防止城楼里的人不是陈木虎,我还是小小心翼翼的握紧冲锋枪慢慢进了。主城里面的屋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人,在一间屋子有一只铁桶做成的锅,下面是烈火狂烧,锅里面翻滚着一些动物的四肢,是狼还是别的动物却是分辨不出来。

          “陈长官——”大金牙撩开嗓门大声叫喊着,这声音尖细凄凉,底气不足,略带一丝颤栗,好象是一种心慌颤栗。整个城楼里回荡着他的声音,依然没有陈木虎的回应,大金牙眼里更是有一种惊慌和焦急,他好像一直知道陈木虎在城楼里,难怪在通道里的时候那么肯定陈木虎的去向。

          “金牙!别再嚎叫了!我看这丫的肯定不在城内。我们还是先吃了这锅里美味再说。”胖子拍了拍大金牙的肩膀,大金牙有点显得魂不护体,眼里迅速回到刚才的那种目光,用眼睛的余光斜视着我。

          “胡司令,我看那夯子一定猫哪里快活去了,我们还是听胖司令的,分了锅里的美味填饱肚皮再说。”明叔看到胖子过去端锅,厚着脸皮砸着嘴巴说道。

          “老胡,还是听他们的吧,先填饱了肚子再说。”shirley杨按了按肚子说道。我没有再说什么,这时胖子从锅里扯了一只动物的腿子递了给我和大金牙,然后张口大嚼着手里的肉,嘴里不停地发出一阵阵‘嗖嗖’嫌烫的声音,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吃的,他嘴里不是被眼球炸伤了?我和shirley杨相视而笑,笑的是我们还活着,我们还能再次见到这个老地方,只不过有点睹物思人罢了,楚健,郝爱国,萨帝鹏还有那个陈教授唯一的女弟子叶亦心好象就在身边。我用手撕了一块精肉递给了她,她摇了摇头没有去接,目光看着屋外……

          我没有再打扰她,而是看着她,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一定是在怀恋那个叶亦心小妮子。经过了那么多事,心里多多少少要留下点伤痛,心中一直以来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抑着,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就好像一个在酒桌上喝醉洒的人,明明是很想吐出来,却还要坚持的喝下去,也许当初摘符是最好的解脱。

          “胡…胡…长官…”正当我把手上的肉送到嘴边准备大嚼一番的时候,安德森突然闯了进来结巴地叫着我。我连忙把手里的肉递了过去,他摇头笑了笑。

          “胡长官,我还是吃肉馕吧,这肉一股尿味,受不了。”安德森拿出几只肉馕出来递给我和shirley杨,我将肉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确实如安德森说的一样,这肉透着一股尿味。一旁的大金牙看到有镶也连忙走了过来向安德森要了两只,

          我们吃的是一种硬,这馕本来就很硬在经过在沙漠中的这么些天的高温炙烤,变得更加有点硬了,一口咬下去直咯得牙疼。但我可以用毛主席打包票,这比他妈的美国通心粉好吃多了,通心粉那种垃圾食品要多难吃就有多难吃。

          由于浑身脏兮兮的,我和shirley杨起身去圣井边准备打些水回来煮些热茶,在顺便冲个凉。他娘的!看这身上简直不是人,脸上黄一块,红一块,白一块,凌乱的头发缝隙里钻满了沙子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像个讨饭的乞丐。

          我胡乱的大喝了一顿井水,也不管他妈的井里干不干净了,好象忘记了刚才到处乱窜的尸香魔芋根须,忘记了温宿王墓中圣井中的那些枯骨。如果想到这些,把就饿着肚皮去地狱报道吧。

          我和shirley杨两人搭了一桶水回到刚才的那屋里,胖子和明叔半倒在地上睡着了,嘴里还咬着半块肉。大金牙也斜身靠在角落边睡着了,我和shirley杨动作很轻,深怕吵醒了他们的美梦。

          我把铁桶架在火堆上面加热着,然后斜靠在墙角边看着shirley杨,我喜欢这样看着她,只是看着,可看到她的脸庞,我就想到那梦里的黑衣女子和白衣圣女,还有精绝女王……我为什么有这一种梦?我是谁?我与她们有关系吗?想着想着,眼睛不禁模糊了起来,我看到梦中的白衣女子正在向我召唤。

          “老胡,老胡……快看,好象情况有点不对!”突然shirley杨的一阵疾呼了起来。我连忙惊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而手中自然握紧了手中的工兵铲。

          “老胡!你快来看小胖和明叔他们。他们好像不是睡着了?”shirley杨蹲在胖子的肥躯胖向我招手道。

          不是睡着了,难道死了?我心里的恐惧一下子升到了嗓子眼。

          睡了,眼皮犯困了,明天继续哈,请多多收藏,评论,推荐谢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