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话 弥天阴谋(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用这种站立狗爬式将海露推向高氵朝后,两人便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休息。铁浪偶尔还去捏海露乳房,吃着甘甜乳汁,房间充斥着yin水、jing液以及乳汁的气味,虽有点难闻,但这种淫靡的气氛让两人都非常兴奋。

          休息了半个时辰,铁浪又骑在海露身上,将她的一条腿压在肩上,rou棒再次插进她的穴内,用了仅仅半刻钟便将她推向第三次高氵朝。

          从未体验过一晚三次高氵朝的海露,觉得身子快被铁浪搞坏了,但这种欲仙欲死的极致享受将她压抑多年的欲望一次释放了出来。她已经完完全全喜欢上了这种被干得yin水乱喷、浑身痉挛的感觉,将那个曾经和她一起闯荡江湖的徐平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次shè精后,铁浪总算疲惫了,便抱着海露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铁浪被海露摇醒,要他快点回房间。睡眼惺忪的铁浪只得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垂着脑袋走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徐半雪还未醒来。铁浪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那粉嫩的薄唇,浅浅一笑,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已时,他必须到迷林一趟。要是优树出了意外,他会愧疚终生。

          还有一个时辰,铁浪便摄手摄脚取出了《淫龙九式》秘笼,再次研究着第六式“龙吟春巢”要不是上次苦心收集的五女阴精被徐半雪倒掉,铁浪早已练成第六式了。

          铁浪很想翻到下一页,却又合上了,他担心看了第七式会造成不良影响。

          一会儿后,徐半雪醒来,铁浪便替她披上衣服,从后面抱着她。

          “你身上怎么有……”

          徐半雪微获起蛾眉,道:“你喝奶了?”

          铁浪忙解释道:“早上口渴,到外面喝了点羊奶。”

          “相公应该也给我带点嘛!”

          徐半雪嗔道。

          “要是你喝了生出一只羊怎么办?”

          “你才生羊呢!”

          徐半雪白了铁浪一眼,起身下床,对着镜子梳妆,并问道:“相公,今天有什么活动?”

          “待会要出去一趟。去看小月她们。”

          “干娘也和她们在一起吗?”

          徐半雪急道。

          “嗯,是啊。可能的话,我会将她们都带回来的,你很想她吧?”

          “当然了,我好想干娘!”

          “我先出去了。”

          “嗯。”

          走出房间,铁浪跑到厨房找了点吃的,和丫鬟碧兰交代了两句便走到后院,骑上三颅凤凰飞向迷林。

          在这之前,罂粟已化作人形,骑着马奔向迷林。

          半刻钟后,铁浪来到迷林上方。

          迷林正如其名,完全被烟雾笼罩,根本看不清林内情景,和来无归岛有几分相似。

          在上方徘徊一会儿,铁浪便驾驭着三颅凤凰落到迷林入口,并未走进去,而是站在那儿等着。要是铁浪猜得不错,对方会将他“请”进去。

          在外面等了一刻钟,一阵脚步声从林内传出。

          当铁浪看到来人时,他完全呆住了,叫道:“怎么会是你?”

          眼前的绿裳女子正是失踪多日的司徒千凝,她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清纯,但表情过于呆滞,就如木偶一般。

          想起司徒千凝杀死师父的画面,铁浪怒道:“千凝,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师父?”

          司徒千凝转身往回走,并道:“请随我来。”

          “该死!”

          铁浪骂了一声,便跟上去。

          意识到主人有危险,三颅凤凰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傻傻地趴在那里等铁浪,而是化为十岁小女孩的模样,等到金色羽毛遮住巨乳和阴部后,她才走进迷林。

          比铁浪还早一步到迷林外的罂粟,以白狐的形态蹲在草丛间。她是第一次看到三颅凤凰的真身,不禁被那股神圣气息震慑,甚至怀疑三颅凤凰也是上清宫改造的产物。

          来不及多想,罂粟已奔进迷林。

          铁浪很想跟上司徒千凝,但她的轻功比以前进步了不知道多少倍,一直和他维持好一段距离。当然,要是铁浪想追上司徒千凝也不难,但他不想浪费真气,他想知道司徒千凝到底想干什么。

          走到迷林中间那布满荷叶的湖前,司徒千凝停住脚步,转身看着铁浪,当着他的面解开腰带,绿裳轻然滑落,肚兜完全显现,裹着她那似乎比以前大了不少的美乳。

          更让铁浪惊讶的是,司徒千凝竟然没有穿亵裤,只被数十根耻毛点缀着的阴部完全显现,肉丘间的那条小肉缝让铁浪的身体马上起了反应,但铁浪却没什么想干她的欲望,司徒千凝坐在地上,张开修长的大腿,将女人最私密的地方展现给铁浪,并用手压开粉嫩yin唇,呢喃道:“请从这里插进去。”

          “优树在哪里?”

          铁浪吼道。

          司徒千凝趴在地上,高高翘起香臀,道:“喜欢这姿势吗?”

          边说她还边搓弄着阴部,呻吟道:“已经湿了,求你快点插进来,千凝里面很空虚。”

          铁浪拔出刻龙宝剑,叫道:“快吿诉我优树在哪里,否则我就杀了你!”

          “呵呵。”

          随着湖中传来一声轻笑,数道水柱炸起,冰凉的水珠飞得到处都是。

          当水柱落回湖面时,一个只穿着半透明丝裳的美妇正站在湖面。

          看着那张脸,铁浪又是一惊,道:“凌绾白!”

          “呵呵,你瞧清楚了。”

          凌绾白当着铁浪的面撕下假脸皮和假发。

          “师……师父?”

          剑尖顶地,铁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前这个女人分明是传授他《淫龙九式》、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凌霄神尼。可此时的凌霄神尼看上去就如妖精般,一切都太怪异了。

          司徒千凝反手解下肚兜,失去束缚的玉乳上下抖了好几下,确实比以前大了不少!

          被湖水浸湿、几乎完全透明的丝裳让她的乳房尽显,贴紧阴部的布料更是凸显出私处的肥沃。

          凌霄神尼踩着湖水走到湖边,看着铁浪那不敢置信的模样,发出了嘲笑声,问道:“好徒儿,这么久没有见到师父,是不是很想师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