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小说推荐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偶阵雨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那太后娘娘早日休息臣先下去了,小九不苟言笑的微微抱拳转身对着轻歌抿了抿唇,皇嫂,看见花璇玑这个样子轻歌有些埋怨的瞪了小九一眼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傻呢女人最爱听得就是谎言有木有只要是善意的就可以啊,这么说明明就是惹花璇玑伤心么,好了我沒事天不早了晚了你家烨昇该怪我了,皇嫂,轻歌羞红了脸气鼓鼓的别过头,微微捏了捏下巴花璇玑淡淡道,好了好了快回去吧,小九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微臣遵命,小九暗暗垂着眸子淡淡的应了一句后快步的带着轻歌离开,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也出去吧,有气无力的拨弄着碗里的粥花璇玑勉强的喝了几小口便无奈的将碗沉沉放下对剩下的宫女吩咐道,宫女们办事很是利索不过多时整个大殿中就剩下烨华和花璇玑两个身影,对着镜子将属于太后的凤冠飞快摘下紧接着又将一头碎慢慢放下一切都处理完后花璇玑换上了里衣拖着长长的衣摆慢慢的走到了烨华的床边,慢慢的坐到了烨华的身边花璇玑伸出冰凉的手指在烨华同样冰凉的脸庞慢慢磨蹭最后抿了抿唇一句话沒说掀开被子躺在了他的身边伸手放下了纱幔,第二天花璇玑早早的就被小九派來的丫鬟叫起了床对着照顾烨华的宫女千叮咛万嘱咐之后花璇玑才依旧有些不放心的走出了宫殿,今天是启儿成为皇帝之后第一次面见使臣也算是入宫以后的第一次外出所以尽管他在极力的掩饰着不过眉间传递出的喜悦还是让花璇玑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到底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天生爱玩的心性始终还是有的,因为昨晚吃的很少且很晚才入睡又是蒙蒙亮就起床而且今天由于是见外臣还要弄上沉沉而繁琐的头饰花璇玑才坐直身子不过片刻就万分疲惫了,无奈之下只得放下马车窗帘头靠在马车侧壁上闭目养神,好在去的地方距离皇城距离甚远路上的时间给花璇玑用來休息那自然是足够的了,等到到达目的地之时花璇玑的疲惫感也减少了几分......。
          永恒国度之秘密花园
          不详永恒国度之秘密花园
          然而心中的好奇逼使他走向曼莎所住的平房,不久之后,果然看见曼莎的屋子亮着灯火,他悄悄靠近,听到马多和曼莎在屋里谈话,曼莎,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凶,今晚你让我在这里睡吧,马多,我早已和你划清界线,你我的事情,我也向小姐坦白了,如果你强迫我,别怪我大声叫喊,我已经不怕丢脸,曼莎,我求你很久了,你就当可怜我,再从我一次,我答应你,今晚不碰你,只是借地方睡觉,姆依那女人不但是同性恋,且还是暴力狂......。
          凤吟乱世
          淡看浮华三千凤吟乱世
          墨兮笑道,到时候我也是老头子你也可别嫌弃我,百里牧云应过,墨兮便笑着看常海他们满眼的祝福而百里牧云直直地看着她的侧面几欲落泪墨兮这样的你真好,陶泽的确对墨兮做了不该做的事,当时墨兮体内的蛊虫已经无法取出了陶泽从南疆那边得到的唯一的破解之法便是通过男女交合之术将蛊虫引入另一人体内然后喝下一碗去蛊水彻底排清毒素只是解蛊之人将要替中蛊之人受这蛊虫之苦,但是以墨兮的性子怎么可能允许陶泽碰她百里牧云后來用尽了所有的手段才知道陶泽点了香那香会让人昏昏欲睡并产生幻觉那时墨兮的幻境中一定是自己因为听说她一直唤着,牧云牧云,百里牧云不知道当时的陶泽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为之甘心死去的女人在一声声唤着另一个人名字百里牧云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的心情他真的很恨陶泽这纯粹是私人的原因陶泽救了墨兮是不错可是相比之下他更希望是自己是救的墨兮,不是因为这样之后墨兮会有污点而是无法想象当墨兮知道真相时的那种崩溃与绝望那样艰难的日子她都熬过來的沒有放弃直到最后陶泽彻底将她粉碎得点滴生志都不存,他不能不恨陶泽,后來的墨兮死也不肯跟他回宫并且常年为恶梦困扰夜夜不得寝他实在沒有别的法子找到十一给常海看病的那个神医向他也求了一剂方子让墨兮喝下去忘了那一段不堪回的往事只对她说她得了怪病一直昏睡才醒不久,那神医说这方子虽然管用但是墨兮随时都有记起來的危险百里牧云一颗心便整日的吊着怕她哪一天便会想起來然后还是要离开,而墨兮醒过來之后一直还以自己是影子的人百里牧云不得不再去安排人扮做影子的样子又对墨兮撒了弥天大谎说影子已经解散她从此自由她的仇人也早在数年前就已死去,还要编织更多的谎话比如后宫中的嫔妃都不见了珥玉也消失了等等许多只为了将第一个弥天大谎补得圆满,所有这一切看起來都像是一个精致的谎言好看且脆弱所有人为了保护墨兮都对那段事闭口不提生怕刺激到她让她活在一个美好而善意的谎言里百里牧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他只知道这样的墨兮心里不会痛不会苦不会因为并非她造成的错而内疚更不会觉得无颜站在他身边而一心要离开,他只知道这样的墨兮至少是快乐的,这样不应该就够了吗他只要墨兮过得好别的他根本不在意啊,深夜从热闹的席宴上回到宫里百里牧云与墨兮牵着手走在桃花将开的小道上头顶上的月光皎皎有清风微微拂过百里牧云解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墨兮身上又紧了紧口中念叨着,你最怕冷了出來的时候也不知道多穿点受了风寒了可怎么好,墨兮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声來说道,怎么真的跟个老头子似的罗罗嗦嗦,是啊我就是罗嗦换别人我才懒得多说呢......。
          倾城佣兵妃妖娆傲天下
          司徒纳兰倾城佣兵妃妖娆傲天下
          转身看着任旋儿继续说道,容娘,我跟傲然有些累了,先去歇息,说完拉着纳兰傲然转身就离开了,纳兰傲然对着容瑞贤点头,示意让他放心,容瑞贤看到纳兰傲然的眼神,更加的知道方才自己的过分了,看到那一黑一红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容瑞贤只有一声长叹,哎,任旋儿见此有些担心,怎么了,看着他一脸憔悴的样子,说不出的心疼,看到自己夫人的关心,容瑞贤将她拥在怀里,夫人,我一定要为找出当年那晴儿抱着的那个人,容瑞贤看着门外的那沙沙作响的椴树林,眼里满是凌厉,任旋儿回过身子,看着容瑞贤,贤,那个女人当年抱走了晴儿就一直消失了......。

          最近更新